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艷星回顧系列◢偷吃被虐打 艷星:有錢才有安全感 | 中國報 China Press

◤艷星回顧系列◢偷吃被虐打 艷星:有錢才有安全感

舞女出身的陳惠珍,黑白兩道都吃得很開。
走紅後,有歌舞廳來挖角,陳惠珍開出給錢讓她買車的條件。

◤馬新一代艷星回顧系列◢曾以“三點式”泳裝在台上力鬥大蟒蛇的馬新一代脫衣舞后陳惠珍(Rose),是馬新兩地許多如今已是老男人心中的一個“秘密玫瑰園”。陳惠珍於1987年,在大馬死於乳癌,享年62歲,配合這位“一代艷星”逝世30週年,《中國報》全新地方網 柔佛人 與你一同回顧陳惠珍“窮一生帶給男人歡樂,盡一世嚐遍人生酸苦”的舞女生涯……



◤系列十四◢
陳惠珍最戲劇性的一場官非,莫過於1980年5月13日因拖欠水電公司約1萬令吉,被吉隆坡法庭判入窮籍。

當時,水電公司向法庭表示,當事人答應在1979年11月24日繳付欠款,但半年來一直沒現身,由於她沒上庭聆訊,被法庭判入窮籍。


不料,事發後3天,即5月16日,水電公司的老闆卻要求取消陳惠珍的窮籍,並表示陳惠珍已將拖欠的款項還清。陳惠珍當天有出庭,法官當場宣布陳惠珍已脫離窮籍。

如此戲劇性的發展,在當時引起很多人的關注。間中,不時有人傳出艷星與黑白兩道的關係不錯,陳惠珍說,她向來堅持,無論跟什麼背景的人,都要保持友好的關係,以便在需要時,有人可以幫助她“脫困”。

“我親眼見到一個姐妹被客人載出去,宵夜後遭一班年輕酒客輪姦,她報了警,事情還是不了了之。”

50年代的這個恐怖記憶讓她決定離開舞國,不再當舞女,並千方百計加入艷舞團,一脫就脫了25年。

17歲當舞女,21歲跳脫衣舞,陳惠珍使盡法寶讓多少男人為他著迷,為的只有一個目的,就是“不要當弱者”。

在舞國走紅,不時有大客找陳惠珍坐台,她記得,其中一人叫她坐台一個鐘頭,“買鐘”錢本來是大約30令吉,對方卻眼睛眨也不眨一下,一出手就是2000大元。

“我當然拿下這筆賞金啦!我本來就是舞女,沒必要在乎別人怎麼看我,最重要是紅,說話自然可以大聲。”

舞女生涯讓她知道一個舞女再怎麼紅,終究要看男人的臉色過日子。

“舞女的辛酸,不是局內人是不會瞭解的。你除了要美,還要逆來順受,要面面俱到,討好每個男人。頭腦要靈活,要有好脾氣,處理不好就會得罪客人。”

轉投入歌舞團後,她時時提醒自己,必需很快紅起來,每到之處都有大批男觀眾來捧場。“後來新世界來挖角,我開價要老闆先‘借’我1萬令吉買一輛車。老闆也答應,就是因為我所到之處都會大爆滿,做女人就要做到像我這樣。”

1951年,她索性成立了玫瑰歌舞團。

偷吃巧克力被虐打獲啟示

艷星承認,唯有金錢能給她安全感。

7歲的時候, 她被母親“賣”給舅母,去到新加坡又被“賣”作舞女,令她一再看到錢的魔力。

“9歲那年,一位我叫契爺的客人來看阿姨,同時送了一盒巧克力糖給我。當晚,阿姨去舞廳上班,陪我的媽姐也打扮得很漂亮,跟阿姨出去,留我一個人在家。“

當時是聖誕前夕,她獨自在家,起初不敢打開巧克力盒子,後來想想,不如吃一顆,反正阿姨不會罵。

“我吃了一粒,後來再吃一粒,不知不覺整盒吃光了。阿姨見巧克力被吃光時,與媽姐聯手,一人捉住我的腳,一人捉住我的手,把我綁起來,推我進浴缸,任我如何哀求也沒人救我,就連同屋的其他舞女也不敢出聲。從此,我就知道,不要看人臉色,就要有錢來滿足自己的需要。”

受邀慈善表演 脫裙義賣1600

艷星說,每當有大型的慈善活動,總有人上門邀她參與,因為這些人知道,只要她在台上“開口”,自有豪客積極響應。新加坡舞女協會也會把她列入表演名單,沒有人排擠她。

“有一年為南洋大學建校籌募基金,我在台上跳草裙舞,那條裙子後來脫下來義賣,給一位客人以1600多令吉標走。”

她視此事為前半生最值得驕傲的事。之後,她多次參與慈善工作,包括為吉隆坡的醫院、老人院、盲人協會和肺結核(TB)病人籌醫藥基金。

不過,也有婦女團體以她的脫衣表演傷風敗俗、敗壞女人名聲、毀女人名譽為由,多次到她表演的場所外示威、抗議。

◤明日預告◢馬新兩地嚴打黃色文化,陳惠珍無法在新加坡大碼頭表演脫衣舞,她唯有到吉隆坡開美髮和按摩院,暫避風頭;避走吉隆坡那段時間,一些私會黨徒以為她已經落難,便上門勒索她,結果被她告上法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希望柔州政府優先關注的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