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者:沒統一指南 申請廣告牌准證雙重標準 | 中國報 China Press

業者:沒統一指南 申請廣告牌准證雙重標準

柔佛州廣告標識公會新屆理事召開新聞發布會,前排左起為陳宗名、朱金江、陳永華和余永坤;后排左起為何健文、曾福順、林詩惠和謝文祥。

(新山1日訊)柔佛州廣告業者反映,國家語文局對于廣告字眼語法至今未有統一規範與指南,業者在獲得審核通過后,向地方政府申請廣告牌准證,卻面對雙重審核標準的問題。



柔佛州廣告標識公會會長朱金江說,所有馬來文的廣告招牌必須咨詢和獲得國家語文局審查語法下,才可向地方政府申請准證。

不過,他說,國家語文局審查廣告牌上的馬來語是否標準,與地方政府是否擁有統一的指南,一直是引起爭議的老問題,近來更有不少廣告業者在向新山中區市議會申請准證時面對困難。


他今日召開記者會指出,該會打算拜訪新山中區市議會,並與國家語文局進行對話。

該會財政曾福順披露,有會員在5月中提呈廣告牌給南區國家語文局審查,之后提交給新山中區市議會以申請准證,被官員指馬來文不符合標準。

“廣告牌原本是寫‘Pengilang Cat’,已經獲得國家語文局審核蓋章,第一次有市議會官員說通過,相隔兩天,另一名官員指必須修改為‘Kilang Cat’,不發出准證。”

“既然已獲國家語文局審核,市議會官員卻指馬來文不符合標準,這等同于否定了國家語文局,為何要多此一舉?”

他抨擊,市議會官員似乎沒有指南可循,加上不同人以個人標準來審核,導致業者不僅要多跑幾趟處理准證,也遭顧客質疑表現不夠專業。

他說,目前有多名同業反映,在柔州的地方政府當中,以新山中區市議會拒絕准證申請的幾率較高,10個申請中有3成會被拒,其他地方政府較沒多大問題。

悄悄落實新收費
商家招架不住

廣告業者也申訴,今年6月1日起,原本沒有收費的鑒定宣傳用品馬來文語法服務,悄悄落實新收費,讓商家招架不住。

鑒定語法服務費視乎宣傳用品及廣告牌類別來區分,分別是橫幅布條10令吉,廣告牌30令吉。

曾福順就此反映商家無奈的處境。

“廣告牌要出貨掛上,必須經過語法審核通過,才能申請廣告牌准證,這費用不得不給。”

“當局落實的收費制過于突然,還要求必須上網申請,加重了業者的成本負擔。”

他希望有關當局能讓業者瞭解最新的指南與規定,而不是倉促執行,讓業者感到滿頭霧水。

出席者包括該會副會長余永坤、財政曾福順、總務陳宗名、副總務林詩惠、理事謝文祥和何健文。

易名廣告標識公會

基于廣告同業的服務範圍也涉及製作標識,柔佛州廣告同業公會正式易名為“柔佛州廣告標識公會”。

此外,該會第十三屆(2017年至2018年)理事名單出爐,原任副會長朱金江升任為會長。

朱金江與會務顧問陳永華聯同理事召開新聞發布會,公布新屆理事會名單。

陳永華說,該會于5月20日召開常年大會及改選,當天也通過更改該會中文名的議案,易名為柔佛州廣告標識公會,公會國文名稱則保持不變。

他說,該會成立26年,因為同業的服務範圍也涉及製作標識,之前曾討論公會名字應納入廣告行業及標識行業,最終在今年的常年大會上通過此議案。

鑒于廣告行業範圍很廣,涉及媒體及平面廣告等,該會也希望通過易名,讓華團及商團組織瞭解有所區分。

國人對標識較陌生

陳永華說,國人或許對標識這二字較陌生,而本地廣告同業朝向年輕化的趨勢,考察中國市場及接觸很多相關領域業者,獲知“標識製造業者”的用法在中國相當普遍。

“標識(signage)是為事物提供可辨認的訊息裝置,形式多樣如圖形、文字或指示標示,用途廣泛,可用于室內和室外,作為個人、商店、組織、產品、地點、交通的辨認。

他舉例,醫院有出現病房的箭頭指示牌,酒店的房間號碼或是公司的經理室等,都屬于標識,用于商店的標識稱為招牌,廣告行業不只是製作招牌。

此外,朱金江說,目前該會有41位永久會員,接下來計劃與外縣的會員交流,廣招同業加入會員。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希望柔州政府優先關注的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