鑒證科女嬌娃參與查大案 噴灑化學劑還原案情 | 中國報 China Press

鑒證科女嬌娃參與查大案 噴灑化學劑還原案情

許碧珠專門分析血跡和纖維。
許碧珠專門分析血跡和纖維。
許碧珠會分析血跡噴濺痕,從中找出答案。(新加坡衛生科學局提供)
許碧珠會分析血跡噴濺痕,從中找出答案。(新加坡衛生科學局提供)

(新加坡24日訊)殺人棄泳池,血跡洗乾淨,女傭謀殺畫家女主人後試圖銷毀證據,鑒證科女嬌娃現場噴灑化學劑,隱形血跡頓時無所遁形,猶如穿梭時空“看見”事發經過!



2014年3月19日,一名女傭在維多利亞園路洋房殺死名媛顏婉玉(69歲),並把她丟入洋房游泳池,高級法證科學家許碧珠(32歲)當天早上11時就奉命趕到罪案現場。現場當時一切如常,不見一絲血跡。

“現場太乾淨,很難相信有謀殺案剛在這裡發生,可見嫌兇多麼盡力要隱瞞事實,這或許比見到鮮血更為恐怖。”



為了找出證據,她往地上噴化學劑,結果,凡是被鮮血滴到、濺到的地方,全都起了化學作用,被清洗掉的斑斑血跡再次重現,顯露無遺。

“就像時空穿梭機,昨天發生的一切馬上就能看得一清二楚。血跡從客廳延伸至走廊、游泳池外,形成一條明顯的血路。”

專門分析血跡的許碧珠解釋,血跡噴濺痕(bloodstain pattern)分多種,包括撞擊式血跡形態(impact pattern)。她在游泳池梯級旁邊看到的是拖拉痕跡(drag marks),因此推斷名媛是遭人拖拉進游泳池的。

洋房名媛謀殺案、香格里拉槍擊案……這些都是許碧珠參與調查的大案,以她的血跡分析和纖維分析專長,為一個個案件找出答案。

鑒證科人員嚴格受訓兩年
才能第一次踏入現場

證據不等人,現場搜證沒有機會再重來,鑒證科人員必須嚴格受訓兩年多後,才能第一次踏入現場,以確保人人都能獨當一面,不是只到現場“走馬看花”。

在加拿大修讀化學文憑的許碧珠,回國後加入新加坡衛生科學局(HSA),但第一次到罪案現場,竟是在兩年多後。

她解釋,案發現場不能有“多餘的人”,每個人都要有貢獻,所以必須進行嚴格訓練、在實驗室進行樣本分析,並通過多個考試,只有能獨當一面時,才能“放生”到案發現場。

“現場搜證是不會有第二次機會的,我們必須提高警惕,寸土搜查,做好我們的工作,不然會對不起死者。”

她曾經晚上10時被任命,徹夜搜證至早上7時多。

“就算還來不及睡覺,也必須提起精神,專注尋找可疑證據,不放過任何蛛絲馬跡。”

一根細小纖維都不能放過
它也能成為有力證據

要讓證據幫死人說話,就算一根細小纖維也不能放過,它也能成為有力證據。

最令許碧珠印象深刻的案子,不是什麼轟動大案,而是讓她深刻體會細心搜查每個證據的重要性,一旦錯過,就失去為受害者發聲的機會。

也專做纖維分析的許碧珠透露,在一次撞後逃車禍中,警方找到疑似肇禍車子,她就必須搜證證明。

“車子已經歷風吹雨打,搜出證據的概率渺茫,但在最意想不到的情況下,我在車底搜到一根如頭髮細小的纖維,就是受害者衣服的纖維!”

“法證科學家能通過證據幫死人說話,揭露答案,同時給死者家屬做好總結。”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贊成使用電子泊車售票機,取代泊車固制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