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捕1公斤如今剩3條 埔萊河污染 魚穫減 | 中國報 China Press

以前捕1公斤如今剩3條 埔萊河污染 魚穫減

參與埔萊河紅樹林之旅的公眾穿上救生衣,在岸上等待。

(古來29日訊)以前1天平均能夠捕獲最少1公斤魚蝦,如今漁民有時1天僅捕獲3條魚!埔萊河紅樹林及生態環境受附近大型發展工程嚴重衝擊,河流受到嚴重污染,導致近年來魚獲量大幅度減少。



振林山新邦阿浪原住民村的唯一一戶華裔村民陳裕麗(44歲,漁民)指出,近年來埔萊河一帶的魚獲量大幅度減少,有些漁民出海捕魚,僅捕獲3條魚,嚴重影響漁民的生計。

她說,自從最近數年來埔萊河附近大型工程動工以來,對埔萊河一帶的生態環境造成嚴重影響,河流及海水受到污染,魚蝦的生物均無法存活。



“我們曾經看到死魚漂流在水上,可見污染的嚴重程度。”

據她了解,丹絨賓及本達斯附近正興建大型的發電廠。

參與埔萊河紅樹林之旅的10名公眾無法成行,只好返回振林山。

民主行動黨士乃區州議員黃書琪今早在振林山新邦阿浪原住民村向媒體指出,埔萊河的紅樹林應該受到保護,紅樹林具有調節生態環境的作用,同時也能夠調節水患。

她希望能夠喚醒民眾對保護紅樹林及生態環境的醒覺,政府在發展大新山計劃時,應該關注平衡生態環境的重要性。

“從90年代開始,受幾項大型工程的影響,導致新山一帶海域及河流魚獲量大為減少,衝擊漁民的生計,同時自然環境也受到破壞。”

她指出,最近新山、古來一帶頻頻發生風災、水災等天災,不是偶然的現象,極有可能是因為自然環境的生態系統受到破壞,而導致天災的發生。

“我聽說最近某發展商計劃在森林城市一帶興建3座高爾夫球場,希望有關發展商能夠公布確實的地點,並關注是否會對生態環境造成影響。”

黃書琪(右)與新邦阿浪原住民村的村長諾里(左)交涉,希望讓參與者進村參觀。

(本報張來星攝)

一波三折 紅樹林之旅無法成行

原訂週六上午10時出發的埔萊河紅樹林之旅覺醒運動一波三折,最終在水警部隊的勸阻下,無法成行。

週六上午10許,黃書琪及10名參與者抵達振林山新邦阿浪原住民村,遭該村的村長諾里卡迪阻攔,並坦言不歡迎行動黨的人士進入該村。

諾里指出,根據程序,凡是進入原住民村的,必須向原住民發展局申請函件,才能夠進入。

後來經過多番交涉,最終允許黃書琪一行人出海,行至距離碼頭50公尺遠,卻遭到新山第二區水警部隊的攔截,最終只好折返碼頭。

黃書琪指出,水警部隊指船主必須向海事局申請,才能夠載客出海。水警負責人也指船上的設備及救生衣不符合規格,不適合載客,以安全理由拒絕放行。

黃書琪一行人的小船遭水警部隊阻攔,並以安全理由勸請他們折返。

大事發展需兼顧生態環境

新邦阿浪原住民村民拉薩(53歲、漁夫)指出,村民並非反對發展,而是希望政府在進行大型發展的同時,能夠兼顧自然生態環境,取得平衡。

他說,自從埔萊河附近進行大型工程以來,海水受到嚴重污染,近年來魚獲量大幅度減少。

“紅樹林的面積也大幅度縮小,因為生態環境受破壞。希望政府能夠關注。”

他指出,村民的生計現在也成了問題,他希望媒體能夠報導他們面對的困境,引起關注。

“原住民雖然也有保留地,但是保留地隨時可能被政府收回。這是我們面對的困境。”

據了解,當地一些原住民由於無法出海捕魚,只好轉而以漁船載遊客觀光,賺取生活費用。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覺得新馬兩地需要搭建人行步道或人行天橋嗎?
柔佛二王子東姑依德利斯建議在新馬兩地搭建人行步道或人行天橋,你的選擇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