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社聞人郭鶴堯系列: 郭老兩度被綁架 華社呼吁放人 | 中國報 China Press

華社聞人郭鶴堯系列: 郭老兩度被綁架 華社呼吁放人

◤華社聞人郭鶴堯系列第1篇◢



亞洲富豪、香格里拉酒店創辦人郭鶴年的堂兄郭鶴堯,一生積極服務新山華社,在平凡人生創出不平凡;《中國報》全新地方網《柔佛人》與你一同回顧郭老不平凡的一生,從他被綁架說起──“我本來不流淚的,但是我從報章上看到4000多名寬中學生為我而舉行的大集會流淚了!這是我第一次流淚!”

新山華社耆老丹斯里郭鶴堯(1916年1月21日-2012年10月13日)兩度遭綁架事件,轟動全國,華社更是史無前例地發起呼吁綁匪放人的社會運動。


遭禁錮的日子,對郭老而言,是個難忘而痛苦的經歷。但,這事件所引發民間社會對這位華社領袖的關切之情,則更突顯了郭老在華社的崇敬地位,其中的意義非凡。

第一次被綁,發生在1984年5月24日的晚上。郭老每月定期都是在同一家酒家(新香港酒家),和一批老友聚餐高談闊論聯絡感情,這是當年華人修文社成員的例常聯誼活動之一。

郭老說︰“我還記得那個晚上是黃俊六請客,一班老朋友在聚餐後,大約是晚上十點多散席。”

當晚散席後,各自回家,當時10時20分左右,郭老跟以往一樣獨自駕車回彩虹花園的住家,沿著酒家後面的一段沒路燈的路駛去,就在車子轉入Pertiwi路朝彩虹花園住宅區,突然有一輛車閃出,將他攔截。

哎呀!緊急煞車,三字經脫口而出。當時,郭老壓根兒沒想到是綁架,只是非常生氣對方魯莽駕駛,並打開車門要和對方理論;孰料4條大漢衝上來,其中一人挾住郭老的頸項,用“東西”指著他的太陽穴,以潮州話叫他不要妄動。

郭老起初還以為是普通打搶,故做鎮定罵對方,並掏出身上的錢包,對匪徒說︰“要錢嗎?拿去!居民證還我。”

可是對方把錢包塞回郭老的衣袋,還叫他上自己的車。這時郭老才恍然,這不是普通的打劫!

在郭老被押回自己車的司機座位時,兩名匪徒也上了他的車,一個坐在司機座旁,另一人坐在後車座。原來匪車尾隨在後,經士都蘭達拉路、士多利路,入地不佬路,到了世紀花園哈里茂達隆路益梳油站附近的一條後巷,才勒令郭老把車停下來,並叫郭老下車蹲在溝旁。當時一片漆黑,郭老看不清楚匪徒的樣貌,只見另有一輛車停在附近。

約10分鐘,原先尾隨的“匪車”到來,他們便把郭老拉入該部轎車,把後座拉平,將他推入車廂內。

就這樣,郭老被載送北上聯邦大道。被困在後車廂,覺得呼吸困難,郭老求生本能地就用腳大力猛踢椅背。匪徒還算“厚道”,把椅背開了個縫,郭老才覺得呼吸舒暢些。

在途中,車子曾停了兩三次,似乎是在等前面“探子”回報路上“安全無阻”。

大約經過了3個多鐘頭的車程,郭老被載到一個不明的地方(相信是吉隆坡)。那時應該是凌晨3時。郭老被蒙上眼睛,帶上一間房子樓上。他覺得那是一間雙層排屋就,房內密不透光,郭老就這樣被囚禁。

凌晨4時左右,郭老家人接到綁匪的電話,並告知郭老的轎車棄置的地點,這也意示著︰郭老是真的被綁架。

曉以大義 促匪放人

郭老被綁架“曝光”,立即震驚全國,全體華社為之嘩然。

隨即,全國各地的華團鄉會及學校全體師生,發動了史無前例的呼吁,持續在報章上發表文告近整個月,嘗試向綁匪“低聲下氣”“動之以情”“曉以大義”,促請綁匪基於“盜亦有道”的立場,以華社為重,釋放郭老。

相信這是我國發生的眾多綁架案中,第一次出現學校董事師生公開通過報章,呼吁綁匪放人。由此可見郭老被綁,在華人社會所帶來的震蕩。

寬中的文告,哀哀懇求綁匪釋放董事長郭鶴堯,並向綁匪頻頻“曉以大義”。

4000餘名寬中師生齊集寬中大草場,拉布條“要求董事長安全回來”。

與此同時,在中午放學之後,寬中全體4800餘名學生,烈日當空下於大操場集合,高舉布條,上書“寬中全體學生,要求董事長安全回來!”寬柔子弟真情流露,並聲淚俱下地宣讀一封給綁匪的公開信。

此外,也在同一天,新山6間華小寬柔一小、寬柔二小、寬柔三小、寬柔四小、寬柔五小及士姑來國光華小的一萬多名師生、校長、董事及家教協會理事也發表文告,語重心長地向綁匪呼吁,“切勿傷害拿督郭鶴堯”。

然而,就在華社群起陣陣“呼吁”聲中,遭禁錮兩個多月的郭老,此時正遭受著身心前所未有的折磨。

噪音折磨想自殺 滿頭長髮令人懼

大概是在禁錮期的第50天,隔壁屋子突然有人在裝修磨地板,噪聲不斷,郭老受不了了,精神瀕臨崩潰,甚至吃不下飯,一直想要嘔吐。

間中郭老猛拍房門,負責看管的幪面矮仔打開門,郭老痛苦地問︰“怎麼噪音震耳,是不是我精神錯覺,很痛苦!”當時,郭老想到自殺。

還好磨地板的噪音持續4天即停止,郭老情緒才平穩下來。

1984年7月28日,晚上10時45分,郭老終於在吉隆坡端姑阿都拉曼後巷獲釋。

郭老一個人在街邊走,想攔德士,可能是被綁期間(66天)不曾理髮剃鬚,滿頭長髮,衣冠不整的樣子,好多輛德士竟都不敢停下來載送這位慈善的拿督。還好,最終有位好心的德士司機停了下來,把郭老載到附近的德士車站。

本來郭老是急著想漏夜包德士返回新山。在臨行前撥了通電話回家,家人不放心他獨自回來,要他當晚在吉隆坡兒子家過夜,然後才送他回家。

次日,第一件事是找理髮店。因為是星期日,好不容易才找到一間印度理髮店。郭老把一頭髒髮剪去,也希望剪去這66天的精神折磨。

郭老的脫綁,安然脫險,據傳是其家屬付出贖金,據說又是其嬸母鄭格如伸援手“營救”,並叫她的兒子“糖王”郭鶴年付贖金。不過,至於贖金的確實數目,相信只有郭家才清楚。

郭老安全脫綁,與友好擁抱。

明日預告:第2次遇綁被警方救出,手槍被奪走,險象環生……

摘錄轉載:《丹斯里郭鶴堯傳》(彩虹出版有限公司與新山陶德書香樓聯合出版,作者為安煥然、吳華及舒慶祥)

↓↓相關報導↓↓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的住家有安裝防火措施或滅火器嗎?
你的住家有安裝防火措施或滅火器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