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柔佛头条】为了讨生活无奈面对 4大压力 马劳苦撑 | 中国报 China Press

【今日柔佛头条】为了讨生活无奈面对 4大压力 马劳苦撑

报导:刘丽敏、唐辉师、黄慧琪



(新山、振林山15日讯)工作压力、堵车、车祸、早出晚归,让在新加坡打工的马劳感叹,谁不想留在国内发展,无奈令吉不争气。

《中国报》记者今早走访从柔佛长堤和马新第二通道通关的骑摩哆马劳,他们皆异口同声指出,普遍上他们都有面对上述四大问题,但一些马劳则以“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坦然面对。


马劳还说,为了讨生活,面对这样的情况也是无可奈何,只能每天自求多福,并且定期检查身体,或是吃一些保健品补身体,否则打工的薪水都不够用来看病。

每天骑摩哆到新加坡打工的马劳,普遍上都会面对工作压力、堵车、车祸、早出晚归问题。

马劳指出,至于吸摩哆排放的废气问题,相较于柔佛长堤的情况,马新第二通道会好许多。

他们解释,骑士在新加坡大士关卡等待通关时,因为路面平坦,大家都会熄掉摩哆引擎,推摩哆通关,相较兀兰关卡因为需上斜坡,以致骑士无法熄掉摩哆引擎。

他们坦言,推摩哆通关,一方面是为避免吸太多的废气,另一方面则是为了省汽油钱。

不过,有者指出,自马新两国落实指纹认证自动通关系统(M-BIKE)及指纹印认证系统(BIOSCREEN),双方关卡堵车的情况已经大大改善,吸废气的问题其实也还好,并不严重。

他们解释,以往通关必须花上逾两小时,如今若不在傍晚5时30分至6时30分的下班繁忙时段,大约半小时就能顺利通关。

虽做好防范仍担心遇意外

骑摩哆的马劳坦言,即使做好骑摩哆的防范措施,但“自己小心并不代表别人会小心”,还是会担心意外时刻会发生。

他们说,还得承受或被抢劫、冒着大雨继续行驶等。

骑摩哆马劳最担心在往返马新两地途中,在发生交通意外,毕竟钱可以再赚,但“身体”没了或酿残障,就无法再挽回。

他们说,当初在本地找不到能养家糊口的工作,才选择远到新加坡觅工养家,辗转多年至今,若能在本地寻找一份新加坡月薪约60%至90%的工作,则会放弃越堤的高薪,返回本地,与一家人团聚。

他们也说,谁都不愿意离家背井,如今本地经济不景气,如果所做的工作工资,连本身都养不起,那如何有能力应付家计。

受访的马劳透露,若果能在国内找到一份在新加坡工作月薪约60%至90%的工资,就考虑回国发展。

近年来马劳遇车祸酿死亡与受伤的个案:

2016年
◆11月16日:在新加坡宏茂桥的一个露天泊车场,一名36岁大马男子疑遭德士撞倒后再被卷入车底下死亡。
◆11月23日清晨6时45分:37岁的大马男子邱宜强,骑摩哆往新加坡的岌巴路方向的西海岸大路上,不幸遇车祸丧命。
◆11月24日傍晚6时左右:在新加坡西海岸大路,一名大马籍摩哆骑士尝试从一辆拖车和一辆油槽车之间的缝隙穿越,意外摔倒路中,遭拖车后轮辗过毙命。
◆12月2日:51岁大马男子黄文庆,骑摩哆往新加坡兀兰3道的兀兰中心途中,遭罗厘辗死。
◆12月3日:一名47岁马劳罗斯兰,在马新第二通道4.7公里处和摩哆相撞毙命。
◆12月4日:在新加坡工作的技术人员嘉里步行越堤返新山,遭摩哆撞及,入院抢救一天后不治。
◆12月6日:在马新第二通道(Second Link)往大士关卡方向,两辆摩哆和一辆罗厘相撞,造成马劳摩哆骑士1死2伤,死者为51岁男子郭金祖。
◆12月30日凌晨:20岁巫裔男子阿菲在马新第二通道1.4公里处,骑摩哆疑失控,撞向停泊在紧急车道的罗厘丧命。

2017年
◆3月4日:一名大马籍孕妇乘坐摩哆时,在新加坡离兀兰关卡不远处的武吉知马高速公路(BKE),疑新加坡注册轿车无开启信号灯,突然冲出换车道,酿摩哆闪避不及,人连摩哆失衡跌倒受伤。
◆3月11日:数名马劳在武吉知马高速公路(BKE)朝兀兰方向,靠近实理达高速公路(SLE)出口处天桥底下避雨,飞来横祸,遭失控的货车猛撞,酿2死6伤,2名死者为马劳。
◆4月2日:一辆载有逾十人的大马厂巴于凌晨疑煞车失灵,在抵新加坡的兀兰关卡处撞到栏杆酿五车连环撞,巴士乘客无人受伤,惟有另两人进院检查。
◆4月14日,在新加坡卡沙弯往海军部西路方向,大型罗厘回转时与摩哆相撞,大马骑士连人带车卷入车底,34岁大马华裔男子死里逃生。

骑摩哆的马劳最担心的,是在工作途中遇到交通意外。

李先生(71岁,售票员)

我在新山中环综合车站当售票员已经9年,每天吸入不少巴士排出的废气,虽然这远远不及于摩哆骑士。

我相信,吸废气等于慢性自杀,由于我每天工作时间长达13小时,因此我每半年都会做一次身体检查,确保身体健康。

经济不景气,赚钱不容易,看到意外新闻时也感到难过,希望骑士们都能定期做身体检查。

赖先生(64岁,家私厂员工)

在新加坡工作逾20年,每天骑摩哆上下班。一年前,我因受不了废气排放,开始每天戴口罩过关卡。

以前通关只需30分钟,如今要1小时30分钟。我都会避开塞摩哆的巅峰期通关,偶尔也会在新加坡咖啡店等到晚上9时才骑摩哆返家。

虽然疲累,但为了生活,这是无法避免。

吴先生(51岁,烧焊工人)

在新加坡工作已35年,试过在某个周一塞了逾3小时才能通关。

我有做身体检查,虽然对“瘫坐摩哆马劳累死”新闻感到遗憾,但抱着顺其自然的心态,毕竟这不是可以控制的。

早前有尝试戴口罩通关,但天气真的太热了,戴了一阵子后还是撤下来。

林小姐(35岁,理发师)

我在新加坡工作已有好几年,经常面对塞摩哆吸废气情况,我偶尔会到中药店买排毒茶喝,以排掉身体上的毒素。

戴口罩通关真的很热,加上容易脱落,我并无选择戴口罩通关。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柔佛人民调】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
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