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城“潮”乐:远渡获秘笈学精湛技巧 男子创音乐社 教潮乐 | 中国报 China Press

王城“潮”乐:远渡获秘笈学精湛技巧 男子创音乐社 教潮乐

【零秘密】下篇:王城“潮”乐



廖梽先开设潮韵音乐社,冀为学生们建立归属感,当他们离乡背井时,还记得家乡,记得潮乐。
廖梽先(右)也前往中国潮州,拜会当地潮乐老师,精进技巧。(受访者提供)
破破烂烂的潮乐乐谱,却是廖梽先的潮乐“秘笈”。

报导/摄影:陈凯达

(麻坡3日讯)潮乐“秘笈”没人看得懂,遭弃置一角,蒙尘泛黄,沦为没人要的破乐谱!


庆幸这本“秘笈”获麻坡潮韵音乐社创办人廖梽先远渡重洋发现,并视如珍宝,并成了其教学宝典。

麻坡潮韵音乐社创办人廖梽先(46岁)曾到砂州古晋的一所美容学院谋生,因远渡东马,人生地不熟,又不能回乡,所以闲暇时拉起椰胡,以慰乡情。

一名略知潮乐的女学生无意中看见,兴奋地引荐他认识古晋当地的潮乐班。

潮乐班众人对年纪轻轻,却拥有精湛演绎技巧的廖梽先赞叹不已,他们就结为乐友。
某天,廖梽先看见,在该会所的一角有本破烂却实用的潮乐乐谱,他如获至宝,并向该潮乐班询问可否带走。

潮乐班班主痛快地将乐谱送他,并直言,该潮乐班没人能读懂该乐谱。

廖梽先感叹,大马潮乐没落至此,一本潮乐“秘笈”却无人读懂,就此蒙尘。

但也因获得乐谱,廖梽先得以精进演奏技术,现在他所弹奏、传授给学生的乐谱,几乎都是出自这部旧歌谱。

廖梽先自小钟情潮乐,但学习之路却没有很顺得人心。

他曾长时间从事与音乐无关的工作,包括工厂厂主、果贩,足迹遍布麻坡、新山和雪隆区。

每当廖梽先在外思乡时,就会奏起潮乐,以慰乡情。

最后,他决定回归故里,在多所学校担任潮乐老师,并在数年后,开办潮韵音乐社。

偷溜进善堂学潮乐

廖梽先记得年幼时,逢节日,麻坡修德善堂常有戏班演绎潮剧,在耳濡目染下,便对铿锵作响的潮乐产生兴趣。

当时,他曾向善堂的老乐师请教,反被责骂,坚持不肯传授自己的看家本领给他。

“我每天下午都趁善堂没人时,偷溜进存放乐器的储藏室乱弹,好几次被发现,然后被赶出善堂,可隔天依旧厚著脸皮前往善堂,久而久之就找到潮乐的规律。”

廖梽先靠着自己不懈的意志,终究还是把潮乐的技艺给学会。

材料有限自制乐器自娱

说起潮州音乐,不禁会想到广东俗语“潮州音乐,自己顾自己”!

廖梽先解释,古时,通往潮州的路地势险要,所以被孤立的潮州地区民风淳朴。

闲暇时,无聊的潮州先民就利用有限的材料,制成乐器自娱自乐,颇有几分自己顾自己的感觉。

廖梽先说,潮州音乐起源于唐代的宫廷音乐,已有上千年历史。

据史料记载,唐宪宗时,时任刑部侍郎韩愈贬为潮州刺史。

当时,潮州属蛮夷之地,韩愈将中原文化传至潮州,教化潮州民众。

在明朝中期,中原戏剧传播至潮州,与在地文化结合,呈现出一个有别于其他地方的戏曲文化系统,潮曲、潮乐和潮剧就此成型。

清末民初,中国陷入战乱,潮州先民纷纷被卖猪仔到南洋,潮乐就此传播南洋。

潮乐在南洋盛行一时,后流行音乐传播,潮乐逐渐走向没落。

收爱好者传承乡音

为传承乡音,2009年开办潮韵音乐社,广收潮乐爱好者。

廖梽先说,潮韵音乐社的理念是,为学生建立一份归属感,冀在外地打拼的学生,空闲时能想起家乡、潮乐和音乐社,然后回乡看看。

“我也曾是游子,明白游子的感受,所以希望潮韵能为学生建立一份归属感,让他们在异地,仍对家乡有牵挂。”

目前,潮韵音乐社分文不收地教课,营运费全靠廖梽先每星期前往新加坡教课所得,拨出一部份。

亲友都曾奉劝廖梽先结束潮韵音乐社,可是他拒绝,因他希望留下一个传承乡情的地方。

“结束潮韵,当然会很轻松,可是,潮乐在麻坡消失,这是我不愿见到的。”

廖梽先(左)会与学生一同演奏,从中纠正他们的错误。
翁涌赋(左起)、翁艺嫣和邱智昕都非潮州人,却因对潮乐有兴趣而学习。

到中国拜师学艺

自觉功夫不够好,闯中国拜师学艺!

廖梽先一身技艺全凭自修,深知基本功不过关的他,自90年代起,为拜访名师,每年至少前往中国一次,每次至少待2星期。

“当时,老师们对我一个海外华侨,愿意回潮州去学习传统琴艺,感到欣喜,所以倾囊相授。”

廖梽先说,潮乐与华乐所用乐器几乎一致,弹奏技法、旋律等则大不相同。

尤其潮乐独有的领奏乐器二弦,音调尖锐,俗语中的“自己顾自己”,正是指二弦所发出的尖声。

此外,因潮州地区近海,潮州人就以木材、椰壳、贝壳等海边随处可见的材料,制成简易的乐器,虽不如宫廷乐器,却也自得其乐。

潮州特有乐器,椰胡,正是最典型的例子,以木材制琴杆、弦轴、椰壳作音箱、贝壳作弦马,制成乐器。

填鸭式教育文化破坏者

应试教育(又称填鸭式教育),是文化的最大破坏者。

廖梽先曾在八打灵再也SS2培才学校教导潮州大锣鼓,开设潮韵也广收学生会员。

他坦言,10余年的教学生涯,见过不少有天赋的学生,因父母强迫学业为重而放弃音乐,最后泯然众人。

曾经,潮韵音乐社有30至50名学员,现在仅剩10余人,甚至他们也并非每次练习都出席。

“家长只重视学术成绩,即便孩子对音乐有热诚,只要成绩未跟上,就会强迫孩子放弃音乐。”

廖梽先无奈说,现在的大环境,中国传统文化的发展与经营举步艰辛。

若学生表现不达标,廖梽先(右)也会演奏一遍,指导学生。

学生非全部潮州人

潮韵音乐社10余名学生并非只有潮州人,也有其他籍贯的学生前来学习。

廖梽先笑言,以前老乐师爱藏私,不随意教人,差点导致潮曲在麻坡消失。

因曾受此苦,所以他一直以来都奉行有教无类,不会拒绝教导学生。

邱智昕(17岁,电工)与其表弟妹,即翁涌赋(16,学生)和翁艺嫣(15,学生),自小就追随廖梽先学习潮乐。

邱智昕是福建人,翁氏兄妹则是雷州人,可是出于兴趣,年约10岁就学习潮乐。

虽然不是潮州人,可是他们依旧乐意学习,惟直言不会以此谋生。,在他们看来,廖梽先是一名很严格的老师,当不满意他们的演奏时,就会要求他们不断重来,直至他满意为止。

他们也同意,就是这种对音乐的坚持,才让潮乐在麻坡继续流传。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柔佛人民调】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
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