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柔佛头条】麻坡传统金舖没落 业者:做一天和尚敲一天钟 | 中国报 China Press

【今日柔佛头条】麻坡传统金舖没落 业者:做一天和尚敲一天钟

传统金舖生意面对挑战。

报导/摄影 :林丽平



(麻坡14日讯)麻坡传统金舖夕阳西下,业者感叹做一天和尚敲一天钟!

曾经被喻为“金舖街”的二马路,随着岁月的冲击及受经济不景气影响,导致金舖生意一落千丈,店面一间接一间关门大吉,逐渐没落。


友族喜欢到传统金舖购买金饰品,惟市道不景,购买力也日渐减弱。

据金舖业者向《中国报》透露,目前,麻坡市区共有14间传统金舖,而单单在二马路的金舖,则从九十年代最盛的10间,剩下目前的区区5间;这些传统金舖,都在苟延残喘中苦苦支撑。

“近5年来,传统金舖的生意明显已经跌到谷底了,很多同行因面对成本太高及购买力疲弱,加上找不到接班人,唯有选择结束营业。”

业者说,金价在近几年来居高不下,加上令吉一再贬值,令消费人只能“望金兴叹”。

黄金价格高居不下,造成消费者只能“望金兴叹”。

据了解,目前,每克916金价介于200令吉左右,今年最高飙涨至210令吉。

他们无奈指出,自从政府实施消费税后,对金舖业造成严重冲击,生意明显走下坡。如今,除了结婚和弥月等喜庆,上门光顾的微乎其微,有时候一整天都是“吃白果”!

传统金舖风光不再,受访的业者表明,目前只能抱着做一天算一天的心态,以诚信和服务来守住这个传统行业,并没有打算转行。

群兴金舖经不起时代冲击,如今已成为历史。
拥有75年历史的公益金舖,目前是麻坡市区最老字号。

谢炳仲:“金舖街”变“手机街”

麻坡金商公会主席谢炳仲指出,近两年来,传统金舖的生意已经陷入惨淡经营的局面,如今更是跌到谷底,昔日风光不再。

他说,目前,麻坡与东甲共有35名会员;这十年来,已有一半的同行结束营业,一些则在很早就转型,迁到人潮较集中的购物广场营业,生意还是有得做。

“目前市场一片淡静,百货涨价,大家皆感生活压力逼人,纷纷精打细算消费,所以,对非必须品的金舖业冲击很大。”

谢炳仲说,现有守住金舖生意的同业,都尽量在减低营运成本开销,不再聘请店员,反而亲力亲为或由家庭成员顾店。

他坦言,市区二马路的“金舖街”已经被淘汰,反而变成了“手机街”,令人感叹时代巨轮的变迁。

左起:谢炳仲、朱健明、梅景伦。

几乎门可罗雀

◆朱健明(公益金舖股东)

由于金价处于偏高,目前,很少人会要购买黄金来投资保值,加上物价高涨,消费者的荷包都缩紧,所以购买力疲弱,上门光顾的大多数是老顾客或因为喜庆送礼,平日的门市生意几

乎门可罗雀。

我的店于1942年创设,经历了两代传承,如今抱着得过且过的心态经营,也不会鼓励孩子继承衣钵,毕竟传统金舖已经看不到前景。

求存就要转型

◆梅景伦(麻坡金商公会总务)

我在20年前意识到传统金舖若要求存,必须要转型,因此决定从二马路搬迁到人潮较热闹的威德广场营业,希望开拓另一片市场。

现代的年轻人偏向舒适的环境购物,加上门面装潢具有时代感,及所售卖的金价与传统金舖大同小异,因此顾客大有人在。传统金舖若要继续生存,就必须敢于转型。

一般华裔消费者在结婚或弥月等节日,还是会前往金舖选购金饰送礼。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柔佛人民调】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
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