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銀姬續約「受辱」觀眾痛批 新傳媒甘草藝人感歎唏噓 | 中國報 China Press

金銀姬續約「受辱」觀眾痛批 新傳媒甘草藝人感歎唏噓

金銀姬兩年前在《長輩甜心》的造型。

新傳媒資深演員金銀姬(金姐)三個月前結束與新傳媒的賓主關係,她之前受訪時透露,舊東家大幅硬要砍掉她三分之二薪水,哭求後仍不得要領,讓她在談合約時當場哭出來。金姐也透露,對方提說請她不如請時薪50元特約演員,讓她深感「受侮辱」不被尊重,決定離開。



新聞出街後,引起坊間熱議,不少公眾在本報面簿留言,痛批新傳媒如此對待老演員,欠人情味也不厚道,並鼓勵金姐享清福,既然不受重視就不要再委曲求全。

記者訪問了目前在線的全職簽約資深藝人,談談他們的心情與看法。


陳澍城(左起)、洪慧芳、劉謙益和朱厚任。

●劉謙益(65歲)「特約演員無法取代專業演員」

劉謙益提出自己的主觀看法,覺得金姐既然健康沒問題,能演又愛演,薪水若也不是很高,那很不解為何公司要如此對待她。

「我只是有點疑惑和唏噓,不知道他們(新傳媒)在想什麼。我也明白,公司沒有承諾和義務和我們續約到我們死。

不過,如果藝人經紀方面確實講過『請她不如請時薪特約演員』,我就不很贊成。從專業演員角度來說,我不覺得找便宜的臨演或特約演員能取代專業演員的演出,『一分錢一分貨』。金姐這件事,讓我有『唇亡齒寒』的感覺,我們這些老藝人也都努力的,敬業樂業的在做,也一直盡量不斷開拓自己,學習新事物希望能保住飯碗,但這些努力,會被看到嗎?」

入行31年的劉謙益,明年中約滿,他坦言上回續約沒被砍薪,而這兩年來他則主要在參演5頻道英語劇「Tanglin」,因此近來較少亮相8頻道節目。

●朱厚任(62歲)「藝人就是電視台品牌」

朱厚任透露,自己剛續約,因此合約還有1年半才滿,上回續約時薪金照舊。

問他是否會擔心下次續約也會遇到類似金姐的待遇?他笑說:「放馬過來!哈哈哈。我不會擔心,也擔心不來。不過,我會去查查,全世界哪家公司砍演員薪水三分之二,還要繼續用她?演員是電視台的資產和品牌,如果藝人不受尊重,觀眾也會不看,這是環環相扣的。觀眾幹嘛還要看到一個不受尊重的演員在演戲,那根本是一個笑話。演員是整個電視台的形象和門面,金姐是全新加坡人都認識的。」

朱厚任1985年入行,2000曾離開過3年再回巢,演戲經驗超過32年。

●陳澍城(68歲)「合約年底滿,球不在我這裡」

陳澍城與新傳媒的合約年底滿,他說:「球不在我這裡。天要下雨,能有什麼辦法?」

他說,自己向來秉持專業心態:「有沒有達到公司認為的使用率、商業價值和個人體質好不好?如果其中一樣未達到,我會欣然引退。」

他說,藝人的經驗是慢慢累積的,尊重公司的制度。

「我瞭解公司有公司的難處,如何讓資深藝人退得心安理得。我覺得,在金姐(金銀姬)這件事情的處理上,是有些需要改善的。畢竟工作這麼多年,好來好散,沒有功勞也有苦勞。」

他認為,資深藝人起著帶動年輕藝人的作用,好比鳥蒲的支架。

「好演員走了,對演員來說失去了平台;對公司也是流失人才。」,稱看到一些國家尊重資深藝人,也很羨慕。

今年10月滿69歲,他說:「我瞭解沒有鐵飯碗這回事。如果發生在我身上,我會去面對和接受,不是絕路,我們已經到了含飴弄孫的年齡。」

●洪慧芳(57歲)

金姐離開後,洪慧芳就是新傳媒最資深的女藝人,明年也將約滿。問她是否擔心自己會面對金姐一樣的命運?她說,談合約時也會看公司的誠意:「就要看當時的情況。如果薪水被砍,但對方態度好夠誠意,還是可以談的。不過若覺得受侮辱,那就另當別論。不過,做生不如做熟,還可以演可以做,不可能待在家什麼都不做啊。」

談到金姐的遭遇,洪慧芳覺得,對方主要還是捨不得這份工作,不是薪水的問題。

●新傳媒至截稿前未回應

針對金姐談合約自覺受辱一事,記者向新傳媒星藝經紀主管詢問,接下來是否會有跟多資深藝人受影響?至截稿為止未獲回應。

洪慧芳透露,之前切除口腔上顎腫瘤,5月26日拆線並拿化驗報告,發現是良性,讓她終於放下心中大石。她也希望通過本報向大家報平安,並感謝這段期間同事與粉絲的關注與關心。

↓↓相關新聞↓↓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希望柔州政府優先關注的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