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會僅放置錐筒拉封鎖線 橋樑坍塌逾月仍未修 | 中國報 China Press

市會僅放置錐筒拉封鎖線 橋樑坍塌逾月仍未修

黃祥鑾(左2)、楊敦祥(右3)與烏魯槽新村村民指著坍塌的橋樑,要求市議會加速處理。
烏魯槽新村內橋樑坍塌后,切斷主要道路,而且坍塌情況似乎越來越嚴重。
市議會在坍塌橋樑周圍放置塑料錐筒及拉起封鎖線,但無后續處理行動。

(振林山8日訊)烏魯槽新村銜接商店街和住宅區的橋樑坍塌已一個多月,當局未展開修復工程,許多村民被迫繞道而行。



今年4月22日一場大雨沖刷后,烏魯槽新村內該橋樑轟然倒下,並切斷村內的主要道路。

事件發生后,當局只是派人在路段放置塑料錐筒及拉上紅色封鎖線,至今沒有任何后續行動,而坍塌的路段不堪河水衝擊,已有惡化跡象。



民主行動黨振林山區國會議員林吉祥特別助理黃祥鑾與北干那那區州議員楊敦祥,今早在烏魯槽新村村民陪同下,再度前往橋樑坍塌處視察。

黃祥鑾指出,她已經致函古來市議會反映,該市議會回覆仍在等待州政府發放撥款,才能展開工程。

她也聯絡州政府負責預算的部門,而該部門回覆要處理的申請撥款個案太多,至今仍沒有給予她進展消息,幾時會發出緊急撥款。

應先做清理工作

楊敦祥說,地方政府在處理此問題上的效率太慢,且不負責任。
“橋樑坍塌至今超過一個月,當局沒有安排任何人前來清理坍塌橋身,任由其阻擋溝水,可能將導致大雨來時發生水患。”

“在等待撥款前,市議會是否要先做清理工作,至少防護河堤的工作需要先進行,因為坍塌處似乎不堪河水侵蝕,似乎越來越嚴重。”

此外,有村民指出,有關橋樑是通往由柔佛水務控股私人有限公司管理的笨珍水壩,該水壩早前由新加坡公用事業局(PUB)管理,並于數年前移交給會柔州政府,橋樑也是很久以前建造。

居民感嘆,如果水壩仍是新加坡公用事業局管理,橋樑相信早已修復。

促盡快處理

★林光(70歲,退休人士)

發生坍塌橋樑處的河水都是埔萊山上流下,每次下雨,水流湍急。

坍塌的橋樑放著不管,阻礙河水流動,希望有關當局盡快處理。

撥款未發放

★馮朝東(62歲,咖啡店業者)

前幾天,似乎有幾名當局委任的承包商工人,前來視察坍塌的橋樑。

據他們聽說,當局的撥款還未發放,因此還不能展開工程。

由于還有另一條路能通過坍塌橋樑的后方,相信當局覺得影響不大,處理速度才如此緩慢。

回家繞遠路

★沙裴益(75歲,退休人士)

早年新加坡公用事業局還管理笨珍水壩時,我在哪任職員工多年,我相信,如果現在仍屬于新加坡公用事業局在管理,有關橋樑早已獲修復。

如今,有關橋樑可通往我住的烏魯槽馬來甘榜,當地約有30戶居民。
我們都需要繞遠路,經過另一條路,才能返回家。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贊成使用電子泊車售票機,取代泊車固制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