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辉师:各有所需 | 中国报 China Press

唐辉师:各有所需

振林山办事处记者



刚结束的柔州立法会议,在新加坡打工的“马劳”成为今次朝野议员热烈讨论的对象,而议员们的己见褒贬不一。

“马劳”一词,或许对其它州属而言,并不会那么贴切,但对与新加坡只有一水之隔的柔佛州新山而言,绝对是影响深远,尤其是对新山的各领域业者,或是出租客房的房东。


因为新山的经济除了依靠新加坡,或是其他国家与地区的访客支撑,国人的贡献更是功不可没,尤其是一群越堤到新加坡打工的“马劳”。

听老一辈的人述说,早期马新刚分家,两国的币值未相差太远,不时还会有新山人越堤,到新加坡买水果。

当下我在想,新山又不是没有水果可以买,为何要非到新加坡买不可。据了解,主要的原因是新加坡的水果便宜又新鲜。

其实,到新加坡买水果也好,或是到新加坡当马劳也罢,要或不要都是出自个人的抉择,各有所需。

既然想要到新加坡买水果,仰或是选择要当马劳,想赚一对三的汇率,那就得预算每天必须花时间在堵车的辛劳上,怨不得人。

我想说的是,国家领袖与议员们与其花时间在讨论或褒贬“马劳”,倒不如把时间花在拟定更好的政策,提高国人的收入,尤其是让国家拥有自身的工艺,才是上上之策。

一个国家没有本身工艺,其实难登大雅之堂,若国家具备本身的工艺,或许有朝一日,新加坡人必须越堤到柔州打工也说不定。

否则马新币值越拉越远,只会让更多国人到新加坡当“马劳”,进而也加剧本地的业者请人难的窘境。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柔佛人民调】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
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