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教科書 也沒人教我該怎麼做 死者丈夫坦言“很累了” | 中國報 China Press

沒教科書 也沒人教我該怎麼做 死者丈夫坦言“很累了”

阮偉東(中)在家人陪同下,首次公開接受媒體訪問,受訪時他不時低著頭,神情黯然落寞。

(新加坡16日訊)“這是一個艱難的時刻……現在沒有人可以教我該怎么做,可是現實就這樣向我壓了過來,我只能選擇面對。



孕妻車禍喪命,留下早產女兒,丈夫阮偉東(25歲)首次公開接受媒體訪問,他受詢時這樣形容他目前的心情。

新加坡報章連日報導,母親節前夕(13日)早上約8時左右,懷胎6個月的准媽媽吳桔葶(25歲),在裕廊西1道第456座組屋前的路口,與家婆過馬路時,不知何故被一輛載送煤氣的羅厘撞上,送院急救后不治。


只能選擇面對

黃廷方醫院的醫生緊急剖腹,保住腹中胎。女寶寶已取名為“瑜恩”(譯音)。

痛失愛妻的丈夫阮偉東,今早在新加坡《聯合晚報》會議室召開記者會,首次開腔透露事發后的心情。

他表示,這幾天對他來說非常艱難。

“沒有教科書,也沒人能指導我該怎么做。現實就這樣向我壓了過來,我只能選擇面對。”

被問及這幾天發生那么多事,他如何應付,他看著記者回問:“怎么應付?我也想知道該怎么應付。”

阮偉東強忍激動情緒,冷靜地受訪,全程沒掉一滴淚。期間,他多次要求記者重複唸出問題,似乎思緒仍有些混亂,尚未走出悲傷陰影。

他受訪時,家人坐在兩側,不時把手放在他手臂上,安慰並給予他支持。

扛起母親的責任

問及未來的打算,阮偉東多次強調,週二只是車禍發生后的第4天,目前腦袋裡有太多事情要想、太多決定要做。

“週六發生的一切,太突然了。妻子留下一個女兒給我,我除了當父親,現在還要扛起當母親的責任。”

事發后,他忙著打理妻子后事,每天都會抽空到醫院看女兒。

“每個人都知道我的女兒失去媽媽,女兒現在最需要的就是我……我也需要我女兒。”

女兒暫不需要母乳

阮偉東女兒目前在國大醫院的新生兒加護病房,情況穩定,暫時不需要母乳,丈夫感激這幾天來給予他們關心的民眾。

有稱早產女的父親要求公眾捐母乳哺育早產女,阮偉東澄清:“女兒目前不需要母乳,我們已跟醫院討論,醫院會再做決定。”

他透露,電郵是家人代他發的,家人認為那就是他長期所需的。

對于公眾的關心和捐款意願,他代表全家感激公眾,並說:“我們感受到了。”

出席記者會現場的還包括負責阮偉東住家那區的裕泉基層義工,他們稱若公眾想要幫助他們一家,可電郵pa_jurongspringcc@pa.gov.sg

冀大眾給予空間

“我累了,我需時間和空間,也需要我的女兒。”

阮偉東面對訪問時,數次要求多一點時間思考如何回答問題,似乎正努力整理思緒。他神情疲倦,雙眼微腫。

他說,週二早召開記者會,是想為此事做一個了結,並希望大家往后能給予他們一家人時間和空間。

記者會結束后,他大口喝下礦泉水平復情緒,並在家人和義工的陪同下,拖著沉重的腳步離開。

不願置評司機道歉

事發當天,母親好友突然敲門通知,丈夫才得知妻子出事,匆忙趕到車禍現場時,已不見妻子。

阮偉東敘述,事發當天,母親的一名好友上門,把妻子遇禍壞消息告訴他。

阮偉東一陣晴天霹靂。

“我拿了鑰匙,趕緊衝出門,直奔現場。”

當他抵達時,妻子和母親都已不在了。只能焦慮地趕往醫院。

肇禍司機週一已透過媒體道歉,然而對于是否接受道歉,或採取法律行動,阮偉東停頓思考20秒后,再次強調目前僅僅只是車禍發生后的第四天,他有太多事情要去想,對此表示不願置評。

“若我現在置評,對雙方都不公平。讓警方先進行調查吧。”

阮偉東與吳桔葶2016年10月剛舉行婚禮,豈料妻子上周被羅厘撞上後不治,留下剖腹救活的女嬰。(檔案照)

要求捐母乳新聞獲迴響
本地媽媽主動伸援

獨家報導:謝玉珊

(吉隆坡16日訊)新加坡裕廊西致命車禍,剖腹救女的女死者丈夫阮偉東雖已指暫時無需好心媽媽捐增母乳餵養早產愛女,但由于之前要求捐乳的新聞已引起迴響,不少本地哺乳媽媽紛紛主動聯絡《中國報》,詢問捐乳詳情。

根據媒體報導,死者丈夫日前開腔,證實早產女兒情況穩定,盼好心媽媽捐母乳餵養愛女。

消息傳開后,一些好心媽媽紛紛私訊至本報面子書或是在面子書留言,希望了解捐乳的詳情,或是要求女死者丈夫的聯絡方式。

不過,阮偉東今日召開記者會,指女兒目前在國大醫院的新生兒加護病房,情況穩定,暫時不需要母乳,丈夫感激這幾天來給予他們關心的民眾。

↓↓相關新聞↓↓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希望柔州政府優先關注的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