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教科书 也没人教我该怎么做 死者丈夫坦言“很累了” | 中国报 China Press

没教科书 也没人教我该怎么做 死者丈夫坦言“很累了”

阮伟东(中)在家人陪同下,首次公开接受媒体访问,受访时他不时低着头,神情黯然落寞。

(新加坡16日讯)“这是一个艰难的时刻……现在没有人可以教我该怎么做,可是现实就这样向我压了过来,我只能选择面对。



孕妻车祸丧命,留下早产女儿,丈夫阮伟东(25岁)首次公开接受媒体访问,他受询时这样形容他目前的心情。

新加坡报章连日报导,母亲节前夕(13日)早上约8时左右,怀胎6个月的准妈妈吴桔葶(25岁),在裕廊西1道第456座组屋前的路口,与家婆过马路时,不知何故被一辆载送煤气的罗厘撞上,送院急救后不治。


只能选择面对

黄廷方医院的医生紧急剖腹,保住腹中胎。女宝宝已取名为“瑜恩”(译音)。

痛失爱妻的丈夫阮伟东,今早在新加坡《联合晚报》会议室召开记者会,首次开腔透露事发后的心情。

他表示,这几天对他来说非常艰难。

“没有教科书,也没人能指导我该怎么做。现实就这样向我压了过来,我只能选择面对。”

被问及这几天发生那么多事,他如何应付,他看着记者回问:“怎么应付?我也想知道该怎么应付。”

阮伟东强忍激动情绪,冷静地受访,全程没掉一滴泪。期间,他多次要求记者重复唸出问题,似乎思绪仍有些混乱,尚未走出悲伤阴影。

他受访时,家人坐在两侧,不时把手放在他手臂上,安慰并给予他支持。

扛起母亲的责任

问及未来的打算,阮伟东多次强调,周二只是车祸发生后的第4天,目前脑袋里有太多事情要想、太多决定要做。

“周六发生的一切,太突然了。妻子留下一个女儿给我,我除了当父亲,现在还要扛起当母亲的责任。”

事发后,他忙着打理妻子后事,每天都会抽空到医院看女儿。

“每个人都知道我的女儿失去妈妈,女儿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我……我也需要我女儿。”

女儿暂不需要母乳

阮伟东女儿目前在国大医院的新生儿加护病房,情况稳定,暂时不需要母乳,丈夫感激这几天来给予他们关心的民众。

有称早产女的父亲要求公众捐母乳哺育早产女,阮伟东澄清:“女儿目前不需要母乳,我们已跟医院讨论,医院会再做决定。”

他透露,电邮是家人代他发的,家人认为那就是他长期所需的。

对于公众的关心和捐款意愿,他代表全家感激公众,并说:“我们感受到了。”

出席记者会现场的还包括负责阮伟东住家那区的裕泉基层义工,他们称若公众想要帮助他们一家,可电邮[email protected]

冀大众给予空间

“我累了,我需时间和空间,也需要我的女儿。”

阮伟东面对访问时,数次要求多一点时间思考如何回答问题,似乎正努力整理思绪。他神情疲倦,双眼微肿。

他说,周二早召开记者会,是想为此事做一个了结,并希望大家往后能给予他们一家人时间和空间。

记者会结束后,他大口喝下矿泉水平复情绪,并在家人和义工的陪同下,拖着沉重的脚步离开。

不愿置评司机道歉

事发当天,母亲好友突然敲门通知,丈夫才得知妻子出事,匆忙赶到车祸现场时,已不见妻子。

阮伟东叙述,事发当天,母亲的一名好友上门,把妻子遇祸坏消息告诉他。

阮伟东一阵晴天霹雳。

“我拿了钥匙,赶紧冲出门,直奔现场。”

当他抵达时,妻子和母亲都已不在了。只能焦虑地赶往医院。

肇祸司机周一已透过媒体道歉,然而对于是否接受道歉,或采取法律行动,阮伟东停顿思考20秒后,再次强调目前仅仅只是车祸发生后的第四天,他有太多事情要去想,对此表示不愿置评。

“若我现在置评,对双方都不公平。让警方先进行调查吧。”

阮伟东与吴桔葶2016年10月刚举行婚礼,岂料妻子上周被罗厘撞上后不治,留下剖腹救活的女婴。(档案照)

要求捐母乳新闻获回响
本地妈妈主动伸援

独家报导:谢玉珊

(吉隆坡16日讯)新加坡裕廊西致命车祸,剖腹救女的女死者丈夫阮伟东虽已指暂时无需好心妈妈捐增母乳喂养早产爱女,但由于之前要求捐乳的新闻已引起回响,不少本地哺乳妈妈纷纷主动联络《中国报》,询问捐乳详情。

根据媒体报导,死者丈夫日前开腔,证实早产女儿情况稳定,盼好心妈妈捐母乳喂养爱女。

消息传开后,一些好心妈妈纷纷私讯至本报面子书或是在面子书留言,希望了解捐乳的详情,或是要求女死者丈夫的联络方式。

不过,阮伟东今日召开记者会,指女儿目前在国大医院的新生儿加护病房,情况稳定,暂时不需要母乳,丈夫感激这几天来给予他们关心的民众。

↓↓相关新闻↓↓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柔佛人民调】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
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