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鏡頭欣賞海洋美景 蕭光麟65歲還考潛水執照 | 中國報 China Press

用鏡頭欣賞海洋美景 蕭光麟65歲還考潛水執照

73歲的蕭光麟對潛水攝影樂此不疲。

73歲外科醫生潛入海洋中,通過攝影鏡頭,讓大家欣賞到浩瀚海洋世界中,存在的美麗。



已步入古稀之年的拿督蕭光麟醫生在接受《中國報》訪問時指出,他于12歲時獲母親贈送了人生中的第一架照相機,從此就愛上攝影。

然而,只是拍攝陸地上的風景還不夠,他在一次機緣巧合下,接觸潛水運動,得以一窺水下的世界,沒想到就此一發不可收拾,如今帶著相機潛入水中,發掘海洋世界的美景。



他憶述,有一年,他到了一個度假村休假,當時他看到一名外國教練在教導一班學員潛水。

“當時我就覺得很有趣,也向該外國教練要求,學習了基本的潛水法后,就潛入水中,我這才發現到,水面下的世界好漂亮。”

他在度假回來后,就到了刁曼島報名潛水課,並在2009年2月,也就是年屆65歲時,考獲人生中第一張潛水執照。

在隔年,也就是2010年4月,蕭光麟又考獲高級潛水執照,自此打開潛水攝影之門。

蕭光麟在65歲考取人生第一張潛水執照后,就開啟潛水攝影之路。

在這些年間,他到過許多潛水勝地,國內就有刁曼島、熱浪島、西巴丹島、浮羅交怡等,國外也有普吉島、蘇梅島、印尼、菲律賓、巴布新幾內亞及馬爾代夫等潛水天堂。

蕭光麟提到,水中攝影和陸上攝影最大的不同及挑戰是,在水中,一切都要放慢,任何事都得要慢下來。

“水中攝影最大的局限就是氧氣,不能遊快,一旦遊快,氧氣就會消耗的快,尤其像我這種年紀,用的氧氣也比年輕人多上一倍。”

此外,他說,就算看到攝像鏡頭要捕捉的獵物,也不能遊太近。

“因為你不知道哪些生物有危險,在水中,你遊得可沒比它們快。”

 

每個險情都是寶貴

海洋環境瞬息萬變,分分鐘都可能丟了小命。

蕭光麟說,欺山莫欺水,這個道理再正確不過。

在水底下,除了會面對不知名的生物,還可能遇上一切未知的環境。

兩隻大海龜正在水中無憂無慮的遨遊。

他說,潛水就怕就是遇到漩渦、激流及亂流,若一不小心被捲入,小命就不保了。

他就曾經在潛水時遇上海中激流,當時他花了很大的力氣,才從激流中脫身而出,而從激流中出來后,已是筋疲力盡。

此外,他也曾試過氧氣用完,被迫先獨自浮上水面,等待船隻接應等突發狀況。

而每次的狀況,都讓他上了寶貴一課。

 

難忘鬼蝠魟侏儒海馬

蕭光麟去過許多潛水天堂,也拍攝過這麼多海中生物,但最令蕭光麟難忘,是鬼蝠魟(Manta)及侏儒海馬。

印尼四王群島拍攝到的鬼蝠魟,至今仍令蕭光麟印象深刻。

他敘述自己拍攝到鬼蝠魟的記憶,那是在印尼四王群島(Raja Ampat)拍攝的經歷。

他說,那時他在水底下拍攝,突然感覺到一陣黑暗,抬頭一看,發現到一隻龐大的生物從頭頂上一遊而過,感覺就像一隻小飛機從頭頂經過。

“當時距離太近,我都無法拍攝到它完整的畫面,一直到它遊了有一段距離,我才能拍下它。”

此外,蕭光麟也非常記得在印尼藍碧海峽的拍攝經歷,他到了那裡足足有3次,就是為了拍攝侏儒海馬。

藍碧海峽拍攝的侏儒海馬,不仔細看,很難發現其存在。

“侏儒海馬非常微小,幾乎要用放大鏡才能看到。當時,潛水教練告訴我,海馬就在這裡,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拿起相機就是一陣狂拍,回到家后,放大相片,才真的看到有海馬,非常幸運。”

 

心痛 珊瑚礁遭人為破壞

珊瑚礁遭到人為大肆破壞,令蕭光麟感到非常心疼。

這是蕭光麟拍攝到一個珊瑚,圓形的珊瑚還會發出光,格外美麗。

蕭光麟說,珊瑚礁的生長需要很多年時間,但短時間就能將珊瑚礁毀了。

他說,柔州其實也不乏美麗的珊瑚礁,尤其是在豐盛港一帶,但當地的漁業活動,尤其是拖網漁船,讓珊瑚礁遭受破壞。

另外,他形容,每次潛水時,令他感覺猶如進入一個無我狀態,心無雜念。

“每次只要一跳入水中,在那45分鐘至1個小時內,會忘掉陸地上所有事務,整個人只專注在眼前的美景中。”

他說,只要一回到陸地,很多平時工作上想不到的一些事物,就會突然得到點子,彷彿突然開竅。

然而,他也坦承,潛水攝影的器材花費非常大,不是人人都負擔得起,但他希望隨著科技日漸進步,這些器材價格也日漸普及化,讓更多人也能嘗試潛水攝影。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柔州非法賭博中心一再死灰復燃,你覺得原因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