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棕厂排出酸臭味 环境局指示停止运作 | 中国报 China Press

油棕厂排出酸臭味 环境局指示停止运作

诺和(前排左7)、林培兴(前排右4)等政党与社团代表拉横幅抗议油棕厂排出异味,污染空气。

(昔加末9日讯)利民达与居本峇鲁近郊油棕厂排出刺鼻的酸臭味,困扰当地居民,柔州环境局如今已指示该厂停止运作。



该油棕厂今年始传出异味,影响远至居本峇鲁、巴也加卡斯甚至到利民达市镇,当地逾5000名居民每日都能闻这股酸臭味。

卫生部长兼国大党昔加末区国会议员拿督斯里苏巴马念的特别助理诺和今午与马华地方领袖、村长、学校、青年组织等代表拉横幅抗议该厂发出臭味污染。


诺和在记者会上说,卫生部如今透过柔州环境局发出指示,停止该油棕厂操作,解决工厂散发异味问题。

“该工厂自2014年开始建设,并在约9个月前投入操作,最初并无发出异味,但之后发出的异味与其他油棕厂不同,尤其早上、下午或下雨后味道更严重。”

利民达与居本峇鲁近郊油棕厂排出的烟雾含有异味,已被柔州环境局指示暂停操作。(档案图)

无执照违例操作

他指出,除了居民闻到异味,该厂附近居本峇鲁的鱼类养殖场的水质酸碱性也疑受影响。

他披露,该油棕厂是无执照违例操作,而他们自2年前就积极处理有关问题,也曾到东甲县议会聆听汇报。

“我们也致函首相、柔州务大臣以及有关部门,苏巴马念也对此抱持高度关注。”

马华居本峇鲁区会主席拿督林培兴指出,该占地约72亩的油棕厂操作发出异味将造成长期负面影响,尤其会影响当地居民后代。

上述油棕厂于2014年动工建设,利民达中华公会于同年6月发动抗议,3个月后利民达与居本峇鲁45个团体集体签署反对。

柔州环境局与东甲县议会未批准执照给该厂,而该厂代表去年与当地居民进行对话会,但结果不乐观。

出席者有利民达村长颜有路、县议员林科长、东甲县议员林诗营、周瑞钦等。

左起: 邱培深、林方治、黄国顺

河水酸性变高

邱培深(居本峇鲁多曼鱼养殖场业者)

经营该行业已有15年,在2年前该厂丢弃在路边的油棕渣,因下雨流进河里,当时原本3万条存活的鱼,变成只有1至2000条鱼存活。

我进行水质检验,发现下雨后的河水酸性会变高,今年丢弃油棕渣减少后,存活的鱼量则变多。

担心影响学生

林方治(利民达华小董事长)

学校学生反映在每天早上6时至8时和下午4时开始,都能闻到油棕厂所排出的刺鼻酸臭味。

我们担心有关问题未获解决,尤其下午时分是学生进行课外活动时间,会对学生健康造成影响。

时常嗅到臭味

黄国顺(利民达农民协会顾问)

我们原本计划明年接待来自中国和日本官员,来考察本地水果为出销国外,如今异味处处可嗅到,无论在水果价格或评价方面都有影响,造成很大损失。

目前果树未对异味出现异常现象,需要等到3至5年后才能看见其效应,现在居住该厂附近农民时常嗅到臭味。

李煌治(左)代表区会移交反对信时,朱先生(右)拒收,双方引起争议。

马华移交反对信
厂方拒收起争议

(昔加末9日讯)马华昔加末区会移交反对信给利民达与居本峇鲁近郊油棕厂负责人,但厂方不满区会未按照事先所说的协商就抗议,双方引发争议。

该区会与利民达和居本峇鲁村民在区会主席拿督李煌治带领下,到该工厂提呈反对信给厂方代表朱先生。

李煌治在记者会上说,该区会接到很多村民投诉油棕厂排出令人难以承受异味,他们与村民站在一起,坚决反对油棕厂建设靠近利民达。

他指出,之前没接触过朱先生,对于厂方不接受区会反对信的态度感到遗憾。

李煌治也抨击巴莪区国会议员在睡觉,东甲县议会和县署下部门官员“昏迷”,允许未获州政府批准的工厂建竣并操作。

“我们自2014年工厂开始建起时,村委会就已致函州政府,希望厂方站在人民健康和维护大自然立场上,解决造成环境污染问题。”

李煌治(前排左8)率领马华领袖、村民等抗议工厂排出异味。

他说,该区会已发动“是利民达人民‘救’站起来”签名运动,呼吁利民达和居本峇鲁人民和社团若感到受影响,应勇敢站出来。

另外,朱先生说101,但不知期间工厂会否继续操作。

“我不否认工厂排出异味,厂方已尽量解决问题,也去了霹雳考察有关设施,确实没有异味,我们也获得执照建设设施。”

他指出,该区会之前已照会他要求解释协商问题,他也表现诚恳,但如今区会没聆听和协商就戴口罩拉横幅抗议,认为对方讲一套做一套。

他坚称厂方是有执照进行操作,当进一步询及是否获得柔州政府批准,他回应有。

 

 

⬇⬇ 相关新闻 ⬇⬇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柔佛人民调】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
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