【今日柔佛頭條】畫雞報春曉 柔書藝協會畫家呈獻應景畫作 | 中國報 China Press

【今日柔佛頭條】畫雞報春曉 柔書藝協會畫家呈獻應景畫作

楊金榮(站者中)帶領著學生及理事應景畫作,迎接新春,並向《中國報》讀者賀年。坐者左起為林培湖、蕭明傑、楊福貽、蔡軒及林文欽;站者左起為黃鳳玲、覃大強和卓桂香。

報導:黃慧琪、曾有為
攝影:李再輝
(新山1日訊)一聲雞啼,喚醒新春!



配合丁酉雞年的來臨,柔佛書藝協會的畫家為《中國報》的讀者應景畫作,畫出一幅幅雞的年畫,讓此新春佳節,散發藝術味。

根據華人傳統習俗,每逢新年,家家戶戶在家貼春聯,迎接新年的到來。隨著時代變遷,曾經被喻為文化沙漠的新山,如今有一群文藝人學習中國水墨畫藝術,並將作品送給知音者,過個充滿文藝氣息的新年。


柔佛書藝協會主席楊金榮帶領著學生畫家,接受《中國報》訪問時,侃侃而談在雞年畫雞的有趣事。出席者包括柔佛書藝協會副會長蔡軒、署理會長覃大強、副財政黃鳳玲、顧問楊福貽、理事蕭明傑、畫家林培湖、畫家林文欽和畫家卓桂香。

傳承水墨畫文化

楊金榮說,由于雞是一種常見的動物,因此也易于人們觀察,常常描繪在畫作當中,但其實要畫出一隻雞並不容易。

“毛筆的運用有輕重之分、黑白之分,掌握好毛筆的運用,便能掌握描繪的技巧、訓練集中力,而一幅好的水墨畫就必須拿捏好。”

他說,水墨畫在中國史上佔據重要一環,希望藉此讓更多人看見水墨畫的文化,並且主動學習,讓此文化傳承。

楊金榮也很滿意今年學生畫家作品。

“雞不僅是古時候的‘鬧鐘’,能避邪納福,也有著報喜、勤勞和能避邪的說法。”

針對避邪一事,楊氏說,雞血有著避邪作用,雞鳴也有著驅邪的意義,然而從電視劇上不難發現,每當雞啼時,邪惡之物都會閃避,鬼魂也會煙消雲散。

失聯30年同學
因學繪畫重逢

失聯近30年的同班同學,因為學習水墨畫而重逢,延續昔日友情。

畫家黃鳳玲(58歲)和卓桂香(58歲)是中學時期的同班同學,兩人從小對繪畫有著濃厚興趣,但畢業后,因各奔東西沒有聯繫,如今因學習繪畫而重逢,對她倆而言,這真是奇妙的緣分。

黃鳳玲指出,她們中學時曾是同班同學,但近30年不見,沒想到能因學習水墨畫而重逢。

卓桂香說,兩人重逢前,她因害羞鮮少參與聚會,跟以前的同學也較少交流,但重逢后,因為有伴的關係,也開始參與同學聚會,認識更多朋友,拓展新生活。

她說,會學習水墨畫是因為繪畫,讓她感覺心靈平靜,有著陶冶身心的效果。

黃鳳玲認為,她通過大師們的畫作,學習到繪畫的精髓。

從畫中看雞印象

柔佛書藝協會的畫家趁著新年來臨,把雞的神態描繪在畫中,讓這新春增添一股萬象更新的氣息。

一日之計在于晨,一年之計在于春。讓我們隨著新年的腳步,一探雞對人們帶來的意義。

畫作轉送給親友

★林培湖(71歲,退休人士)

從小就喜歡畫畫和書法,但是從去年3月份才重新開始學習書法及水墨畫。

每當完成一幅成品,我都將作品轉送給親友,當看到他們露出笑容,我會感到開心及有滿足感。

書法會比水墨畫困難,難度在于當書寫的字體不同,所需掌握的精髓也有所不同。

我們這5名學員,是在說沒有溝通好的情況下,一同畫出以雞為主題的水墨畫,非常有默契。

書法比水墨畫難

★黃鳳玲(58歲,家庭主婦)

學習書法已有5年,在水墨畫方面僅有3年多,這次完成的畫是一幅雄赳赳的公雞畫。

公雞的水墨畫難處在于捕捉公雞的姿勢,但只要掌握好雞冠、喙等的形態,就能還原公雞的姿態。

以用毛筆方式來說,書法會比水墨畫更難掌握,尤其書法需要拿捏好力度和位置,手一偏就會寫歪,而水墨畫是能畫了之后再補救。

退休後學水墨畫

★林文欽(63歲,退休人士)

一直以來,我都很羨慕他人能寫出一手好書法,因此我在退休階段才開始學習水墨畫,至今僅有3年時間。

我一直以來都很喜歡書法、水墨畫等的藝術,但早前工作關係而停滯,因此退休后開始學習,開始學習的前半年,因為不滿意而浪費了不少紙張,如今總算漸漸都能一筆畫出自己滿意的畫作。

以雞為主的水墨畫,我花了約一星期完成。

雞的神態最難畫

★卓桂香(58歲,家庭主婦)

我從小就熱愛畫畫,中學畢業后開始拜師學藝,畫過鳥類和植物類,但認為畫雞,難度頗高。

畫雞最難的部分在于雞的神態,即眼睛神韻、雞冠和喙,因為若無繪畫號,雞就會不像雞。

我的第一幅以雞為主題的畫作,畫了約一星期才完成,對成品相當滿意。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的住家有安裝防火措施或滅火器嗎?
你的住家有安裝防火措施或滅火器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