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会仅放置锥筒拉封锁线 桥梁坍塌逾月仍未修 | 中国报 China Press

市会仅放置锥筒拉封锁线 桥梁坍塌逾月仍未修

黄祥銮(左2)、杨敦祥(右3)与乌鲁槽新村村民指著坍塌的桥梁,要求市议会加速处理。
乌鲁槽新村内桥梁坍塌后,切断主要道路,而且坍塌情况似乎越来越严重。
市议会在坍塌桥梁周围放置塑料锥筒及拉起封锁线,但无后续处理行动。

(振林山8日讯)乌鲁槽新村衔接商店街和住宅区的桥梁坍塌已一个多月,当局未展开修复工程,许多村民被迫绕道而行。



今年4月22日一场大雨冲刷后,乌鲁槽新村内该桥梁轰然倒下,并切断村内的主要道路。

事件发生后,当局只是派人在路段放置塑料锥筒及拉上红色封锁线,至今没有任何后续行动,而坍塌的路段不堪河水冲击,已有恶化迹象。


民主行动党振林山区国会议员林吉祥特别助理黄祥銮与北干那那区州议员杨敦祥,今早在乌鲁槽新村村民陪同下,再度前往桥梁坍塌处视察。

黄祥銮指出,她已经致函古来市议会反映,该市议会回复仍在等待州政府发放拨款,才能展开工程。

她也联络州政府负责预算的部门,而该部门回复要处理的申请拨款个案太多,至今仍没有给予她进展消息,几时会发出紧急拨款。

应先做清理工作

杨敦祥说,地方政府在处理此问题上的效率太慢,且不负责任。
“桥梁坍塌至今超过一个月,当局没有安排任何人前来清理坍塌桥身,任由其阻挡沟水,可能将导致大雨来时发生水患。”

“在等待拨款前,市议会是否要先做清理工作,至少防护河堤的工作需要先进行,因为坍塌处似乎不堪河水侵蚀,似乎越来越严重。”

此外,有村民指出,有关桥梁是通往由柔佛水务控股私人有限公司管理的笨珍水坝,该水坝早前由新加坡公用事业局(PUB)管理,并于数年前移交给会柔州政府,桥梁也是很久以前建造。

居民感叹,如果水坝仍是新加坡公用事业局管理,桥梁相信早已修复。

促尽快处理

★林光(70岁,退休人士)

发生坍塌桥梁处的河水都是埔莱山上流下,每次下雨,水流湍急。

坍塌的桥梁放著不管,阻碍河水流动,希望有关当局尽快处理。

拨款未发放

★冯朝东(62岁,咖啡店业者)

前几天,似乎有几名当局委任的承包商工人,前来视察坍塌的桥梁。

据他们听说,当局的拨款还未发放,因此还不能展开工程。

由于还有另一条路能通过坍塌桥梁的后方,相信当局觉得影响不大,处理速度才如此缓慢。

回家绕远路

★沙裴益(75岁,退休人士)

早年新加坡公用事业局还管理笨珍水坝时,我在哪任职员工多年,我相信,如果现在仍属于新加坡公用事业局在管理,有关桥梁早已获修复。

如今,有关桥梁可通往我住的乌鲁槽马来甘榜,当地约有30户居民。
我们都需要绕远路,经过另一条路,才能返回家。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柔佛人民调】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
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