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棕廠排出酸臭味 環境局指示停止運作 | 中國報 China Press

油棕廠排出酸臭味 環境局指示停止運作

諾和(前排左7)、林培興(前排右4)等政黨與社團代表拉橫幅抗議油棕廠排出異味,污染空氣。

(昔加末9日訊)利民達與居本峇魯近郊油棕廠排出刺鼻的酸臭味,困擾當地居民,柔州環境局如今已指示該廠停止運作。



該油棕廠今年始傳出異味,影響遠至居本峇魯、巴也加卡斯甚至到利民達市鎮,當地逾5000名居民每日都能聞這股酸臭味。

衛生部長兼國大黨昔加末區國會議員拿督斯里蘇巴馬念的特別助理諾和今午與馬華地方領袖、村長、學校、青年組織等代表拉橫幅抗議該廠發出臭味污染。


諾和在記者會上說,衛生部如今透過柔州環境局發出指示,停止該油棕廠操作,解決工廠散發異味問題。

“該工廠自2014年開始建設,並在約9個月前投入操作,最初並無發出異味,但之後發出的異味與其他油棕廠不同,尤其早上、下午或下雨后味道更嚴重。”

利民達與居本峇魯近郊油棕廠排出的煙霧含有異味,已被柔州環境局指示暫停操作。(檔案圖)

無執照違例操作

他指出,除了居民聞到異味,該廠附近居本峇魯的魚類養殖場的水質酸鹼性也疑受影響。

他披露,該油棕廠是無執照違例操作,而他們自2年前就積極處理有關問題,也曾到東甲縣議會聆聽匯報。

“我們也致函首相、柔州務大臣以及有關部門,蘇巴馬念也對此抱持高度關注。”

馬華居本峇魯區會主席拿督林培興指出,該佔地約72畝的油棕廠操作發出異味將造成長期負面影響,尤其會影響當地居民後代。

上述油棕廠于2014年動工建設,利民達中華公會于同年6月發動抗議,3個月后利民達與居本峇魯45個團體集體簽署反對。

柔州環境局與東甲縣議會未批准執照給該廠,而該廠代表去年與當地居民進行對話會,但結果不樂觀。

出席者有利民達村長顏有路、縣議員林科長、東甲縣議員林詩營、周瑞欽等。

左起: 邱培深、林方治、黃國順

河水酸性變高

邱培深(居本峇魯多曼魚養殖場業者)

經營該行業已有15年,在2年前該廠丟棄在路邊的油棕渣,因下雨流進河裡,當時原本3萬條存活的魚,變成只有1至2000條魚存活。

我進行水質檢驗,發現下雨後的河水酸性會變高,今年丟棄油棕渣減少后,存活的魚量則變多。

擔心影響學生

林方治(利民達華小董事長)

學校學生反映在每天早上6時至8時和下午4時開始,都能聞到油棕廠所排出的刺鼻酸臭味。

我們擔心有關問題未獲解決,尤其下午時分是學生進行課外活動時間,會對學生健康造成影響。

時常嗅到臭味

黃國順(利民達農民協會顧問)

我們原本計劃明年接待來自中國和日本官員,來考察本地水果為出銷國外,如今異味處處可嗅到,無論在水果價格或評價方面都有影響,造成很大損失。

目前果樹未對異味出現異常現象,需要等到3至5年后才能看見其效應,現在居住該廠附近農民時常嗅到臭味。

李煌治(左)代表區會移交反對信時,朱先生(右)拒收,雙方引起爭議。

馬華移交反對信
廠方拒收起爭議

(昔加末9日訊)馬華昔加末區會移交反對信給利民達與居本峇魯近郊油棕廠負責人,但廠方不滿區會未按照事先所說的協商就抗議,雙方引發爭議。

該區會與利民達和居本峇魯村民在區會主席拿督李煌治帶領下,到該工廠提呈反對信給廠方代表朱先生。

李煌治在記者會上說,該區會接到很多村民投訴油棕廠排出令人難以承受異味,他們與村民站在一起,堅決反對油棕廠建設靠近利民達。

他指出,之前沒接觸過朱先生,對於廠方不接受區會反對信的態度感到遺憾。

李煌治也抨擊巴莪區國會議員在睡覺,東甲縣議會和縣署下部門官員“昏迷”,允許未獲州政府批准的工廠建竣並操作。

“我們自2014年工廠開始建起時,村委會就已致函州政府,希望廠方站在人民健康和維護大自然立場上,解決造成環境污染問題。”

李煌治(前排左8)率領馬華領袖、村民等抗議工廠排出異味。

他說,該區會已發動“是利民達人民‘救’站起來”簽名運動,呼吁利民達和居本峇魯人民和社團若感到受影響,應勇敢站出來。

另外,朱先生說101,但不知期間工廠會否繼續操作。

“我不否認工廠排出異味,廠方已盡量解決問題,也去了霹靂考察有關設施,確實沒有異味,我們也獲得執照建設設施。”

他指出,該區會之前已照會他要求解釋協商問題,他也表現誠懇,但如今區會沒聆聽和協商就戴口罩拉橫幅抗議,認為對方講一套做一套。

他堅稱廠方是有執照進行操作,當進一步詢及是否獲得柔州政府批准,他回應有。

 

 

⬇⬇ 相關新聞 ⬇⬇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覺得我國無現金付費不廣泛使用,主要原因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