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之财与前助理互告诽谤 法庭文件曝光 | 中国报 China Press

陈之财与前助理互告诽谤 法庭文件曝光

 



 

陈之财与前助理互的风波闹得沸沸扬扬,他上个月曾召开记者会,向媒体阐明立场。(档案照)

(新加坡讯)新加坡前艺人陈之财与前助理互告的诽谤案,法庭文件曝光,陈之财告女方发诽谤WhatsApp给至少11人,前助理则告陈之财在面子书诽谤她。


《联合晚报》日前报道,前艺人陈之财和前助理何凯纶(译音,前称H小姐)的风波闹得沸沸扬扬,双方相继入禀法院,互告彼此诽谤。

根据取得的法庭文件,陈之财是活动制作公司Asiatainment的总监,何凯纶则是本地一家公关与市场营销公司的女老板。

文件指出,陈之财去年推出《我的小红点》画册,而陈之财的公司,在去年9月同意聘用何凯纶的服务,推销及售卖书籍,给予她一定的酬劳。

不过,公司后来对何凯纶在卖书时,向第三方进行推销的方式有意见。今年2月14日,陈之财告知何凯纶,双方从2月15日起不会再继续合作。

文件指:“(何小姐)从来都不是(Asiatainment)的员工,因此没有必要预先通知期(notice period)。”

何凯纶被指从今年2月至4月期间,向至少11人发出涉及诽谤的Whatsapp短信,其中包括陈之财的生意伙伴,陈之财对此在4月28日向她发出律师信。

何凯纶则指陈之财在今年4月,于个人面子书上发帖,不断上载对她构成诽谤的留言。她于上个月17日发出律师信。

法庭文件并未透露双方要求多少赔偿。案件尚在审理中。

何凯纶指陈之财在面簿四度发帖,内容对她构成诽谤。(海峡时报)

何凯纶促陈之财面子书道歉

何凯纶指陈之财4月份在面簿子书上四度发帖,写出对她构成诽谤的内容,让她被解读成是“嫌犯”和“骗子”。

何凯纶在索偿书中表示,陈之财在今年4月11日至21日期间,四度在面子书发帖。

索偿书中引述陈之财于4月21日的帖文,指他写道:“我考虑了很久,是否要将这一个骗局公开……我也了解,如果选择公开,将会承受很大的压力……因为‘骗子’竟然能够从2010年开始,畅游无阻、接二连三的骗了这么多人,相信她已经了解法律的灰色地带。”

何凯纶认为,陈之财的这段话可令她被解读为是一名骗子、惯犯,甚至也可被理解成她是不诚实的公关顾问。

索偿书也指出,这几段文字在其他平台,如报章或网站上被摘录。

何凯纶于是在上个月8日,通过律师向陈之财发出追讨信(letter of demand),要他在面子书上发帖道歉,而帖文上载后,几家报章须接获通知。

不满何凯纶WhatsApp构诽谤

陈之财指女方发出的WhatsApp短信,对他构成诽谤,让别人觉得他是在逃避客户,行为不负责任。

陈之财在索偿书中指出,何凯纶在得知不会与他继续合作后,感到不是滋味,并从2月份至4月份之间,向11人发出WhatsApp短信,其中9人还是陈之财公司的客户。

何凯纶被指在短信内容中,对陈之财构成诽谤,而且有离间的意味。

索偿书引用何凯纶与一位名为朱永钦的男子的短信对话,她在短信中说:“他现在告诉每个顾客他要出国,太过分了,要逃避多久。”

陈之财认为,内容令人感觉他是在躲避公司的客户,做出不负责任的行为,故此对所造成的伤害向何凯纶索偿。

7人声称曾与何凯纶有纠纷

陈之财上个月召开记者会,七名男女出席,声称先后曾与何凯纶有过纠纷。

记者会上个月30日,于陈之财代表律师萧丁明的律师楼举行,陈之财当天邀请四男三女一同出席。

七人当中包括歌坛新星向洋(Nathan Hartono)、及几个声称是何凯纶的合作伙伴、顾客等人。

他们都声称,在三年内先后认识何凯纶,并曾在钱财、工作与合作上,有过不愉快的经验。

陈之财则表示,七人是在看到他的新闻后,主动告诉他有关各自的故事,因此陈之财邀请他们出席记者会,分享经历。

 

 

⬇⬇ 相关新闻 ⬇⬇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柔佛人民调】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
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