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郎婚后是狼 家暴,不必忍! | 中国报 China Press

婚前是郎婚后是狼 家暴,不必忍!

独家报导:谢心昉
独家摄影:张来星



(新山18日讯)枕边人婚后现形,华裔妇女惨遭掌掴、椅子砸下或拳打脚踢,甚至在她不情愿和怀孕时强迫行房,以致饱受煎熬。

当事人阿玲(40岁)经过多年忍辱,直到觉得生命受到威胁,决定于2年前单方面申请离婚。


吴祝光(左)陪同阿玲,向《中国报》讲述遭受家暴的亲身经历。

她申诉,2002年与前夫相识,在婚前前夫与朋友外出时,还会带着她同行,关系很好,直到2004年结婚后的4至5个月,前夫就开始出现家暴行为。

阿玲昨午向《中国报》叙述惨遭家暴经历,希望遭受家暴的妇女站出来。陪同者有极善福利协会辖下单亲妈妈互协会负责人兼内政部副部长拿督努嘉兹兰特别助理吴祝光。

前夫不让避孕

阿玲告知,前夫婚后经常夜归,约凌晨2至3时才返家,2004年她怀着第一胎女儿时,曾连续3天询问前夫迟归原因,最初前夫敷衍说去喝酒,之后因觉得她很烦,赏她耳光。

她提到,当时回娘家一周,前夫致电叫她回家,她想到有了孩子,便给前夫一个机会。

阿玲更说,前夫不让她避孕,甚至婚后第二年,在她非自愿下强暴侵犯,使她怀了第二胎女儿,更过分的是在怀孕期间,依然被要求行房,让她饱受煎熬。

“我想过堕胎,可是因为没工作就没收入,所以就到外打工赚钱,但才上班一个月,就被前夫阻止。”

她形容,当时前夫情绪已失控,施暴就像吃饭般平常,有次两人又发生争执,前夫竟然对抱着大女儿的她拳打脚踢,她只好拚命将女儿护在怀里。

“事后,母亲致电叫我回家吃饭,当母亲发现我脸颊和膝盖都有伤痕,才带我去验伤,但最终我没报警。”

 

侄女曾目睹前夫“劈腿”

侄女曾目睹前夫与另一女人牵手!

阿玲说,前夫婚后不仅经常夜归,每逢周末就说要出坡工作,但有一次被她的侄女发现,前夫在外与一名女子手牵手,当她询问前夫时,前夫解释是前女友对他纠缠不清。

她提到,婚后的她是家庭主妇,没有收入,但前夫没给家用,所以当家里很多东西都不够用时,就会因为争吵而起争执。

 

怕被下降买凶 不敢离婚 

怕遭下降头、遭买凶杀死,阿玲一度不敢谈离婚!

阿玲透露,前夫对她总是疑神疑鬼,每天都要检查她的手机,就连她只是打电话回娘家,都要被质问谈话内容,甚至还会问她是否有带其他男人回家,并要她在神明面前发毒誓。

“前夫也曾以家人安全威胁我,说要下降头,找什么师傅都解不掉,或是说一颗子弹才5000令吉等,这些威胁的话,都让我不敢轻易谈离婚。”

种种问题和不信任,让阿玲在家受到前夫的暴力对待,都一直在忍耐,直到怀上第4胎使被前夫质疑出轨,她再也无法忍受,选择了离婚。

吴祝光(右)是提醒妇女,一旦遭受不合理的对待,可通过管道处理问题和寻求协助。

善待继子 反被误会

阿玲告知,前夫曾有过一段婚姻,并育有一名儿子,作为继母的阿玲,曾试着善待前夫的儿子,但总是被误会,让她“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清”。

阿玲说,嫁给前夫时,对方与前妻育有约5岁儿子,她后来更因被误会没有善待其儿子,遭受暴力对待。

“为了不必要的误会,我曾要求前夫在屋内各处安装闭路电视,以作为证据。”

阿玲也说,前家婆对前夫与前妻生下的男孙,非常溺爱,尽管孙子被校方老师投诉没交功课、破坏公物,甚至是在校内说“黄色笑话”,家婆都不会怪孙子,反倒吩咐她不准告诉前夫。

阿玲说,校方曾经要求见过她几次,因被家婆嘱托,没有告知前夫,后来前夫知情,反倒气她隐瞒事情,使她夹在中间难做人。

 

怀第四胎 被叫堕胎

阿玲在2010年再度怀上第四胎后,前夫竟怀疑孩子不是他的,叫她将孩子打掉。

她说,前夫以自己在她怀孕之前很少在家为由,怀疑孩子是别人的,所以两人曾吵架。

“我跟前夫解释,但他仍然不相信孩子是他的,还叫我自己出钱把孩子打掉。”

一直忍耐多年的阿玲,无法继续忍受前夫的各种不合理行为,为了存活,只好带着孩子和一些重要文件离家,单方面向前夫提出离婚。

她提到,前夫知道她想离婚,要她在屋子和孩子之间选择其一,她毫不犹豫说要孩子,就把屋子留给前夫。

 

吴祝光:可申请人身保护令

吴祝光指出,受到家暴者可向福利局申请一周的“人身保护令”,一旦施暴者被发现出现在受害者的2公里范围,将被逮捕。

他说,一些受害者遭受家暴时,施暴者可能未持武器,是以手脚或推人撞墙等攻击受害者,所以受害者到医院验伤时,只能证明伤到哪里,却找不到武器。

吴祝光提到,早前国会已通过,受到家暴者只要报警,警方就会给报案者一张黄色的纸到医院验伤,事后将验伤报告交给福利局,福利局会视验伤报告,发出人身保护令。

他希望落实一项计划,即以单亲妈妈协会名义找一个地方,可供约5个单亲妈妈入住,及协助安排工作给她们,其中一人留在家中负责照顾孩子和家务,另4人出外工作,赚回来的薪金平分,让单亲妈妈们有自力更生的机会,也有庇护所入住。

 

受害人可求助法援局

吴祝光透露,许多受到家暴的受害人,都不知能采取法律途径对付施暴者,也不懂可向法律援助局申请法律援助。

他说,一些单亲妈妈离婚后,面对前夫没有支付赡养费问题,其实只要出示证明自己的月薪在2000令吉以下,就可向法律援助局申请援助,当局将发出传票给当事人的前夫,若拒给赡养费,将受法律对付。

“若有当事人的前夫欠下超过3万令吉赡养费,当事人可通过法律援助局的律师,提告对方判穷籍,但如果当事人的月薪超过2000令吉,就须自行聘请律师,费用约1万令吉。”

吴祝光希望州政府筛选人民组屋的承租者时,可优先考虑家暴受害者。

遭遇家暴问题或有意加入义工团队者,可致电016-7228503与吴祝光联系。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柔佛人民调】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
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