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头手工艺匠热心推广 七彩迷你陀螺有创意 | 中国报 China Press

木头手工艺匠热心推广 七彩迷你陀螺有创意



报导/拍摄:白宁馨


(昔加末30日讯)陀螺类型变化多端,从沉重的传统陀螺到现代流行的指尖陀螺,但在拉美士丁能,民众却能寻获色彩缤纷的迷你陀螺,令人“玩”不释手!

丁能垦殖区村民莫哈末尤诺斯(46岁,木头手工艺匠),对发扬马来传统陀螺游戏抱持热衷,希望陀螺不只是马来人,而是各年龄阶层人士都喜欢的游戏。

他接受《中国报》访问时指出,陀螺在家乡是出名的传统游戏,延续了3代,他的父亲也是陀螺玩家,该垦殖区也有参赛队伍。

“在接触木头手工艺前,我在吉隆坡某商场从事布景工作18年,约在10年前为照顾双亲而回乡,才接触手工艺,陀螺就是其中作品。当时我没有相关知识和技巧。”

玩迷你陀螺无需复杂技巧和大空间,适合各阶层人士。

游客买回去当手信

莫哈末尤诺斯说,该垦殖区拥有逾10名陀螺制作家,惟他们只是制作战斗用的大型传统陀螺,各有各的特征。

他希望体现不一样的陀螺,若全部一律制作大陀螺会显得乏味,因此他做迷你陀螺,想吸引更多人认识其特色。
“大约2寸高的迷你陀螺,不需要绳子和技巧,也不必在特制场地上玩,用手指就能转动陀螺,外行的大人和小孩都会玩。”

他说,传统陀螺一般很少有女玩家,而迷你陀螺比传统陀螺小巧,还有色彩,男女都会喜欢,售价便宜让不少游客买回去当作手信。

“之前我出售的是做成钥匙圈的迷你陀螺,虽然一样能旋转,但当时的作品还达不到我的要求。”

莫哈末尤诺斯吸取以往工作经验及了解游客的要求和兴趣,花了2年时间研究寻找适合的木料、颜色、大小尺寸等,现在才得到满意的成果。

“现在陀螺游戏少人推广,利民达以前有名的华裔玩家队伍如今不再活跃,庆幸丁能居民对陀螺文化仍爱惜,技术保留至今。”

莫哈末尤诺斯所使用的主要工具。
莫哈末尤诺斯花了不少心思,最终寻出满意的色调。
制作陀螺的木条,一根木条可做出3个陀螺。

捡拾倒树制作
善用大自然资源

制作陀螺也可贯彻保护生态理念。

莫哈末尤诺斯很多时候捡拾森林倒下的树木,或木工业所剩下的木材制作陀螺。

他说,尤其在昔县有各类好品质的树木,不必特意砍树或购买也能取得好的木材,这样能善用大自然资源。

“木料越重让陀螺旋转越持久,传统陀螺底部用铁增重之外,摘亚木是常作为战斗陀螺的木料,反观迷你陀螺没有特定使用的木料。”

他发现乌木和摘亚木制成的迷你陀螺能旋转长达2分钟,樟脑木则约1分钟。

莫哈末尤诺斯说,迷你陀螺与传统陀螺的制作基本相似,惟制作迷你陀螺是用小机械,而且一条约12寸的木条能同时做出3个陀螺,只耗时12分钟。

莫哈末尤诺斯(左)为木头手工艺投入热心,参与“国家手工艺日”已有7年。

提供平台 栽培年轻人创业

莫哈末尤诺斯希望透过手工艺制作及低资本良好回酬,协助年轻人能在本地创业。

他说,一些年轻人学历不高,又缺乏经营生意知识,而他有意提供平台栽培,让年轻人学会自立从中学习。

“本地木头手工艺并不受重视,而且经济发展落后,很多年轻人外流,我们需要对未来有深思的年轻人一起创业。”

他透露,木头手工艺作品在吉隆坡比较有市场,但是大城市费用高,因此他与一班志同道合制作人士,在家乡取材制作,再将作品运到城市卖。

他说,他的创业和作品也符合旅游及文化部的条件,参与了“国家手工艺日”已有7年,可谓踏上全国舞台。

“我计划着要会见台湾技术员协商合作,借助他们的技术大量生产迷你陀螺,我们已做好准备迈向更高一层楼。”

随着机械旋转和工具雕刻,以显现出陀螺雏形。
打磨后,莫哈末尤诺斯在每个陀螺上色。
莫哈末尤诺斯不时用吹风机吹干颜料。
剪断陀螺之间的衔接处,并在底部稍微打磨,迷你陀螺就完成。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柔佛人民调】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
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