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智陞:根據建國元勳程序 決定歷史建築保留 | 中國報 China Press

李智陞:根據建國元勳程序 決定歷史建築保留

李智陞以新中國汽水廠為例,說明歷史建築是否應被保留,須根據建國元勳立下的程序進行。(檔案照)

(新加坡27日訊)上個月升任新加坡總理公署部長兼內政部、國家發展部第二部長的李智陞指出,要決定歷史建築是否應被保留,須根據建國元勳立下的程序進行。



李智陞2011年大選進入政壇,當選議員後相對低調,但兩年後被總理李顯龍評價為“出色的後座議員”,受委為國家發展部政務部長,2015年擢升為高級政務部長。上個月,40歲的他升任上述部長后,成為內閣中最年輕的部長。

李智陞升任部長後首次接受《聯合早報》及《海峽時報》的訪問,被問及如何決定歷史建築物是否應保留時,他認為業主的私人意願及政府保留歷史建築的需要間,得小心找到平衡。



問及若這是一名建國元勳的私人意願,那又應如何?李智陞說:“我們很幸運地擁有法治,這也是我們所珍視的,這涉及私人權益和公共權益,我國超過7100棟歷史建築也是經過這個程序而被保留下來。”

李智陞沒有直接提到建國總理李光耀在歐思禮路38號的故居處置問題,但以實龍崗路新中國汽水公司(National Aerated Water Company)大廈為例說,私人發展商希望拆除建公寓,但引起文化社群的反對,市區重建局因此介入探討保留的可能性。

雖然工廠位於私人地段,但政府必須代表新加坡人對文化歷史的考量,因此得表明立場,若公司要拆除重建,需要遵循一定程序,參與的機構包括市區重建局保留咨詢小組及國家文物局的保存古跡遺址部門。李智陞說,這些小組及部門充滿熱忱,關心新加坡的建築歷史與文化。

“建築物可能因為各種理由而有紀念價值,如曾發生重大事件或有歷史意義。然而在你這一代之後又如何?未來的新加坡人會關心那裡所發生過的事嗎?

“這不在於建築物,而是我們如何設定保留文物的策略,及讓一般新加坡人能與過去做連接。”

喜歡大自然的李智陞,展示自己拍攝的蜻蜓照片。(《海峽時報》)

從小對大自然感興趣

李智陞從小就對大自然感興趣,求學時更曾加入東南亞胡姬花協會。他在國家發展部負責的是與自然與歷史建築保護相關的工作,有許多接觸戶外的機會,對他而言是個“快樂的巧合”。

父親李玉全前部長于2006年退出政壇後很少露面,李智陞2011年從政後,也鮮少主動提及父親。李智陞強調現在的工作與表現,都與父親無關。甚至升任正部長一事,父親也是在消息公佈後才知曉。向來低調內斂的他自認注重隱私,不願深談家人的事,也堅持不在社交媒體上放家人的照片。

李智陞與妻子育有3名子女,分別是7歲女兒以及5歲和將滿3歲的兒子。他說,工作忙碌就必須更有意識地騰出時間與孩子相處,他帶孩子去了好幾趟雙溪布洛濕地,讓他們有機會接觸大自然。

 

⬇⬇ 相關新聞 ⬇⬇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覺得新馬兩地需要搭建人行步道或人行天橋嗎?
柔佛二王子東姑依德利斯建議在新馬兩地搭建人行步道或人行天橋,你的選擇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