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无国籍 一个不敢拍拖 一个不敢出门 | 中国报 China Press

男女无国籍 一个不敢拍拖 一个不敢出门

黄树洲(右起)与蔡咏馨,在叶一德陪同下召开记者会,希望能尽快申请到大马卡,过自由的生活。
黄树洲(右起)与蔡咏馨,在叶一德陪同下召开记者会,希望能尽快申请到大马卡,过自由的生活。
左图:蔡咏馨被没收报生纸后,如今只持有一张被国民登记局发出的调查信。 右图:黄树洲虽持有报生纸,但迟迟无法申请到大马卡。
左图:蔡咏馨被没收报生纸后,如今只持有一张被国民登记局发出的调查信。
右图:黄树洲虽持有报生纸,但迟迟无法申请到大马卡。

(振林山21日讯)因领养手续出问题,一名男子和女子变无国籍身分!男子至今不敢拍拖,担心连累另一半;女子则担心被警察捉连累养母,不敢随意外出。



面对无国籍问题的男女,分别是蔡咏馨(17岁,学生)及黄树洲(23岁,排货员),皆住古来加拉巴沙威新村,但没有任何亲属关系。

他们今日在马来西亚国际人道救援组织柔州分会主席叶一德陪同下召开记者会说,两人都是在12岁到国民登记局申请大马卡时,不仅不获批准,更被官员收回报生纸。


就读加拉巴沙威国中中四的蔡咏馨说,过去她是持有报生纸和儿童身分证(MyKid),不料在12岁那年去申请大马卡时遭拒,报生纸还被没收和调查。

蔡咏馨的养母何怡甘(70岁,家庭主妇)坦言,咏馨两个月大时便被她领养,并透过中介办理报生纸,报生纸父母栏位的蔡氏夫妇名字,是挂友人之名。

“我领养咏馨时已经53岁,未免让人起疑,在获友人的同意下,就借他们的名字申报。”

蔡咏馨说,报生纸被没收后,曾与挂名父母到国民登记局询问,都无下文。

她坦言担心被警察捉连累养母,不敢随意外出。

此外,黄树洲说,他与蔡咏馨的情况一样,不同的是他有报生纸,曾经面对两次被官员没收报生纸的经历,但最终在2014年2月申请回报生纸,并于同年9月再申请大马卡。

“约3年过去了,至今我还拿不到大马卡。”

怕被警捉 不敢随意外出 

蔡咏馨和养母何怡甘在谈及无大马卡问题时,忍不住一度哽咽和流泪。

蔡咏馨指出,虽然至今无大马卡,没有影响其求学,但担心没大马卡出门会被警察捉,连累养母,所以一直不敢随意外出,即使出门到新山市区,今年也没有超过3次。

“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快点申请到大马卡和国际护照,到新加坡探访生病的姐夫,因为他非常疼我。”

此外,黄树洲也说,无大马卡不仅让他无法申请护照到新加坡工作,至今也不敢拍拖,担心连累另一半。

另一方面,叶一德也促请有领养孩子的父母,勿轻易相信中介,以免受骗,结果到头来证件未申请到,钱也没了。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柔佛人民调】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
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