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银姬离开新传媒 谈续约受侮辱爆哭 | 中国报 China Press

金银姬离开新传媒 谈续约受侮辱爆哭

酬劳大砍,让金姐很受伤。(联合早报图)

金银姬离开新传媒,主要因为合约条件谈不拢,跟他们谈续约时,她自觉“受侮辱”哭出来。



新加坡讯新传媒资深演员金银姬(金姐)3个月前结束与新传媒的宾主关系,主要因为合约条件谈不拢。她今早受访时透露,去年1月就和新传媒谈续约,但没根据旧约条件,而是需要大幅砍掉大约三分之二的酬劳,让她感到“受侮辱”不被尊重,于是决定离开。

金姐在电视台一晃眼待了28年,家境优渥的她,钱并非她想继续拍戏的主要原因,想续约完全出自对演戏的热忱与兴趣。


“谈续约的时候,真的好伤心啊!觉得不受尊重被侮辱。我当时几乎是用求的,希望他们继续用我旧约的酬劳,甚至不介意分12个月给我,但还是没用….我当下立刻就哭出来。”

“你可以好好跟我谈,不必说,请你来演,不如我去请一小时50元的特约演员……”

据金姐受访时透露,她的待遇甚至不如时薪50元(约153令吉)的特约演员,让她感到很受伤。金姐也爆料,据她所知,接下来还会有演员受影响,续约薪酬将被“砍”,但却不愿透露更多。

金银姬受访时说,现在已经想开了。

从没要求奖项

她继续说:“这些年来,我从来没要求奖项之类,任何演出都毫不计较也不质问,要我怎样就怎样,这么乖乖听话的演员,去哪里找?”

金姐流着大韩民族率直的血液,拍戏时,她经常就叫家中女佣煮东西带到片场请大家吃。金姐有话直说,大方乐于分享的个性,也让她在电视台累积好人缘。

她说:“虽然不受公司尊重,但我在戏里合作的‘儿女’们都对我很好,他们都不断安慰我,跟我说以后一定要常出来聚会,不然就会杀上我家来找我!哈哈哈!”

金姐现在以部头约形式,接拍新剧《爱不迟疑》,在剧中客串演出。

她说:“哎~难过归难过,但想想之后现在也就看开了。现在的心态是,有戏就拍咯,平时就在家享享清福也不错。”

她育有一子(41岁)一女(39岁),儿子娶了韩国媳妇,有一个两岁半的孙子,不当全职演员后,她坦承有更多时间含饴弄孙。

金银姬在娱乐圈是出了名的好人缘。

 

1971年来新登台表演

金银姬的爸爸是民国时期上海的外交官,妈妈则是中韩混血的大户千金,国共战争爆发后不久,她父母便搬到韩国首尔,在那里开餐馆,夫妻俩还生了11个儿女。

金银姬性格外向,17岁时就随嫁到台湾的姐姐去到异乡,又因为爱唱歌,曾在歌唱比赛得第二名,很快就找到经纪人当歌星,在歌厅巡回演唱。1971年,金银姬第一次踏足新加坡,先后应珍珠歌剧院和海燕歌剧院之邀登台,与沈殿霞、陈今珮、张帝、罗文、李亚萍、陈芬兰等红星同台演唱。但是才过了半年,她就被当模特儿的李安东尼追到手,娶过门了。两人相爱46年,情比金坚,羡煞旁人。

金银姬怎么评价当歌星的自己?“我长得不是很美丽,我是可爱型的。”她不烟不酒,在歌厅登台却傻有傻福,没有登徒子吃她豆腐。“我老公要追我时,我还跟自己说:‘我才不会被你们男人骗!’”

金银姬做了好几年富太,除了唱歌,生活闷极无聊,学画自嘲连红毛丹都画不好,打牌更是不行,紧张起来念念有词,把要糊的牌都念了出来,“牌友如果人凶,我还不敢糊他的牌!”

后来有人介绍她到当时的新广(新传媒前身)演戏,角色是个洗头小妹。什么都不懂也没受过训练的她,大喇喇就去了。说好中午的戏,她等到肚子饿都没演到,终于有人来通知她:“你晚上再回来。”向来坚持守时美德的她,不知道小咖要在片场等候发落的文化,气起来也打道回府了。“你们拍到饿了就去吃饭,我也是,哼!”

后来又是通过介绍,她演出《芝麻绿豆》里朱厚任从外国回来的妹妹,说话洋腔洋调的很好玩,刚好就像是为她量身定做。她那一口怎么改也改不了的韩国腔华语,让来自香港的监制很喜欢,就这样机会一个紧接一个,开展了她的电视生涯。

乌龙糗事在江湖传开

金银姬天生个性迷糊,常逗乐剧组,乌龙糗事更如轶事在江湖传开。起初监制不信邪,让她从时装拍到古装,金银姬记得拍武打戏,演员要在烟雾里打来打去,但她眼睛睁不开,只能乱打一场,最后监制干脆赐她一“死”了事;不然就是监制给她演性格凶恶之辈,但她凶半天凶不起来,最后只能角色迁就她。

30年戏剧生涯,她记得只入围过一次,2013年凭《对对碰》入围最佳女配角,最后败给林梅娇。她笑说:“我想得很开,有观众喜欢过就好了。”

她最难忘的三部作品是《潮州家族》《春到人间》和《喜临门》。拍《潮》去到中国潮州,见识当地男尊女卑的情况;在《春》里穿印度装跳印度舞发挥歌舞才华;拍《喜》时和剧组关系融洽得不得了……点点滴滴都在心头。

演过她子女的,许多感情好到戏外叫她妈妈。联合早报今年农历新年,就到她家里拍到许多阿哥阿姐艺人如李国煌、赖怡玲、陈汉玮、陈秀环、黄碧仁、郑惠玉、潘玲玲、林慧玲、洪慧芳、郑各评、向云等延续20年到她家拜年的传统。

问她有没有跟演员闹过不和,她想了想说:“刚入行时,有个女艺人,不知道是不是嫉妒我,老是说我抢她的镜头。我怎么会抢人家的镜头呢?给她一讲,我曾经难过得走到楼梯口哭了出来,被向云看到,还安慰我……”

金银姬、李心钰、有懿等近月来先后约满离开新传媒,一些圈内人受访时指出,这明显是电视台清除旧人的动作,把一些高薪的资深演员换成低薪的新血,是本地演艺圈几年一次的汰旧换新。一名圈内人说,演技公认更好的朱秀凤、李茵珠更早被电视台放弃,说话有独特口音而限制发挥的金银姬能留到今天,已很幸运,只是在谈合约的时候,不妨对资深演员有更多尊重。

金银姬离开后,57岁的洪慧芳将“升级”成为新传媒最资深的女艺人。她说:“其实我很多年前已经超龄演出阿嫲的角色了。”

早年曾和金银姬演夫妻的陈澍城,近年因为新传媒节制成本,一部剧里通常只写单亲老家长,所以他跟金银姬也已很久没有同剧演出。看到又一个老搭档离开,他慨叹说:“局势不同了,我们都要有心理准备,就从善如流吧。”
同事眼中的开心果

金银姬闹的笑话可以编辑出书,她也不吝于以此“娱宾”:“有一次我在家接电话,有人打来说要battery,我说这里是家庭住宅,没有卖电池,后来才知道是我的儿子偷取了洋名Patrick,他的朋友打来,被我听成要找battery,哈哈哈!”

在同事多年的艺人眼中,金银姬也是不折不扣的开心果。

陈澍城记得20年前,两人合拍一部剧,在东海岸一家KTV里,金银姬拍完一场戏后,助导请她先去休息,等大伙儿拍完后再叫醒她一起回公司。陈澍城笑说,他是第二天在电视台遇到金银姬,听她哭述,才知道她那天躲到无人的角落睡觉,大概没交代旁人,结果醒来已是半夜,剧组早已撤出,剩她一个人,她隔天看到同剧演员边讲边哭,但听的人无不爆笑。

“电视台全盛期,一天同一部剧有多组开戏,不同的巴士会把不同组的演员从电视台载去不同片场,金姐就上错过巴士,去错片场。不过除了这些意外,她拍戏都不迟到。”陈澍城说:“金姐虽然有很多糊涂事,但她念台词可不糊涂,比一些年轻演员表现要好。”

洪慧芳曾目睹金银姬开车撞坏新传媒电视台大铁门,后来保安一见她开车来,马上大开两边铁门。“金姐是有名的路痴,有时拍戏她不会去某个地方,就叫了部德士说:‘我付你车费,你在前面开,我在后面跟,你带我去!’”

陈泰铭最难忘《喜临门》的合作,“从上拍到下,她的‘妈打’(类似当年港剧邓碧云一家之主)形像深入民心,结果拍她离世的戏时,我们全部真的哭了出来,那是我们拍长剧培养出来的感情。她常叫女佣煮东西带到片场请大家吃,我觉得她像是多啦A梦,身上有个百宝袋,总是能从里面拿出东西请你吃。这点让我觉得她很会照顾自己,也乐意与人分享。”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柔佛人民调】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
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