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社闻人郭鹤尧系列: 鹤龄反英送命 郭家伤心不已 | 中国报 China Press

华社闻人郭鹤尧系列: 鹤龄反英送命 郭家伤心不已

◤华社闻人郭鹤尧系列第5篇◢



亚洲富豪、香格里拉酒店创办人郭鹤年的堂兄郭鹤尧,一生积极服务新山华社,在平凡人生创出不平凡;《中国报》全新地方网《柔佛人》与你一同回顾郭老不平凡的一生……

鹤字辈众堂兄弟之中,若论身世之传奇,还是要数老六郭钦鉴和郑格如夫妇所生下的3个不同凡响的儿子:郭鹤举、郭鹤龄和郭鹤年,郭钦鉴的这3个孩子,所走的道路各不相同。


在上一篇提到,在马共或是在英殖民政府眼中,郭鹤龄皆是非凡之人。1946年至1948年,在吉隆坡马共退伍军人会所办的一份英文报《Demoncrat》,郭鹤龄是主要编撰人,替马共发表他们译成英文的文章。在他们的组织里头,一般并不以郭鹤龄之名称之,而被叫做Quok Peng Chen。

郭鹤龄反英送命。

后来,《Demoncrat》停刊,他来到新加坡,到马来亚民主同盟(Malayan Democratic Union)活动。战后初期,这个组织主要是一群受英文教育的高级知识份子(包括律师、教师、莱佛士学院毕业生、从剑桥大学回来的学生)所组成的。

根据《李光耀回忆录》的记述,当年的李光耀也曾偶尔会到民主同盟走动。

李光耀还认为民主同盟成立的目标理想看来倒还合法,即是要求让马来西亚和新加坡作为一个整体,争取马来西亚独立,摆脱殖民地统治,只是这个组织后来受到马来亚共产党的渗透及影响。

根据在组织里曾经接触过他的相关人士透露,郭鹤龄是非常聪明、很能干、很有才华的一个人,生活作风非常艰苦、朴素,人也很正直。

他是一个很爱读书的人,求知欲很强,看很多书,可以说是组织里头看马列主义的书最多的一个人。

积极在马来西亚民主同盟活动时期,那时家在新山的他差不多每天都到“马盟”来,好像上班一样。

不过,据了解,对于马共而言,他最主要的“贡献”是起草《人民宪章建议》。

1948年,马共采取武装斗争的形式来反英,民主同盟宣布解散。郭鹤龄依然坚持他的理想,走入森林。

郭母皈依佛门

1953年10月,英军在彭亨森林展开剿共活动,郭鹤龄在一次突袭中丧生,结束了其短暂而传奇的人生旅途。

当时,在新山开医务所的大文豪韩素音闻及这个死讯,亦触发了她的文思,把郭鹤龄写入《雨.我的饮料》(And the Rain My Drink)一书中。

郭家对这件伤心的往事,一向很少提及,却是他们家庭成员心头“永远的痛”。据说50年代郭鹤年之所以远赴英伦,看似去学习现代经商管理,内心实是为其兄鹤龄所选择的不归路,有着无法自己的伤心而出走。

而其母亲郑格如更是伤心欲绝,她之后皈依佛门,据说很大因素因为爱子之早逝噩耗所致。

后来她还曾出资1000多万元在福州家乡兴建一座医院,医院的名字就叫“鹤龄医院”。

明日预告:公司的老职员说,郭老办公室的大门始终是开着的,甚么人都可以进去;郭老的贡献,郭老的不平凡之处,郭鹤尧精神的展现,主要还得在他以公心和良心热心华教、服务华社的岁月中去探寻……

摘录转载:《公心与良心:郭鹤尧传》(彩虹出版有限公司与新山陶德书香楼联合出版,作者为安焕然、吴华及舒庆祥)

↓↓相关新闻↓↓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柔佛人民调】你赞成建马新第三通道吗?
赞成建马新第三通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