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柔佛頭條】為了討生活無奈面對 4大壓力 馬勞苦撐 | 中國報 China Press

【今日柔佛頭條】為了討生活無奈面對 4大壓力 馬勞苦撐

報導:劉麗敏、唐輝師、黃慧琪



(新山、振林山15日訊)工作壓力、堵車、車禍、早出晚歸,讓在新加坡打工的馬勞感歎,誰不想留在國內發展,無奈令吉不爭氣。

《中國報》記者今早走訪從柔佛長堤和馬新第二通道通關的騎摩哆馬勞,他們皆異口同聲指出,普遍上他們都有面對上述四大問題,但一些馬勞則以“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坦然面對。


馬勞還說,為了討生活,面對這樣的情況也是無可奈何,只能每天自求多福,並且定期檢查身體,或是吃一些保健品補身體,否則打工的薪水都不夠用來看病。

每天騎摩哆到新加坡打工的馬勞,普遍上都會面對工作壓力、堵車、車禍、早出晚歸問題。

馬勞指出,至于吸摩哆排放的廢氣問題,相較于柔佛長堤的情況,馬新第二通道會好許多。

他們解釋,騎士在新加坡大士關卡等待通關時,因為路面平坦,大家都會熄掉摩哆引擎,推摩哆通關,相較兀蘭關卡因為需上斜坡,以致騎士無法熄掉摩哆引擎。

他們坦言,推摩哆通關,一方面是為避免吸太多的廢氣,另一方面則是為了省汽油錢。

不過,有者指出,自馬新兩國落實指紋認證自動通關系統(M-BIKE)及指紋印認證系統(BIOSCREEN),雙方關卡堵車的情況已經大大改善,吸廢氣的問題其實也還好,並不嚴重。

他們解釋,以往通關必須花上逾兩小時,如今若不在傍晚5時30分至6時30分的下班繁忙時段,大約半小時就能順利通關。

雖做好防範仍擔心遇意外

騎摩哆的馬勞坦言,即使做好騎摩哆的防範措施,但“自己小心並不代表別人會小心”,還是會擔心意外時刻會發生。

他們說,還得承受或被搶劫、冒著大雨繼續行駛等。

騎摩哆馬勞最擔心在往返馬新兩地途中,在發生交通意外,畢竟錢可以再賺,但“身體”沒了或釀殘障,就無法再挽回。

他們說,當初在本地找不到能養家糊口的工作,才選擇遠到新加坡覓工養家,輾轉多年至今,若能在本地尋找一份新加坡月薪約60%至90%的工作,則會放棄越堤的高薪,返回本地,與一家人團聚。

他們也說,誰都不願意離家背井,如今本地經濟不景氣,如果所做的工作工資,連本身都養不起,那如何有能力應付家計。

受訪的馬勞透露,若果能在國內找到一份在新加坡工作月薪約60%至90%的工資,就考慮回國發展。

近年來馬勞遇車禍釀死亡與受傷的個案:

2016年
◆11月16日:在新加坡宏茂橋的一個露天泊車場,一名36歲大馬男子疑遭德士撞倒后再被卷入車底下死亡。
◆11月23日清晨6時45分:37歲的大馬男子邱宜強,騎摩哆往新加坡的岌巴路方向的西海岸大路上,不幸遇車禍喪命。
◆11月24日傍晚6時左右:在新加坡西海岸大路,一名大馬籍摩哆騎士嘗試從一輛拖車和一輛油槽車之間的縫隙穿越,意外摔倒路中,遭拖車后輪輾過斃命。
◆12月2日:51歲大馬男子黃文慶,騎摩哆往新加坡兀蘭3道的兀蘭中心途中,遭羅厘輾死。
◆12月3日:一名47歲馬勞羅斯蘭,在馬新第二通道4.7公里處和摩哆相撞斃命。
◆12月4日:在新加坡工作的技術人員嘉里步行越堤返新山,遭摩哆撞及,入院搶救一天后不治。
◆12月6日:在馬新第二通道(Second Link)往大士關卡方向,兩輛摩哆和一輛羅厘相撞,造成馬勞摩哆騎士1死2傷,死者為51歲男子郭金祖。
◆12月30日凌晨:20歲巫裔男子阿菲在馬新第二通道1.4公里處,騎摩哆疑失控,撞向停泊在緊急車道的羅厘喪命。

2017年
◆3月4日:一名大馬籍孕婦乘坐摩哆時,在新加坡離兀蘭關卡不遠處的武吉知馬高速公路(BKE),疑新加坡注冊轎車無開啟信號燈,突然衝出換車道,釀摩哆閃避不及,人連摩哆失衡跌倒受傷。
◆3月11日:數名馬勞在武吉知馬高速公路(BKE)朝兀蘭方向,靠近實理達高速公路(SLE)出口處天橋底下避雨,飛來橫禍,遭失控的貨車猛撞,釀2死6傷,2名死者為馬勞。
◆4月2日:一輛載有逾十人的大馬廠巴于凌晨疑煞車失靈,在抵新加坡的兀蘭關卡處撞到欄杆釀五車連環撞,巴士乘客無人受傷,惟有另兩人進院檢查。
◆4月14日,在新加坡卡沙彎往海軍部西路方向,大型羅厘迴轉時與摩哆相撞,大馬騎士連人帶車捲入車底,34歲大馬華裔男子死裡逃生。

騎摩哆的馬勞最擔心的,是在工作途中遇到交通意外。

李先生(71歲,售票員)

我在新山中環綜合車站當售票員已經9年,每天吸入不少巴士排出的廢氣,雖然這遠遠不及于摩哆騎士。

我相信,吸廢氣等于慢性自殺,由于我每天工作時間長達13小時,因此我每半年都會做一次身體檢查,確保身體健康。

經濟不景氣,賺錢不容易,看到意外新聞時也感到難過,希望騎士們都能定期做身體檢查。

賴先生(64歲,家私廠員工)

在新加坡工作逾20年,每天騎摩哆上下班。一年前,我因受不了廢氣排放,開始每天戴口罩過關卡。

以前通關只需30分鐘,如今要1小時30分鐘。我都會避開塞摩哆的巔峰期通關,偶爾也會在新加坡咖啡店等到晚上9時才騎摩哆返家。

雖然疲累,但為了生活,這是無法避免。

吳先生(51歲,燒焊工人)

在新加坡工作已35年,試過在某個週一塞了逾3小時才能通關。

我有做身體檢查,雖然對“癱坐摩哆馬勞累死”新聞感到遺憾,但抱著順其自然的心態,畢竟這不是可以控制的。

早前有嘗試戴口罩通關,但天氣真的太熱了,戴了一陣子后還是撤下來。

林小姐(35歲,理髮師)

我在新加坡工作已有好幾年,經常面對塞摩哆吸廢氣情況,我偶爾會到中藥店買排毒茶喝,以排掉身體上的毒素。

戴口罩通關真的很熱,加上容易脫落,我並無選擇戴口罩通關。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的住家有安裝防火措施或滅火器嗎?
你的住家有安裝防火措施或滅火器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