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無國籍 一個不敢拍拖 一個不敢出門 | 中國報 China Press

男女無國籍 一個不敢拍拖 一個不敢出門

黃樹洲(右起)與蔡詠馨,在葉一德陪同下召開記者會,希望能盡快申請到大馬卡,過自由的生活。
黃樹洲(右起)與蔡詠馨,在葉一德陪同下召開記者會,希望能盡快申請到大馬卡,過自由的生活。
左圖:蔡詠馨被沒收報生紙后,如今只持有一張被國民登記局發出的調查信。 右圖:黃樹洲雖持有報生紙,但遲遲無法申請到大馬卡。
左圖:蔡詠馨被沒收報生紙后,如今只持有一張被國民登記局發出的調查信。
右圖:黃樹洲雖持有報生紙,但遲遲無法申請到大馬卡。

(振林山21日訊)因領養手續出問題,一名男子和女子變無國籍身分!男子至今不敢拍拖,擔心連累另一半;女子則擔心被警察捉連累養母,不敢隨意外出。



面對無國籍問題的男女,分別是蔡詠馨(17歲,學生)及黃樹洲(23歲,排貨員),皆住古來加拉巴沙威新村,但沒有任何親屬關係。

他們今日在馬來西亞國際人道救援組織柔州分會主席葉一德陪同下召開記者會說,兩人都是在12歲到國民登記局申請大馬卡時,不僅不獲批准,更被官員收回報生紙。


就讀加拉巴沙威國中中四的蔡詠馨說,過去她是持有報生紙和兒童身分證(MyKid),不料在12歲那年去申請大馬卡時遭拒,報生紙還被沒收和調查。

蔡詠馨的養母何怡甘(70歲,家庭主婦)坦言,詠馨兩個月大時便被她領養,並透過中介辦理報生紙,報生紙父母欄位的蔡氏夫婦名字,是掛友人之名。

“我領養詠馨時已經53歲,未免讓人起疑,在獲友人的同意下,就借他們的名字申報。”

蔡詠馨說,報生紙被沒收后,曾與掛名父母到國民登記局詢問,都無下文。

她坦言擔心被警察捉連累養母,不敢隨意外出。

此外,黃樹洲說,他與蔡詠馨的情況一樣,不同的是他有報生紙,曾經面對兩次被官員沒收報生紙的經歷,但最終在2014年2月申請回報生紙,並于同年9月再申請大馬卡。

“約3年過去了,至今我還拿不到大馬卡。”

怕被警捉 不敢隨意外出 

蔡詠馨和養母何怡甘在談及無大馬卡問題時,忍不住一度哽咽和流淚。

蔡詠馨指出,雖然至今無大馬卡,沒有影響其求學,但擔心沒大馬卡出門會被警察捉,連累養母,所以一直不敢隨意外出,即使出門到新山市區,今年也沒有超過3次。

“我最大的願望就是快點申請到大馬卡和國際護照,到新加坡探訪生病的姐夫,因為他非常疼我。”

此外,黃樹洲也說,無大馬卡不僅讓他無法申請護照到新加坡工作,至今也不敢拍拖,擔心連累另一半。

另一方面,葉一德也促請有領養孩子的父母,勿輕易相信中介,以免受騙,結果到頭來證件未申請到,錢也沒了。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柔州可負擔房屋滯銷,原因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