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银姬续约「受辱」观众痛批 新传媒甘草艺人感叹唏嘘 | 中国报 China Press

金银姬续约「受辱」观众痛批 新传媒甘草艺人感叹唏嘘

金银姬两年前在《长辈甜心》的造型。

新传媒资深演员金银姬(金姐)三个月前结束与新传媒的宾主关系,她之前受访时透露,旧东家大幅硬要砍掉她三分之二薪水,哭求后仍不得要领,让她在谈合约时当场哭出来。金姐也透露,对方提说请她不如请时薪50元特约演员,让她深感「受侮辱」不被尊重,决定离开。



新闻出街后,引起坊间热议,不少公众在本报面簿留言,痛批新传媒如此对待老演员,欠人情味也不厚道,并鼓励金姐享清福,既然不受重视就不要再委曲求全。

记者访问了目前在线的全职签约资深艺人,谈谈他们的心情与看法。


陈澍城(左起)、洪慧芳、刘谦益和朱厚任。

●刘谦益(65岁)「特约演员无法取代专业演员」

刘谦益提出自己的主观看法,觉得金姐既然健康没问题,能演又爱演,薪水若也不是很高,那很不解为何公司要如此对待她。

「我只是有点疑惑和唏嘘,不知道他们(新传媒)在想什么。我也明白,公司没有承诺和义务和我们续约到我们死。

不过,如果艺人经纪方面确实讲过『请她不如请时薪特约演员』,我就不很赞成。从专业演员角度来说,我不觉得找便宜的临演或特约演员能取代专业演员的演出,『一分钱一分货』。金姐这件事,让我有『唇亡齿寒』的感觉,我们这些老艺人也都努力的,敬业乐业的在做,也一直尽量不断开拓自己,学习新事物希望能保住饭碗,但这些努力,会被看到吗?」

入行31年的刘谦益,明年中约满,他坦言上回续约没被砍薪,而这两年来他则主要在参演5频道英语剧「Tanglin」,因此近来较少亮相8频道节目。

●朱厚任(62岁)「艺人就是电视台品牌」

朱厚任透露,自己刚续约,因此合约还有1年半才满,上回续约时薪金照旧。

问他是否会担心下次续约也会遇到类似金姐的待遇?他笑说:「放马过来!哈哈哈。我不会担心,也担心不来。不过,我会去查查,全世界哪家公司砍演员薪水三分之二,还要继续用她?演员是电视台的资产和品牌,如果艺人不受尊重,观众也会不看,这是环环相扣的。观众干嘛还要看到一个不受尊重的演员在演戏,那根本是一个笑话。演员是整个电视台的形象和门面,金姐是全新加坡人都认识的。」

朱厚任1985年入行,2000曾离开过3年再回巢,演戏经验超过32年。

●陈澍城(68岁)「合约年底满,球不在我这里」

陈澍城与新传媒的合约年底满,他说:「球不在我这里。天要下雨,能有什么办法?」

他说,自己向来秉持专业心态:「有没有达到公司认为的使用率、商业价值和个人体质好不好?如果其中一样未达到,我会欣然引退。」

他说,艺人的经验是慢慢累积的,尊重公司的制度。

「我了解公司有公司的难处,如何让资深艺人退得心安理得。我觉得,在金姐(金银姬)这件事情的处理上,是有些需要改善的。毕竟工作这么多年,好来好散,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他认为,资深艺人起著带动年轻艺人的作用,好比鸟蒲的支架。

「好演员走了,对演员来说失去了平台;对公司也是流失人才。」,称看到一些国家尊重资深艺人,也很羡慕。

今年10月满69岁,他说:「我了解没有铁饭碗这回事。如果发生在我身上,我会去面对和接受,不是绝路,我们已经到了含饴弄孙的年龄。」

●洪慧芳(57岁)

金姐离开后,洪慧芳就是新传媒最资深的女艺人,明年也将约满。问她是否担心自己会面对金姐一样的命运?她说,谈合约时也会看公司的诚意:「就要看当时的情况。如果薪水被砍,但对方态度好够诚意,还是可以谈的。不过若觉得受侮辱,那就另当别论。不过,做生不如做熟,还可以演可以做,不可能待在家什么都不做啊。」

谈到金姐的遭遇,洪慧芳觉得,对方主要还是舍不得这份工作,不是薪水的问题。

●新传媒至截稿前未回应

针对金姐谈合约自觉受辱一事,记者向新传媒星艺经纪主管询问,接下来是否会有跟多资深艺人受影响?至截稿为止未获回应。

洪慧芳透露,之前切除口腔上颚肿瘤,5月26日拆线并拿化验报告,发现是良性,让她终于放下心中大石。她也希望通过本报向大家报平安,并感谢这段期间同事与粉丝的关注与关心。

↓↓相关新闻↓↓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柔佛人民调】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
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