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律师处理不和解 事主冀警方还公道 | 中国报 China Press

交律师处理不和解 事主冀警方还公道

【司机清真寺外鸣笛惨被打】



警方于周五下午召见受害者、当地村长、奥汀苑清真寺委员等人会谈。

(新山6日讯)被殴打的司机陀财运承认,他在清真寺外鸣笛有错,但希望警方能彻查此事,还他一个公道。

“如果今天我载着一名病人,急着要去医院接受医疗,而希望阻碍交通的轿车可以移开,何错之有?”


事主陀财运(28岁,住在古来,在娱乐公司从事灯光音效师)今日接受《中国报》电访时说,他不打算庭外和解,就让律师处理此事。

他说,事发前一天,他在新山茂奥斯汀花园的公司场地过夜后,隔天他开车前往不同地点接载另4人上班;车内坐着3男2女,包括他的一名堂弟。

他说,昨午1时30分左右,在奥汀苑接载一名女同事后,途经当地清真寺时,前方有一辆白色轿车阻挡去路。

“我鸣了约两秒的车笛声,没人回应,并且等约一分钟,再鸣了约两秒车笛声,还是没人回应,有一名巫裔示意我前进,但我无法继续前行,于是我共鸣了3次笛声。”

他说,待清真寺结束祈祷,就有人涌向其轿车周围叫骂,拍打其轿车;此时一名巫裔从清真寺出来,坐上阻挡他前方的白色轿车后离开。

“原本我可离开,但车外包围许多人,我就开始驾慢离开现场,但车后挡风玻璃竟被打爆,我就下车,双手合十要道歉,唯许多人就开始动手打我。”

他说,当时很混乱,间中一名女乘客下车阻止旁人,也被拉扯头发,他上前维护女乘客时也被打。

“堂弟想要下车,但被旁人阻止,指示他在车内较安全。”

“我被打了3轮,超过5分钟,最后我被一些巫裔救起,拉回我上车,我才能驾车离开,直接前往警局。”

只希望移走挡路轿车

陀财运指出,他并非不尊重穆斯林,当时只是希望阻挡他前方的轿车车主,可以移开车子而已。

“我共按了3次笛声,我有错;但我只是要求车主可以移车。”

他说,医生未透露他何时可以出院,因为目前医生在进行X光检查。

“我的胸口还是很痛,以及早上照了颈部的X光,医生说我的颈部第四与第五节的软骨有撕裂。”

事主父亲:征求律师意见不发言

事主父亲陀先生(60多岁,生意人)承认,儿子年轻不懂事,才引发这起风波。

他指出,他已征求律师意见,所以不便再向媒体发言,并选择低调处理这事件。

他受询说,目前儿子入住一家私人医院,虽然儿子没缝针,但儿子申诉身体疼痛,内伤部位包括头部、胸部与背部,医生得进行检查,是否伤及血管或其他部位。

另外,他感谢在场的一部分巫裔,在儿子被攻击时,拉开两方人马,儿子才得以开车脱身,离开现场。

黄有益(右3)于周五晚上和清真寺委员会面。


清真寺承诺 关注塞车问题

马华新山市议员黄有益说,奥汀苑清真寺的理事承诺会关注当地交通拥堵情况,以免再造成类似事件发生。

他接受《中国报》电访时说,他于周五晚上和约8名清真寺理事会面,了解事发经过。

他说,理事们解释,当天因下雨,许多祈祷者没带雨伞,才会把轿车集中泊在清真寺附近,平时都泊放较远的范围。

“理事们态度良好,都希望平息风波。”

另外,黄有益说,每周五现场会有3名志愿警卫团员维持交通秩序。他相信,是事主不顾现场者安危,一直退后和前进,才引起他们愤怒。

“也有许多祈祷者出面劝架,才阻止悲剧发生。”

他说,因视频中出现理事们不认识的男子,因此呼吁涉案者自首。

“这是一个特别案例,希望所有人勿把事件种族化,要互相体谅彼此。”

 

⬇⬇ 相关新闻 ⬇⬇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柔佛人民调】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
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