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演員不可太幸福 戚玉武白薇秀常為小事吵架 | 中國報 China Press

當演員不可太幸福 戚玉武白薇秀常為小事吵架

戚玉武和白薇秀會為小事吵架,但不會有隔夜仇,分隔兩地會彼此思念!

(新加坡訊)戚玉武和白薇秀夫婦自爆與: “什麼事情都可以吵!”



戚玉武和白薇秀日前接受《聯合早報》專訪,這也是倆人婚后,難得攜手亮相,暢談事業、親子關系及彼此的相處之道。

記者嘗試在他們展示的美好婚姻生活中,刺探出不太和諧的缺陷。他們倒也誠實:“我們會吵架,什麼事情都可以吵,尤其都是小事。”



白薇秀說:“他是個不太表達自己的人,有時會賭氣,然後就爆開了。我則很理性,會跟他分析……”

戚玉武接道:“反正我們不會有隔夜仇。”

至於對方對自己最正面的影響,白薇秀說:“他讓我學會婉轉。”戚玉武則說:“她讓我變得快樂。”

戚玉武煮月子餐

白薇秀在社交媒體上不吝跟大眾分享她的育兒經,包括她引導女兒接觸繪畫和閱讀,她總能長篇大論,顯示她在這方面有豐富的常識和見解。她說,她最想做的就是讓孩子懂得充分感受,然後學會充分表達。

戚玉武讓她在教育這方面盡情發揮。他則在另一個領域揮灑才藝——在廚房煮月子餐。他曾經因為興趣跟一名酒店大廚學了一年半的烹飪。太太懷孕了,他就把廚藝通過月子餐表現出來。

他說:“懷孕讓女人元氣大傷,我感覺她們是用一條命換另一條命。她以後的體質恢復得如何,月子餐是很重要的。”

他提供的清淡又有營養的月子餐,深得白薇秀的心。她吃過以後,美味的反應流露在掛著滿足笑容的臉上,營養的效果則反映在已經瘦下來的身材上。

包貝爾讚戚玉武,讓他知道了演員本來就應該有的德行。

認真態度被包貝爾欣賞

近幾年在中國,戚玉武拍過電視劇《嘿!老頭》《護寶者》《暗戰危城》以及最新的《歡喜獵人》,電影則有《天火行動》。中國影視作品上萬部,要突圍不容易,戚玉武即使長期蹲守,也只能有這樣的量。他在心態上仍以新人自居,認真學習。幾個月前,他的認真程度,因為同劇主角兼監制包貝爾在微博上發表的文章,才受到廣泛關注。

與戚玉武合拍《歡》的包貝爾,在微博上說:

“合作了一個可怕的演員!幾百場戲,沒有助理,每天自己拎一個行李箱開工,裡面是全集全套的劇本,每一個劇本上的每一場戲標注得密密麻麻!現場從不遲到,你沒看錯!從不遲到!沒有怨言,沒請過一天假,沒有給劇組提過任何要求,給所有人搭戲搭視線,不拍他的時候,自己一個人坐在角落裡像精神病一樣默戲,北京的冬天拍戲不穿厚秋衣秋褲,他凍得發抖,我問他為什麼不穿,他說穿厚了角色就不對了!從來不在現場玩手機,從來不在現場玩游戲,他手機裡應該就沒有游戲!

“今天他殺青了,和他合作很榮幸,也讓我知道了演員本來就應該有的德行,希望自己也能像他那樣尊重自己的每一場戲……祝他殺青快樂,戚玉武@戚玉武。兩次新加坡紅星大獎最佳男主角,十次新加坡最受歡迎男演員!八塊腹肌!”

包貝爾是中國著名演員,他的贊文引起廣泛的轉發,戚玉武的形像登時也高大起來。

戚玉武把文章發給白薇秀,她知道他在國外工作很辛苦,文章補充了她看不見的畫面,看得她既高興又感動。

戚玉武則還是言簡意賅地感謝包貝爾的欣賞,然後感謝那篇文章,讓更多人了解到戲外的他。當大家都知道他拍戲時的專業後,他突然感覺到責任重大,有點倒抽一口氣的感覺。

記者笑問:“八塊腹肌一直都在的嗎?”

白薇秀先答:“是的。”一臉幸福笑容。

記者問:“為隨時需要的劇情而准備著?”

戚玉武回答:“不是,是為自己。”說完笑了,一旁的白薇秀感覺笑得更甜了。

久久見一次更珍惜

白薇秀大著肚子出席活動時,在媒體前毫不掩飾對在中國拍戲的戚玉武的思念。在世界另一端,戚玉武也備受思念煎熬。

白薇秀承認,戚玉武在家,她的心會沉實些,但他回家沒有了自己的時間,可能要犧牲運動,幫忙照顧孩子,加上拍戲,顯得更累,這點讓她很不舍。

戚玉武微笑默認,總結卻出人意表:“這樣很好,當演員不可以太幸福。像我們每天都在一起,你看到我會不會覺得很‘顯’,久久見一次,我們對生活會更珍惜,才會覺得特別幸福。”白薇秀說:“他回來兩個月,我們的肉麻話都少說了。”

戚玉武認為,久久見一次,彼此對生活才會更珍惜,覺得特別幸福。

超級紅星夫妻檔

新加坡有星味的藝人不多,繼李銘順、范文芳之後,“超級紅星夫妻檔”——戚玉武和白薇秀算是一對。

41歲的戚玉武和34歲的白薇秀在接受專訪,緊扣著對方的雙手,那種恩愛,看似沉默,卻有觸動。

除了都是“超級紅星”,他們又都得過紅星大獎視帝視后,戚玉武憑《走進走出》《志在四方II》,而白薇秀則是憑《小娘惹》和《樂在雙城》。

戚玉武喜歡“缺陷美”

問他們,入行時想過以“超級紅星”為目標嗎?

白薇秀說:“那時感覺要收齊10座最受歡迎女藝人獎好像要很長時間,我不確定自己會在這圈子這麼長。但是,以最受歡迎女藝人獎為目標是有的。”

戚玉武說:“我是得過九座獎後,覺得最好第10座永遠得不到最好。我喜歡那種……對了,缺陷美。”

一向給人“與世無爭”的他接著說:“得到第一座獎後,還會不會再得另一座,感覺就不是那麼重要了。(獎項)對影迷好像才比較重要,你會覺得(得獎)就是這麼一回事。”

白薇秀說:“對我來說,有戲拍就安心了,呵呵!”

“超級紅星獎”對本地藝人來說,是“上神台”的標志,卻也可能是“走下坡”的開始,戚玉武說:“其實這個獎只能證明你的過去,對未來是沒有保證的。”

他覺得,電視台仿佛都以某個年齡層的角色為主,但他近年在中國發展,發現那裡能當主角的演員年齡層面很廣,會讓劇集呈現更豐富的內容。

未來,戚玉武希望仍能新中兩邊走,雖然他已簽回新傳媒,主力將放在新加坡——他難得蓄須的造型,就是為新劇《心‧情》而做的。他承認這是為了兩個孩子而做的事。他們的女兒22個月大,兒子則兩個月。

白薇秀對大女兒和小兒子的養育有一套想法。

兩個孩子在父母共同意識的保護下健康成長。至今,他們始終不公開女兒的正臉照。戚玉武解釋:“不想讓孩子太早知道他們的父母是公眾人物,不想他們覺得自己的身份有優越感。”

白薇秀對大女兒和小兒子的養育有一套想法。(取自白薇秀IG)

兒子出世後,夫妻倆竟然不約而同對女兒心生內疚:“突然覺得對不起女兒,因為她不再是我們唯一的孩子了。”

他們最享受和孩子的一刻是什麼時候?因為女兒比較大,所以他們都舉女兒為例。

戚玉武說:“換尿片的時候,我看著她,她也看著我,那種近距離的眼神交流。那一刻跟她說的每一句話,仿佛她都聽進心裡去了。”

白薇秀說:“晚上她洗澡後,幫她吹干頭發,一身干淨的她在床上翻來翻去,快睡覺了,然後我們一起放松下來。”

白薇秀專欄由戚玉武代筆?

夫妻倆都是聯合早報副刊《現在》的專欄作者,戚玉武執筆已有八年時間,白薇秀則是去年早報娛樂版改革後加入。

戚玉武的文字根底本來就不錯,經過這些年的鍛煉,內容觸及面越來越廣,從生活面貌到甚至政治意涵都有。白薇秀也是言之有物,文筆流利推翻一般人對她的既定印像。

記者促狹說:“不時有人問我,你寫得那麼好,會不會是戚玉武代筆?”

白薇秀嬌嗔說:“太過分了!”她坦言寫完會給丈夫先看,讓他看哪裡有不通順的地方稍微潤過,如此而已,不過戚玉武對她在專欄裡敢怒敢言的個性當然是肯定的。

戚玉武說,他當初對白薇秀留下印像,就是因為覺得她敢怒敢言。

“我剛來新加坡時,不敢亂講話,怕影響自己的前途。剛開始拍戲時,有一次跟她同車,聽到她批評一個收音師,我心想,這個新人沒死過,這麼敢講!可是第二天看到她,欸,還沒死喔!”

於是,新人不怕死的精神,就被他拿來貼成白薇秀的標簽,對她留下了深刻印像。戚玉武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幽默發作,這一番話就此爆了開來。

“其實我很想這樣,但是……”戚玉武知道自己做不到,於是心裡默默欣賞著。

白薇秀和戚玉武目前為早報寫專欄

兩人互相影響

白薇秀敢於發言的態度讓她博到不少版面,個性黑白分明。但是婚后,兩人的相處起了化學作用。曾經讓人覺得寡言乏味的戚玉武變得多話,偶爾還流露幽默;白薇秀雖然還是對許多事情有看法,但表達時學會更婉轉了。“以前她的刀會殺人,現在只是會出血而已。”

來自中國的戚玉武,在本地生活多年,連說話也“新加坡化”起來,像他會用“顯”來代替“悶”或“膩”,偶爾句子會穿插一些英語常用字。反觀白薇秀,去了幾趟北京,回來竟然被發現開口有北京腔。

白薇秀說:“我是個很容易讓各地口音上口的人,我去澳大利亞,很快就學會澳大利亞腔英語(說著示範起來),所以去了北京我也學會了。現在回來久了,口音又恢復原狀了。”
⬇⬇ 相關新聞 ⬇⬇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覺得新馬兩地需要搭建人行步道或人行天橋嗎?
柔佛二王子東姑依德利斯建議在新馬兩地搭建人行步道或人行天橋,你的選擇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