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艷星回顧系列◢一彈穿頭 愛將慘死警長槍下 | 中國報 China Press

◤艷星回顧系列◢一彈穿頭 愛將慘死警長槍下

◤馬新一代艷星回顧系列◢曾以“三點式”泳裝在台上力鬥大蟒蛇的馬新一代脫衣舞后陳惠珍(Rose),是馬新兩地許多如今已是老男人心中的一個“秘密玫瑰園”。配合這位“一代艷星”逝世30週年,《中國報》全新地方網 柔佛人 與你一同回顧陳惠珍“窮一生帶給男人歡樂,盡一世嚐遍人生酸苦”的舞女生涯……



■獅城謝安妮與陳惠珍鬧翻後到別的舞廳當舞女,不料與酒客外出回家後,清晨在家中遭印度警長槍殺。

◤系列九◢
艷星陳惠珍一手捧出兩個同名同姓的脫衣舞孃謝安妮。事關玫瑰舞團鼎盛時期,陳惠珍手上有善於“俘虜”男人的5隻“姻脂虎”:露絲瑪麗、白雪、櫻華、白瑪麗和謝安妮,當中,以謝安妮最紅,是玫瑰歌舞團中的台柱。

可是,不久後,吉隆坡又出現一個如假包換的謝安妮,樣貌、舉止和身體,與獅城謝安妮就像是一對孿生姐妹。更奇怪的是,兩個謝安妮同樣出在玫瑰歌舞團中。


有人說是大馬的“謝安妮”模仿獅城謝安妮。事實上,兩個“謝安妮”都是“艷星”陳惠珍一手打造出來的。陳惠珍這麼做,為的是要“打”獅城謝安妮。

自己人打自己人?沒錯!

原來,“獅城謝安妮”本是天一景舞廳的舞女,是陳惠珍把她捧為艷星,在玫瑰團中跳脫衣舞。

陳惠珍曾說:謝安妮最吸引男人的地方就是一雙烏溜溜的大眼睛,水汪汪的,斜眼送秋波更是令男看得如癡如醉,她很懂得討男人歡心。”

見陳惠珍從她的身上撈到不少油水,“獅城謝安妮”一次隨團到吉隆坡跑碼頭時,突然在後台鬧彆扭。

“她故意跟我起口角,鬧著要加薪,否則就要離開玫瑰團,還用罷跳來威脅我。”

當時是艷舞的天下,陳惠珍指謝安妮想另起爐灶,所以藉故要求加薪,找機會離開玫瑰團。

陳惠珍也非省油的燈,早料到謝安妮靠不住,會有窩裡反的一天,所以,在吉隆坡找到了一個容貌酷似謝安妮的小舞女,也給她取了“謝安妮”的藝名,秘密練兵多時,身邊無人知道她有此“秘密武器”。

獅城謝安妮是在1965年8月13日於新加坡一所排屋內,被女傭發現頭部浴血慘死在香閨。

愛將死在警長槍下

“艷星”的愛將當中,有兩人先後慘死,其中一人就是“新加坡謝安妮”,她死在一名警長的槍下,另一名叫白薇文的愛將,則活活被燒死在與陳惠珍同住的公寓內。

“新加坡謝安妮”是在1965年8月13日早上7時30分,被女傭發現倒斃在香閨,一彈穿頭、頭部浴血。她的警長男友也同樣頭部中彈,被發現時槍放在胸口上,還能發出呻吟。

由於“新加坡謝安妮”是在與陳惠珍鬧翻、離團後遇害,曾有同行以此破壞陳惠珍,借題發揮,在圈中散播對陳惠珍不利的傳言,把“唆使謀害”之嫌硬套在她的身上。

不過,警方調查結果證實,“艷星”與此命案無關,純是情殺。法庭判安妮被謀殺,警長殺人後畏罪自轟。

白薇文活活被燒死

陳惠珍的另一名愛將白薇文也是舞女出身,跟“艷星”認識13年,死前與陳惠珍租住在新加坡利峇峇里路一帶的公寓單位內,兩人情同手足。

她是在1968年9月9日凌晨3時,被陳惠珍發現活活羑死在公寓內。屍體被發現時,已燒到焦黑。

陳惠珍當年有協助警方調查,她告訴警方,白薇文有吃安眠藥的習慣,甚至一天可以吞下13顆安眠藥才能入睡。

調查結果顯示,死者是吃藥後,在床上抽煙,不堪藥性,昏睡過去,導致煙蒂掉到床褥上,引發火患,慘遭活活被燒死。

回到住家看到一具燒得炭黑的焦屍,是陳惠珍生前一直抹不去的恐怖記憶。

◤明日預告◢一代艷星陳惠珍的玫瑰歌舞團在五六十年代出名有“三多”:肉彈多、雜工多、廣告多,艷舞團場場爆滿,天天忙著數鈔票,連女作家都加入她的艷舞團……

↓↓相關新聞↓↓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的住家有安裝防火措施或滅火器嗎?
你的住家有安裝防火措施或滅火器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