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銀姬離開新傳媒 談續約受侮辱爆哭 | 中國報 China Press

金銀姬離開新傳媒 談續約受侮辱爆哭

酬勞大砍,讓金姐很受傷。(聯合早報圖)

金銀姬離開新傳媒,主要因為合約條件談不攏,跟他們談續約時,她自覺“受侮辱”哭出來。



新加坡訊新傳媒資深演員金銀姬(金姐)3個月前結束與新傳媒的賓主關係,主要因為合約條件談不攏。她今早受訪時透露,去年1月就和新傳媒談續約,但沒根據舊約條件,而是需要大幅砍掉大約三分之二的酬勞,讓她感到“受侮辱”不被尊重,于是決定離開。

金姐在電視台一晃眼待了28年,家境優渥的她,錢並非她想繼續拍戲的主要原因,想續約完全出自對演戲的熱忱與興趣。


“談續約的時候,真的好傷心啊!覺得不受尊重被侮辱。我當時幾乎是用求的,希望他們繼續用我舊約的酬勞,甚至不介意分12個月給我,但還是沒用….我當下立刻就哭出來。”

“你可以好好跟我谈,不必说,请你来演,不如我去请一小时50元的特约演员……”

據金姐受訪時透露,她的待遇甚至不如時薪50元(約153令吉)的特約演員,讓她感到很受傷。金姐也爆料,據她所知,接下來還會有演員受影響,續約薪酬將被“砍”,但卻不願透露更多。

金銀姬受訪時說,現在已經想開了。

從沒要求獎項

她繼續說:“這些年來,我從來沒要求獎項之類,任何演出都毫不計較也不質問,要我怎樣就怎樣,這么乖乖聽話的演員,去哪裡找?”

金姐流著大韓民族率直的血液,拍戲時,她經常就叫家中女傭煮東西帶到片場請大家吃。金姐有話直說,大方樂于分享的個性,也讓她在電視台累積好人緣。

她說:“雖然不受公司尊重,但我在戲裡合作的‘兒女’們都對我很好,他們都不斷安慰我,跟我說以后一定要常出來聚會,不然就會殺上我家來找我!哈哈哈!”

金姐現在以部頭約形式,接拍新劇《愛不遲疑》,在劇中客串演出。

她說:“哎~難過歸難過,但想想之后現在也就看開了。現在的心態是,有戲就拍咯,平時就在家享享清福也不錯。”

她育有一子(41歲)一女(39歲),兒子娶了韓國媳婦,有一個兩歲半的孫子,不當全職演員后,她坦承有更多時間含飴弄孫。

金銀姬在娛樂圈是出了名的好人緣。

 

1971年來新登台表演

金銀姬的爸爸是民國時期上海的外交官,媽媽則是中韓混血的大戶千金,國共戰爭爆發後不久,她父母便搬到韓國首爾,在那裡開餐館,夫妻倆還生了11個兒女。

金銀姬性格外向,17歲時就隨嫁到台灣的姐姐去到異鄉,又因為愛唱歌,曾在歌唱比賽得第二名,很快就找到經紀人當歌星,在歌廳巡回演唱。1971年,金銀姬第一次踏足新加坡,先後應珍珠歌劇院和海燕歌劇院之邀登台,與沈殿霞、陳今珮、張帝、羅文、李亞萍、陳芬蘭等紅星同台演唱。但是才過了半年,她就被當模特兒的李安東尼追到手,娶過門了。兩人相愛46年,情比金堅,羨煞旁人。

金銀姬怎麼評價當歌星的自己?“我長得不是很美麗,我是可愛型的。”她不煙不酒,在歌廳登台卻傻有傻福,沒有登徒子吃她豆腐。“我老公要追我時,我還跟自己說:‘我才不會被你們男人騙!’”

金銀姬做了好幾年富太,除了唱歌,生活悶極無聊,學畫自嘲連紅毛丹都畫不好,打牌更是不行,緊張起來念念有詞,把要糊的牌都念了出來,“牌友如果人凶,我還不敢糊他的牌!”

後來有人介紹她到當時的新廣(新傳媒前身)演戲,角色是個洗頭小妹。什麼都不懂也沒受過訓練的她,大喇喇就去了。說好中午的戲,她等到肚子餓都沒演到,終於有人來通知她:“你晚上再回來。”向來堅持守時美德的她,不知道小咖要在片場等候發落的文化,氣起來也打道回府了。“你們拍到餓了就去吃飯,我也是,哼!”

後來又是通過介紹,她演出《芝麻綠豆》裡朱厚任從外國回來的妹妹,說話洋腔洋調的很好玩,剛好就像是為她量身定做。她那一口怎麼改也改不了的韓國腔華語,讓來自香港的監制很喜歡,就這樣機會一個緊接一個,開展了她的電視生涯。

烏龍糗事在江湖傳開

金銀姬天生個性迷糊,常逗樂劇組,烏龍糗事更如軼事在江湖傳開。起初監制不信邪,讓她從時裝拍到古裝,金銀姬記得拍武打戲,演員要在煙霧裡打來打去,但她眼睛睜不開,只能亂打一場,最後監制干脆賜她一“死”了事;不然就是監制給她演性格凶惡之輩,但她凶半天凶不起來,最後只能角色遷就她。

30年戲劇生涯,她記得只入圍過一次,2013年憑《對對碰》入圍最佳女配角,最後敗給林梅嬌。她笑說:“我想得很開,有觀眾喜歡過就好了。”

她最難忘的三部作品是《潮州家族》《春到人間》和《喜臨門》。拍《潮》去到中國潮州,見識當地男尊女卑的情況;在《春》裡穿印度裝跳印度舞發揮歌舞才華;拍《喜》時和劇組關系融洽得不得了……點點滴滴都在心頭。

演過她子女的,許多感情好到戲外叫她媽媽。聯合早報今年農歷新年,就到她家裡拍到許多阿哥阿姐藝人如李國煌、賴怡玲、陳漢瑋、陳秀環、黃碧仁、鄭惠玉、潘玲玲、林慧玲、洪慧芳、鄭各評、向雲等延續20年到她家拜年的傳統。

問她有沒有跟演員鬧過不和,她想了想說:“剛入行時,有個女藝人,不知道是不是嫉妒我,老是說我搶她的鏡頭。我怎麼會搶人家的鏡頭呢?給她一講,我曾經難過得走到樓梯口哭了出來,被向雲看到,還安慰我……”

金銀姬、李心鈺、有懿等近月來先後約滿離開新傳媒,一些圈內人受訪時指出,這明顯是電視台清除舊人的動作,把一些高薪的資深演員換成低薪的新血,是本地演藝圈幾年一次的汰舊換新。一名圈內人說,演技公認更好的朱秀鳳、李茵珠更早被電視台放棄,說話有獨特口音而限制發揮的金銀姬能留到今天,已很幸運,只是在談合約的時候,不妨對資深演員有更多尊重。

金銀姬離開後,57歲的洪慧芳將“升級”成為新傳媒最資深的女藝人。她說:“其實我很多年前已經超齡演出阿嫲的角色了。”

早年曾和金銀姬演夫妻的陳澍城,近年因為新傳媒節制成本,一部劇裡通常只寫單親老家長,所以他跟金銀姬也已很久沒有同劇演出。看到又一個老搭檔離開,他慨嘆說:“局勢不同了,我們都要有心理准備,就從善如流吧。”
同事眼中的開心果

金銀姬鬧的笑話可以編輯出書,她也不吝於以此“娛賓”:“有一次我在家接電話,有人打來說要battery,我說這裡是家庭住宅,沒有賣電池,後來才知道是我的兒子偷取了洋名Patrick,他的朋友打來,被我聽成要找battery,哈哈哈!”

在同事多年的藝人眼中,金銀姬也是不折不扣的開心果。

陳澍城記得20年前,兩人合拍一部劇,在東海岸一家KTV裡,金銀姬拍完一場戲後,助導請她先去休息,等大伙兒拍完後再叫醒她一起回公司。陳澍城笑說,他是第二天在電視台遇到金銀姬,聽她哭述,才知道她那天躲到無人的角落睡覺,大概沒交代旁人,結果醒來已是半夜,劇組早已撤出,剩她一個人,她隔天看到同劇演員邊講邊哭,但聽的人無不爆笑。

“電視台全盛期,一天同一部劇有多組開戲,不同的巴士會把不同組的演員從電視台載去不同片場,金姐就上錯過巴士,去錯片場。不過除了這些意外,她拍戲都不遲到。”陳澍城說:“金姐雖然有很多糊塗事,但她念台詞可不糊塗,比一些年輕演員表現要好。”

洪慧芳曾目睹金銀姬開車撞壞新傳媒電視台大鐵門,後來保安一見她開車來,馬上大開兩邊鐵門。“金姐是有名的路痴,有時拍戲她不會去某個地方,就叫了部德士說:‘我付你車費,你在前面開,我在後面跟,你帶我去!’”

陳泰銘最難忘《喜臨門》的合作,“從上拍到下,她的‘媽打’(類似當年港劇鄧碧雲一家之主)形像深入民心,結果拍她離世的戲時,我們全部真的哭了出來,那是我們拍長劇培養出來的感情。她常叫女佣煮東西帶到片場請大家吃,我覺得她像是多啦A夢,身上有個百寶袋,總是能從裡面拿出東西請你吃。這點讓我覺得她很會照顧自己,也樂意與人分享。”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覺得我國無現金付費不廣泛使用,主要原因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