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毒儿欠阿窿债务 父亲卖屋 母亲花光公积金也不够还 | 中国报 China Press

吸毒儿欠阿窿债务 父亲卖屋 母亲花光公积金也不够还

周益强(左)在郑志文陪同下展示报案书,希望大耳窿不要骚扰女儿。

(新山20日讯)为替吸毒儿偿还大耳窿债务,药行酒庄老板反欠下30多组大耳窿债务,除卖掉房屋、花光妻子公积金,仍欠7至8万令吉,大耳窿为追回债务,扬言到女儿上班地点骚扰!



事主周益强(68岁,住乌鲁地南开屏山庄)育有一男一女,他在新加坡打拼20多年后,终存有一笔储蓄,3年前在新山郊外岭租店创业,开设药行酒庄,岂料曾有向大耳窿借贷记录,以及吸毒的长子(37岁),又欠下大耳窿2万令吉,被大耳窿上门追债。

事主为了替儿子还债,被逼向大耳窿借贷,每次为了偿还前一组的大耳窿利息,转向另一组大耳窿借贷,结果债主和债务如滚雪球般越滚越大,导致变卖一间排屋、妻子也拿出公积金帮忙还债,甚至也有出钱还债的女儿也受连累。


周益强今早在马华柔州政府事务协调主任郑志文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促请大耳窿不要骚扰女儿。
他说,今年2月起,他已无力偿还大耳窿债务,大耳窿因而将目标转向女儿,在电话中恐吓会到女儿的上班地点骚扰,令女儿非常担心会丢失饭碗。

他说,当时因无法凑足2万令吉,才转向大耳窿借贷,每一次无法偿还利息时,都会有其他组大耳窿主动找上门来,献议借贷给他,结果债务如无低洞,越滚越大。

他说,当时为了借贷,还与大耳窿立下抵押房屋合同,最后他以18万令吉卖屋还债,女儿及妻子也陆续拿出10万令吉积蓄还债,还是无法还清债务。

他说,他过去已替儿子偿还约30万令吉的债务,如今仍欠下7至8万令吉的债务,不知如何是好。

卖屋还债

周益强坦言,为了还债,今年初卖掉位于乌鲁地南烈光镇的排屋,一家六口租廉价屋居住。

“除了卖掉自己的房屋,我也因再没有资金周转,上月关掉药行酒庄。”

他说,目前,一家六口依赖在纸皮厂担任女工的妻子(62岁),每月2000令吉薪水养家,包括两老必须养育两名孙儿。

他说说,每月房租为600令吉,因儿子无业,两老还要养育两名分别8岁和3岁的孙儿,加上药行关闭,他已没收入,只能依赖太太的薪水,维持一家六口的生计。

患有高血压及心脏病

周益强称本身的身体状况不佳,并患有高血压及心脏病。

他说,大耳窿已收回母钱,他已无能力再偿还利息,希望大耳窿手下留情。

另外,郑志文呼吁政府为小商家提供另一种借贷管道,避免小商家转向大耳窿借贷。

他说,人们会向大耳窿借贷,主要是方便快捷,若是向银行贷款都必须等待3个月,才是导致人们会转向大耳窿借贷的原因。

他希望政府正视此问题。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柔佛人民调】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
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