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星回顾系列◢一弹穿头 爱将惨死警长枪下 | 中国报 China Press

◤艳星回顾系列◢一弹穿头 爱将惨死警长枪下

◤马新一代艳星回顾系列◢曾以“三点式”泳装在台上力斗大蟒蛇的马新一代脱衣舞后陈惠珍(Rose),是马新两地许多如今已是老男人心中的一个“秘密玫瑰园”。配合这位“一代艳星”逝世30周年,《中国报》全新地方网 柔佛人 与你一同回顾陈惠珍“穷一生带给男人欢乐,尽一世尝遍人生酸苦”的舞女生涯……



■狮城谢安妮与陈惠珍闹翻后到别的舞厅当舞女,不料与酒客外出回家后,清晨在家中遭印度警长枪杀。

◤系列九◢
艳星陈惠珍一手捧出两个同名同姓的脱衣舞孃谢安妮。事关玫瑰舞团鼎盛时期,陈惠珍手上有善于“俘虏”男人的5只“姻脂虎”:露丝玛丽、白雪、樱华、白玛丽和谢安妮,当中,以谢安妮最红,是玫瑰歌舞团中的台柱。

可是,不久后,吉隆坡又出现一个如假包换的谢安妮,样貌、举止和身体,与狮城谢安妮就像是一对孪生姐妹。更奇怪的是,两个谢安妮同样出在玫瑰歌舞团中。


有人说是大马的“谢安妮”模仿狮城谢安妮。事实上,两个“谢安妮”都是“艳星”陈惠珍一手打造出来的。陈惠珍这么做,为的是要“打”狮城谢安妮。

自己人打自己人?没错!

原来,“狮城谢安妮”本是天一景舞厅的舞女,是陈惠珍把她捧为艳星,在玫瑰团中跳脱衣舞。

陈惠珍曾说:谢安妮最吸引男人的地方就是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水汪汪的,斜眼送秋波更是令男看得如痴如醉,她很懂得讨男人欢心。”

见陈惠珍从她的身上捞到不少油水,“狮城谢安妮”一次随团到吉隆坡跑码头时,突然在后台闹别扭。

“她故意跟我起口角,闹着要加薪,否则就要离开玫瑰团,还用罢跳来威胁我。”

当时是艳舞的天下,陈惠珍指谢安妮想另起炉灶,所以借故要求加薪,找机会离开玫瑰团。

陈惠珍也非省油的灯,早料到谢安妮靠不住,会有窝里反的一天,所以,在吉隆坡找到了一个容貌酷似谢安妮的小舞女,也给她取了“谢安妮”的艺名,秘密练兵多时,身边无人知道她有此“秘密武器”。

狮城谢安妮是在1965年8月13日于新加坡一所排屋内,被女佣发现头部浴血惨死在香闺。

爱将死在警长枪下

“艳星”的爱将当中,有两人先后惨死,其中一人就是“新加坡谢安妮”,她死在一名警长的枪下,另一名叫白薇文的爱将,则活活被烧死在与陈惠珍同住的公寓内。

“新加坡谢安妮”是在1965年8月13日早上7时30分,被女佣发现倒毙在香闺,一弹穿头、头部浴血。她的警长男友也同样头部中弹,被发现时枪放在胸口上,还能发出呻吟。

由于“新加坡谢安妮”是在与陈惠珍闹翻、离团后遇害,曾有同行以此破坏陈惠珍,借题发挥,在圈中散播对陈惠珍不利的传言,把“唆使谋害”之嫌硬套在她的身上。

不过,警方调查结果证实,“艳星”与此命案无关,纯是情杀。法庭判安妮被谋杀,警长杀人后畏罪自轰。

白薇文活活被烧死

陈惠珍的另一名爱将白薇文也是舞女出身,跟“艳星”认识13年,死前与陈惠珍租住在新加坡利峇峇里路一带的公寓单位内,两人情同手足。

她是在1968年9月9日凌晨3时,被陈惠珍发现活活羑死在公寓内。尸体被发现时,已烧到焦黑。

陈惠珍当年有协助警方调查,她告诉警方,白薇文有吃安眠药的习惯,甚至一天可以吞下13颗安眠药才能入睡。

调查结果显示,死者是吃药后,在床上抽烟,不堪药性,昏睡过去,导致烟蒂掉到床褥上,引发火患,惨遭活活被烧死。

回到住家看到一具烧得炭黑的焦尸,是陈惠珍生前一直抹不去的恐怖记忆。

◤明日预告◢一代艳星陈惠珍的玫瑰歌舞团在五六十年代出名有“三多”:肉弹多、杂工多、广告多,艳舞团场场爆满,天天忙着数钞票,连女作家都加入她的艳舞团……

↓↓相关新闻↓↓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柔佛人民调】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
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