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雨沖刷 塌橋 烏魯槽新村通道切斷 | 中國報 China Press

大雨沖刷 塌橋 烏魯槽新村通道切斷

橋樑坍塌不僅切斷烏魯槽新村的主要通道,也造成藏于該橋的水管爆裂,影響附近的水供。

(新山22日訊)昨夜一場大雨,造成銜連烏魯槽新村商店街和住宅區的橋樑坍塌,切斷村內主要通道,村民被迫繞道而行,所幸無人傷亡。



烏魯槽新村村長許萬芳接受《中國報》訪問指出,他于今早7時許接獲村民通報,指銜接該村商店街和住宅區的橋樑坍塌,所幸事發時橋上無人,未造成人命傷亡。

週五晚上的一場大雨,造成銜接烏魯槽新村商店街和住宅區的橋樑坍塌,切斷該村主要通道。

居民被迫繞道



他說,村民在一週前曾告知他,橋面出現裂痕,但沒想到昨夜的大雨加速橋樑的結構進一步瓦解,導致橋樑最終坍塌。

“昨夜的一場大雨不僅導致河水上升,更造成水流變得川急,沖刷橋下的泥土,造成橋樑坍塌。”

橋樑坍塌的位置處于民宅附近,所幸民宅與該橋中間隔著水溝,未造成民宅的地面出現裂痕。

他接獲情報后立即通知古來市議會、水務局及其他相關單位,前往現場了解詳情。

“雖然此橋是村裡的主要通道,幸好還有其他道路連接該住宅區,因此沒造成進一步影響。”

他說,該橋的另一端有住宅區、水務局、宗教學校和清真寺,居民被迫繞道前往這些地方。

首相署新村事務部旗下的柔州新山縣新村發展官張哲文說,該部門在接獲消息后,立即與其他相關部門聯繫,承諾盡速搶修該橋樑,相關部門包括水力灌溉局、水務局和古來市議會等。

他說,該團隊會與上述單位保持密切配合,防止事故情況變得嚴重。

出席者包括烏魯槽新村財政吳禎祥、理事林同輝、烏魯槽村長阿峇斯、馬華全國公共服務及投訴局主任張秀福助理符約瑟。

橋邊的電燈柱處于岌岌可危的狀態,周邊土地若再鬆動便會倒下。泥土持續下陷  附近電燈柱恐倒下

事故地點的土地仍處于鬆動狀態,該區泥土持續下陷,恐造成附近電燈柱倒下,導致情況更加嚴重。

受訪村民指出,他們兩週前已察覺橋下的洋灰層被河水衝破,導致河水湧入該土地。

他們說,該橋在上週出現裂痕,但週六早上卻因河水暴漲及不斷沖刷而斷裂。

他們坦言,該橋斷裂導致橋內水管爆裂,該橋快速瓦解。

他們說,水務局于週六上午8時20分左右接獲投報后,切斷該水管的水供,該橋的坍塌情況才得以緩解。

幸未造成傷亡

馮朝東(62歲,自僱人士)

週六上午8時許,我步出家門時,看到一輛轎車快速行駛該橋,但發現橋已下陷,急忙想要阻止司機前進。

突然間,此橋就發出坍塌的巨響,所幸轎車已抵達橋的另一端,未造成傷亡。

由于住家和此橋中間隔有水溝,未完成住家表面出現裂縫,但非常擔心一旦大雨再臨,恐怕會造成水災。


年久失修坍塌
林同輝(村委會理事兼前村長)

此橋是村裡的主要通道,相信是因為年久失修才導致橋樑坍塌。

這座橋在1920年左右便存在,算是村裡歷史悠久的建築物,但在週六早上7時便慢慢瓦解。

歷經3小時的瓦解,此橋已從斷裂兩半變成斷裂4部分。

無關垃圾阻塞
阿峇斯(烏魯槽村長)

村裡每年都有為該河進行清理工作,所以相信不是因為垃圾阻塞,導致此事發生。

我相信橋會那么快坍塌是因為斷裂的橋身導致水管爆裂,才會加劇情況。


耗時繞路回家
盧女士(68歲,校工)

每個上課日,我都會到村裡的敬業華小當校工,平時也會到商店街採購日需品,此橋是我每日來回的主要通道。

如今橋已坍塌,我必須多花費約7分鐘繞遠路回家,再加上我腿有問題,十分不方便。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馬勞回來吧!
在大馬起碼要多少的薪金,馬勞才願意回流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