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輝師:各有所需 | 中國報 China Press

唐輝師:各有所需

振林山辦事處記者



剛結束的柔州立法會議,在新加坡打工的“馬勞”成為今次朝野議員熱烈討論的對象,而議員們的己見褒貶不一。

“馬勞”一詞,或許對其它州屬而言,並不會那么貼切,但對與新加坡只有一水之隔的柔佛州新山而言,絕對是影響深遠,尤其是對新山的各領域業者,或是出租客房的房東。



因為新山的經濟除了依靠新加坡,或是其他國家與地區的訪客支撐,國人的貢獻更是功不可沒,尤其是一群越堤到新加坡打工的“馬勞”。

聽老一輩的人述說,早期馬新剛分家,兩國的幣值未相差太遠,不時還會有新山人越堤,到新加坡買水果。

當下我在想,新山又不是沒有水果可以買,為何要非到新加坡買不可。據了解,主要的原因是新加坡的水果便宜又新鮮。

其實,到新加坡買水果也好,或是到新加坡當馬勞也罷,要或不要都是出自個人的抉擇,各有所需。

既然想要到新加坡買水果,仰或是選擇要當馬勞,想賺一對三的匯率,那就得預算每天必須花時間在堵車的辛勞上,怨不得人。

我想說的是,國家領袖與議員們與其花時間在討論或褒貶“馬勞”,倒不如把時間花在擬定更好的政策,提高國人的收入,尤其是讓國家擁有自身的工藝,才是上上之策。

一個國家沒有本身工藝,其實難登大雅之堂,若國家具備本身的工藝,或許有朝一日,新加坡人必須越堤到柔州打工也說不定。

否則馬新幣值越拉越遠,只會讓更多國人到新加坡當“馬勞”,進而也加劇本地的業者請人難的窘境。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柔州非法賭博中心一再死灰復燃,你覺得原因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