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柔佛头条】成本增加善款锐减 民办洗肾中心好苦! | 中国报 China Press

【今日柔佛头条】成本增加善款锐减 民办洗肾中心好苦!

洗肾病患一周需要洗肾至少三次,且大部分都无工作,若洗肾费用提高,他们的负担会更加沉重。

报导:曾有为
(新山13日讯)营运成本高,加上善款锐减,民办洗肾中心大吐苦水,声称正面临着艰巨的挑战,或造成更多贫困的肾脏病人“没钱治疗”!



据了解,因经济不景气,加上消费税压力,导致福利团体设立的洗肾中心,在支出增加之际,所获的善款逐年变少,让整个情况变得越来越糟。

随着上周新山狮子会慈善洗肾中心,在消费税及药物价格上涨影响,宣布洗肾中心费用调涨,从原本洗肾一次收费130令吉调涨至150至160令吉。


昨晚的“第14届乐心与你同在慈善晚宴”上,乐心善社社长黄德强也大吐苦水,坦言该社所获的善款逐年变少。

他说,乐心善社在2015年筹获170多万令吉善款,但在2016年,只筹获138多万令吉,少了32万令吉,以致金钱方面更有压力。”

黄德强解释,该社在2015年缴交约8万7500令吉的消费税,2016年则是缴交约10万9300令吉的消费税。

促设联委会与政府商谈

“我个人不反对消费税的落实,但从非营利机构抽取消费税,实在让我想不通。”

黄德强申诉,政府把营利和非营利洗肾中心放在同个组别,对后者有欠公平,希望政府检讨此制度,豁免后者的消费税。

他建议,柔州的非营利洗肾机构成立一个联委会,把这个现象传达至政府,并商谈解决方法。

他认为,现今经济不好,若提高洗肾收费,病患势必陷入财务困境,因此暂不起价,计划寻求善心人士的援助,减低费用。

该社大会主席张菜缨坦言,许多洗肾病患依旧没能力偿还洗肾费用,因此希望善心人士帮助他们渡过这个艰难时期。

定期体检有病尽早医

随着洗肾病患逐年攀升,黄德强呼吁民众定期验血和做身体检查,并强调血液中的肌酸酐(Creatinine)和尿素(Urea)若超标,应尽早就医,避免演变成肾病。

他说,血液中的肌酸酐和尿素成分,反映身体内肾脏的状况,洗肾是肾脏无法正常运作时的处理办法。

据该社医护团队指出,一般男性的肌酸酐正常范围,介于每公升53至97微摩尔(μmol),女性则是介于每公升44至80微摩尔之间,而两性的尿素正常范围,介于每公升1点7至8点3毫摩尔(mmol)之间。张秀福说,据卫生部数据,接受洗肾的病患从2005年的1万4657人,激增至2014年的3万5580人,呼吁民众定期接受身体检查,远离肾病。

保送护士进修加重负担

黄德强坦言,为了让该社护士获得肾脏护理专业文凭,该社每保送一名护士考获该文凭,必须花费介于2万5000令吉至3万令吉,无疑加重该社的经济压力。

他说,根据卫生部规定,每6台洗肾机需要一名肾脏护理专业认证的护士负责,即使是10多年经验的护士也要进修,考获该认证。

“这项规定的出发点很好,但这规定与现实有所落差。”

黄德强说,该社须给予进修此课程的护士6个月有薪假期,但该护士无法在期间到中心提供医疗服务,让整个营运状况受到干预。

他披露,该社共有18名护士,当中有6人拥有肾脏护理专业认证。

“这计划落实得不算完善,希望政府好好与我们对谈,检讨这些规定是否符合时宜。”

士姑来区州议员巫程豪认为,政府应该推行全面的医疗保健方案,保障国人健康。

出席晚宴者包括乐心善社顾问团代表拿督胡贵华、马华全国公共服务与投诉局主任拿督张秀福、峇株巴辖巴力士隆亲善居民委员会会长刘天海等。

柔南数中心暂不起价

柔南多间洗肾中心都面对成本上涨问题,但都决定暂不起价。

古来扶轮社社长刘亚树受询时说,该洗肾中心保持110令吉的原价,并未打算调涨。

他认为,洗肾中心应以社会角度出发,调整价格。

“虽在购买洗肾器材方面豁免消费税,但不包括日常营运及水电费,因此依旧有不少项目需缴付消费税。”

新山南滨园阿弥陀佛洗肾中心负责人张喆彬披露,虽然医药用品价格上涨,该中心暂不起价,但有意调整洗肾收费,仍须视情况而定。

“我们考虑到现有20多名病患的经济能力,因此打算开会探讨此事,需求更多的经济来源或调涨收费。”

柔佛再也狮子会会长林江山则说,虽然该会收费已涨,但还是会根据病患的家庭背景,给予病患适当的援助。

无法再找到钱

★张堡茵(43岁,失业)

当得知自己必须洗肾的那天,我就明白洗肾是一笔庞大的开销,并维持到生命的终点。

我每次往返洗肾中心就得花费约20令吉,加上社险每月只提供8支补针,还须缴付剩下来每支补针约20令吉费用,对我来说已经充满压力。

如果洗肾费起价,我还能去哪里找钱还这些费用,并维持生活开销?

靠社险付洗肾费

★江义意(51岁,退休人士)

我洗肾约5年,目前是靠社险支付洗肾费和补针,因为血液的营养比较足够,所以每星期只需要打1次补针,没有支付太多的补针费用。

但近年来生活费高涨,日子过得越来越艰苦,社险只是支付每次最高130令吉的洗肾费,如果洗肾费超过这个数目,我就得偿还这笔落差。

洗肾中心有些病患的经济情况更糟,这简直就是雪上加霜。

若起价陷入危机

★黄德吉(47岁,失业)

目前有4个孩子,妻子留守在家中照顾小孩,家中没有人工作,仅靠姐姐和慈善机构救济,以维持生活费和支付社险没有补贴的洗肾费用。

如果费用起价,我肯定会陷入危机。虽然我有尝试找工作,但是洗肾后出现的头晕和抽筋现象,让我无法上班。

家中4个孩子正在成长,买衣买书的费用也越来越高,我不希望亏待我的孩子。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柔佛人民调】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
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