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之财与何女诽谤诉讼 向洋自爆曾受害 | 中国报 China Press

陈之财与何女诽谤诉讼 向洋自爆曾受害

向洋昨早现身叙述和何女合作的经历。

(新加坡讯)前艺人陈之财与女前助理何小姐(简称何女)风波新进展,陈之财昨早联同代表律师萧丁明(Samuel Seow)及数名受牵连的事主,包括新加坡歌手向洋,公开露面叙述自己与何小姐的合作经历。



向洋在回应受训前抽出10分钟到萧丁明律师楼与媒体记者会面,并坦承自己是受害者之一。

他透露,2014年曾受何小姐与生意伙伴Raymond制作公司Phios之邀,参与一场拼盘式演出“Youth SensationsGlobal Tour”,演出歌手还包括许多海外艺人。


“不过,就在演唱会前几天,何小姐就向我求救,问我是否能临时充当节目监制。不过,这不是我的强项,但门票已经售出,我也不希望演出胎死腹中,所以就答应了。我当时的唱酬是2000元(约6107令吉),何小姐加我500元(约1527令吉)监制费,再加其他费用共3000元(约9160令吉)。我只能说,后台部分充满火药味,海外歌手公司一直联络不上何小姐,大家互不妥对方。好不容易演出完成,我多次向何小姐追讨酬劳,但却不得要领。追了两年,她的合伙人Raymond才在去年初把酬劳付清。”

向洋说,间中不少朋友奉劝对方“远离此人”。

向洋说,间中不少朋友向他询问关于何小姐,他都奉劝对方“远离此人。因为我‘有幸’与她合作,是个非常恐怖的经历。”

他是在陈之财的面书中得知他与何小姐的风波,觉得这次有必要站出来,向媒体叙述自己的经历,希望公众引以为戒。

事件被报道后,陈之财心情深受影响。

受舆论影响陈之财不敢出门

根据媒体报道,何小姐在5月18日表示已入禀法院,告陈之财诽谤。但昨早记者会上,萧丁明律师则透露,其实何小姐在她入禀法院前9天,已经收到陈之财告她诽谤的律师信,因此她并没将全盘事实向媒体揭露。

陈之财说,他与何小姐结束合作关系后,就发现越来越多苦主投诉与何小姐的合作经历,让他决定不再沉默。他也感谢有一群人愿意挺身而出,分享他们的经历。

“事件被报道后,其实心情深受影响。尤其看网上不少人的留言回应,觉得我在欺负一个女生,就被这些舆论搞到很难受。像那天第一天送女儿上学,我就一直躲在车子里没下车,也不敢出门。”他说,不知道原来谎言的杀伤力那么大,也原以为社交媒体只是小孩子的游戏,但原来影响力深远。

他透露,共为这起事件报警3次,但觉得风波游走在法律灰色边缘地带,因此有必要齐聚受影响的人士,公开分享他们的经历。

“这事件影响到友情及商业伙伴的关系,当这个事件浮出水面,是为了尽公民责任,让大家知道新加坡也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希望大家引以为戒。”

昨早,陈之财的儿子陈一熙和艺人太太向云,也都出席记者会力挺老公。

↓↓相关新闻↓↓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柔佛人民调】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
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