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律師處理不和解 事主冀警方還公道 | 中國報 China Press

交律師處理不和解 事主冀警方還公道

【司機清真寺外鳴笛慘被打】



警方于週五下午召見受害者、當地村長、奧汀苑清真寺委員等人會談。

(新山6日訊)被毆打的司機陀財運承認,他在清真寺外鳴笛有錯,但希望警方能徹查此事,還他一個公道。

“如果今天我載著一名病人,急著要去醫院接受醫療,而希望阻礙交通的轎車可以移開,何錯之有?”



事主陀財運(28歲,住在古來,在娛樂公司從事燈光音效師)今日接受《中國報》電訪時說,他不打算庭外和解,就讓律師處理此事。

他說,事發前一天,他在新山茂奧斯汀花園的公司場地過夜后,隔天他開車前往不同地點接載另4人上班;車內坐著3男2女,包括他的一名堂弟。

他說,昨午1時30分左右,在奧汀苑接載一名女同事后,途經當地清真寺時,前方有一輛白色轎車阻擋去路。

“我鳴了約兩秒的車笛聲,沒人回應,並且等約一分鐘,再鳴了約兩秒車笛聲,還是沒人回應,有一名巫裔示意我前進,但我無法繼續前行,于是我共鳴了3次笛聲。”

他說,待清真寺結束祈禱,就有人湧向其轎車周圍叫罵,拍打其轎車;此時一名巫裔從清真寺出來,坐上阻擋他前方的白色轎車后離開。

“原本我可離開,但車外包圍許多人,我就開始駕慢離開現場,但車后擋風玻璃竟被打爆,我就下車,雙手合十要道歉,唯許多人就開始動手打我。”

他說,當時很混亂,間中一名女乘客下車阻止旁人,也被拉扯頭髮,他上前維護女乘客時也被打。

“堂弟想要下車,但被旁人阻止,指示他在車內較安全。”

“我被打了3輪,超過5分鐘,最后我被一些巫裔救起,拉回我上車,我才能駕車離開,直接前往警局。”

只希望移走擋路轎車

陀財運指出,他並非不尊重穆斯林,當時只是希望阻擋他前方的轎車車主,可以移開車子而已。

“我共按了3次笛聲,我有錯;但我只是要求車主可以移車。”

他說,醫生未透露他何時可以出院,因為目前醫生在進行X光檢查。

“我的胸口還是很痛,以及早上照了頸部的X光,醫生說我的頸部第四與第五節的軟骨有撕裂。”

事主父親:徵求律師意見不發言

事主父親陀先生(60多歲,生意人)承認,兒子年輕不懂事,才引發這起風波。

他指出,他已徵求律師意見,所以不便再向媒體發言,並選擇低調處理這事件。

他受詢說,目前兒子入住一家私人醫院,雖然兒子沒縫針,但兒子申訴身體疼痛,內傷部位包括頭部、胸部與背部,醫生得進行檢查,是否傷及血管或其他部位。

另外,他感謝在場的一部分巫裔,在兒子被攻擊時,拉開兩方人馬,兒子才得以開車脫身,離開現場。

黃有益(右3)于週五晚上和清真寺委員會面。


清真寺承諾 關注塞車問題

馬華新山市議員黃有益說,奧汀苑清真寺的理事承諾會關注當地交通擁堵情況,以免再造成類似事件發生。

他接受《中國報》電訪時說,他于週五晚上和約8名清真寺理事會面,了解事發經過。

他說,理事們解釋,當天因下雨,許多祈禱者沒帶雨傘,才會把轎車集中泊在清真寺附近,平時都泊放較遠的範圍。

“理事們態度良好,都希望平息風波。”

另外,黃有益說,每週五現場會有3名志願警衛團員維持交通秩序。他相信,是事主不顧現場者安危,一直退后和前進,才引起他們憤怒。

“也有許多祈禱者出面勸架,才阻止悲劇發生。”

他說,因視頻中出現理事們不認識的男子,因此呼吁涉案者自首。

“這是一個特別案例,希望所有人勿把事件種族化,要互相體諒彼此。”

 

⬇⬇ 相關新聞 ⬇⬇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贊成使用電子泊車售票機,取代泊車固制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