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攝之徒‧攝影世家耳濡目染 鄭涵文用創意奪國際獎 | 中國報 China Press

好攝之徒‧攝影世家耳濡目染 鄭涵文用創意奪國際獎

鄭涵文摘下PPAC國際攝影賽創意組銅獎作品,鬼怪新娘在陳舊木屋窗戶透射進來的光線下,營造出淒美感。

報導:鄭明麗
(鄭涵文授權刊登照片)
對來自攝影世家的鄭涵文而言,攝影技術是向開設攝影店的父親學習而來,但熱愛創意攝影,卻令他在國際性攝影比賽脫穎而出,贏得佳績,那份堅持始終如一。



正值40歲的鄭涵文,由于祖父和父親皆從事攝影店行業,在耳濡目染下,13歲開始就愛上攝影,2000年創業開設台北情人婚紗店,除了擅長為每對新人拍攝婚紗照,也時刻講究創意。

鄭涵文接受《中國報》專訪時說,攝影是一門每天要求新鮮,每天都在學習和面對挑戰的藝術學問,因此他在去年10月初,經由朋友介紹,參加PPAC國際攝影比賽的創意照單元。



鬼怪新娘奪2獎

他更以大膽創新的“鬼怪新娘”造型作品,在全球各族攝影師參賽的逾1000張照片作品中,脫穎而出,勇奪銀獎和銅獎,令他喜出望外。

他坦言,參賽時期恰好遇上萬聖節,突發奇想下就決定拍攝“鬼怪新娘”,由女店員穿上傳統裙褂,再化上眼角淌血的妝容,並于午間時分在亞羅拉1間廢置木屋內,拍攝2小時。

“拍攝期間,我覺得女員工有狠狠地眼神,所以一直要她瞪著我,釋放出詭異狠角色感覺,沒想到此照片竟在比賽奪得銀獎。”

另一張得到銅獎的照片,同樣是鬼怪新娘造型人像,搭配陳舊木屋窗戶透射進來的光線,營造出一絲淒美感。

連續奪得2項大獎后,鄭涵文再參加亞洲婚禮攝影師協會舉辦的攝影賽,又憑著穿上垃圾袋的女鬼怪造型作品,贏得此賽會非婚紗照組優秀獎,既是把黑色垃圾袋當成衣裳,讓女員工穿著拍照,加上冷厲目光,散發出奇幻感覺。

抓好角度瞬間定格

透過鄭涵文的攝影作品,不難看出這是與時間賽跑的行業,需要天時地利人和,也需要抓角度和配合燈光光線。

尤其大部分客戶會要求拍外景,包括到馬六甲、金馬崙高原、熱浪島、麻坡、峇株巴轄及昔加末等地。

鄭涵文強調,拍外景照是攝影師能耐的大考驗,曾試過在海邊拍攝新人婚紗照,當太陽猛烈時,海水顯得更加深藍,而新人們就要承受酷熱環境,于是他和工作人員就會搞氣氛,也會撐傘遮著新人,避免妝容因酷熱而脫妝。

他憶敘說,曾在馬六甲紅屋近處區域,拍攝一對新人倚靠著大樹,周遭有很多鴿子,為了拍攝群鴿飛舞情景,工作人員買了鳥食引來更多鴿子,抑或是以布逗弄鴿子飛起來,再採用快速快門拍攝群鴿在新人周遭飛舞的一剎那。

鄭氏說,在人多之處拍照角度會有限制,曾在東甲金山的瀑布區拍攝婚紗照,為拍攝新人站在岩石上,瀑布在新人面前流瀉而過情景,在沒準備換穿衣物下,他毅然待在水中進行長達半小時拍攝,然后濕漉漉收工。

機警應對突發事故

攝影必須眼觀四面,耳聽八方,鄭涵文攝影時也曾遇上驚險突發事故,但他首要是保護一對新人和攝影器材,必須趕緊撤到安全處。

他說,曾在旅遊勝地拍婚紗照外景,並以馬匹為背景,在拍了數張照片后,一隻馬突如其來脫韁狂奔,甚至還腳踹了其轎車前方,導致車子防撞桿凹陷和留下馬蹄。

在鄭涵文攝影鏡頭下留影的新人,當中也不乏印裔,曾有一對來自三合港的印裔新人,選在夜間于新加坡濱海灣花園拍外景照,由于該處晚間8時就有音樂燈光秀,因此很多人坐在地上觀賞。

“面對這樣的狀況,我必須在5至10分鐘內拍下照片,而且必須動用打光燈,未幾引起洋人遊客埋怨,甚至叫我遷到他處拍攝。”

客戶滿意就有滿足感

回首自身的攝影世界,這名年輕攝影師強調滿足感來自客戶對婚紗照的滿意程度。

鄭涵文說,有一對昔加末的新人,任職教師的新娘子喜歡製作手工藝品,竟然製作了手工藝品送給他;也有新人會打包夜宵給他和工作人員,令大夥兒倍感溫馨,認為再度辛苦也是值得的。

他披露,曾有一對來自馬口的新人,選在麻坡淨業寺拍外景照,但卻動用一輛客貨車運載道具,包括孫悟空、大頭佛、財神爺及2頭舞獅,配合新人合共9人進行拍攝,結果從下午1時拍攝到晚上7時半,可謂大陣仗。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馬勞回來吧!
在大馬起碼要多少的薪金,馬勞才願意回流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