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友借器材 網上自修 進森林 拍“天然菌類” | 中國報 China Press

向友借器材 網上自修 進森林 拍“天然菌類”

馮麗莉三不五時都會進入森林,尋找天然菌類蹤跡拍攝。

人因夢想而偉大!不過,夢想總是離現實有一段距離,讓身為市場執行員的馮麗莉,只能趁著空閒時間,才能獨自走入森林拍“天然菌類”。



早在求學時期,馮麗莉便開始迷上攝影,不過當時基于經濟能力有限,根本買不起一台動輒上千令吉的相機,所以當時只能向朋友借器材,四處去拍攝。

直到21歲那年,才憑著自己打工所賺的錢,買了人生第一台菲林相機,作為自己的生日禮物。


馮麗莉(47歲)接受《中國報》訪問時說,在菲林的時代,每當拍攝完后就必須拿到照相館把相片沖洗出來,也漸漸讓她與照相館老闆熟絡起來,並獲老闆指點一些拍攝的技巧。

在初學時期,馮麗莉的作品都非常的雜,什麼都拍攝,包括人文寫實。

與愛好者分享心得

她說,一些攝影技巧則是自己從書本,或是互聯網上自修;一些技巧則是從她與攝影愛好者互相分享心得中所學。

她坦言,雖然自己很喜歡拍攝,但喜愛歸喜愛,最終還是必須向現實低頭,因此在要兼顧生活開銷的情況下,就只能趁著空閒的時間,才有機會四處拍攝。

此外,馮麗莉說,曾萌起收集大馬全部“天然菌類”品種的念頭,但礙于品種實在太多,有些菌類則無法取得詳細的資料,最終就只好把範圍縮小,收集大馬較特別的“天然菌類”品種。

她說,目前收集工作不停在進行中,希望在踏入知天命之年,能夠為自己出版一本“天然菌類”攝影集。

“其實我也想藉助拍攝天然菌類的機會來提倡環保,走教育的路線。”

她解釋,天然菌類是森林的清道夫,在分解有機物質后,再供給其它生物吸取生長。

在菲林的時代,馮麗莉也獲照相館老闆指點一些拍照的技術。

因感情問題 重然拍攝熱情

馮麗莉說,自畢業踏入社會工作后,其實一直都為生活而忙碌,有好長的一段時間都沒有再拍攝,直到9年前,即2008年開始,因感情問題才做出重大的改變。

她說,當時再次燃起喜愛拍攝的那股熱火,一方面是為自己找寄託,另一方面則是為自己找人生出口。

此外,她說,在初學時期,作品都非常的雜,因為什麼都拍攝,包括人文寫實,直到后期,在獲得友人指點下,近1年前才開始專注在拍攝“天然菌類”。

喜歡拍攝“天然菌類”的馮麗莉指出,無論是上下班,照相機都是離不開身邊,無論去到那裡都隨身攜帶,有時候開車途中看到路旁有“天然菌類”出現,就會立馬把車子停在一旁,下車拍攝。

她說,現今一有空閒的時間,三不五時都會進入森林尋找“天然菌類”拍攝。

從事市場執行員的馮麗莉,每當有空閒時間,就會獨自走入森林拍“天然菌類”。

投入拍攝 忽略 毒蛇野獸

馮麗莉說,自己有個不好的習慣,就是在拍攝“天然菌類”期間會非常的投入,進而忽略周遭的事務。

她說,雖然這將對她在進入森林內尋找“天然菌類”蹤跡拍攝,或是獨自在進行拍攝作品時會非常危險,尤其是大自然存有各種毒蛇野獸,讓人防不勝防,但她也顧慮不了這麼多。

她解釋,畢竟要找到志同道合的攝影同伴不容易,加上要在時間上雙方都能互相配合更是難上加難。

她說,自己曾在進入森林拍攝天然菌類時,遇過蛇出沒的經歷,當時與蛇的距離只有約2到3尺,不過慶幸只是擦身而過,沒有遭蛇“親吻”一口,否則后果不堪設想。

“還有一次在森林內拍攝時,曾被野猴企圖搶背包的經歷,所幸當時是使用背包,且已有所防備,若是使用側背包,相信已成為野猴的囊中物。”

馮麗莉曾萌起收集大馬全部的“天然菌類”品種的念頭。

↓↓相關新聞↓↓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覺得我國無現金付費不廣泛使用,主要原因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