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柔佛头条】放不下手机.心态要积极 稳住情绪 迎击霸凌 | 中国报 China Press

【今日柔佛头条】放不下手机.心态要积极 稳住情绪 迎击霸凌

手机是现代人不可或缺的“必需品”之一,受访的青少年认为,可以采取一些自我防护,防止受到网络霸凌的侵害。

(新山9日讯)社交媒体普及,反而造成一些青少年强烈依赖社交媒体,导致生活情绪受网络媒体左右,成为网络霸凌受害者!



在网络世界发展迅速的同时,青少年上网成瘾的问题,亦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

最近《美国科学院院报》(PNAS)发表的研究指出,社交网络上普遍存在情绪传染现象。情绪状态能过通过情绪传染的过程在人们之间转移,因此人们会不知不觉地带有他人的情绪。


他们研究了68万9003名英语为母语的面子书用户,在实验中故意减少他们朋友积极、消极贴子的数量。结果显示,他们会受到这些贴子的影响:“看到朋友的消极内容少了,他们也会少发消极的内容,多发积极的内容;而看到朋友的积极内容少了,他们也会受到影响,少发积极的内容,多发消极内容。”

社交媒体本身就是巨大的试验场。其中,愤怒是最容易在网络上传播的一种情绪。

《中国报》访问一些经常使用或浏览社交媒体的青年,他们坦言,一些朋友太过依赖网络世界,太在意网络上别人的看法,如果处理不当的话,甚至成为网络霸凌受害者。

一名大学毕业生说,曾看过一些同学在社交群组以不点名的方式攻击他人。

也有一名女大专生说,曾经发生类似网络霸凌事件,但它反而让事件中主角吸取教训,行为有作出改变。

他们认为,面对别人的恶意评论,必须保持正面态度,若是做好自己本分,就不要太在意别人说法,必须调整好本身的心态,但若是本身的朋友言论攻击,就要找出问题的症结。

不点名攻击他人

■萧靖恩(24岁,待业)

我刚大学毕业,我在大学时没有遭遇过网络霸凌,但是我曾看过一些同学在社交群组以不点名的方式攻击他人。

讲师和教授都知道我们常用面子书,所以都会使用面子书交代课业,所以上社交网络也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

如果是不认识人恶意攻击,我会抱着不要太在意的态度,但若是朋友,我会约对方出来详谈,找出问题的心结,才是最好的解决方式。

少发状态减困扰
■陈裕豪(21岁,从事兼职工作)

我知道现在容易发生网络霸凌,所以我采取自我保护的做法,就是少发生活状态及留言,社交媒体的功能,可以说只是让我吸取资讯的一个平台。

老实说,因为是文字留言,有时候我们也分不清楚生开玩笑还是恶意留言,少留言也是为了减少困扰,或引来网络霸凌。

正面面对恶意评论

■郭洁芸(21岁,南方大学学院新闻系三年级学生)
去年底有发生类似网络霸凌事件,但它反而让事件中主角吸取教训,行为有作出改变。

我本身没有遭遇过网络霸凌,但我认为,面对别人的恶意评论,我们必需保持正面态度,若是做好自己本分,就不要太在意别人说法,必须调整好本身的心态。

但若是朋友的言论攻击,就要找出问题的症结,切勿钻牛角尖,若有解不开的心结,可以寻求辅导老师开导。

陈心坚:找朋友或心理辅导员倾谈。

陈心坚:封锁霸凌者保护自己

马来西亚真爱家庭协会执行董事陈心坚认为,面对网络霸凌,保护自己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封锁对方,或者截下对方恶意批评图,向马来西亚多媒体委员会投报,再找朋友或心理辅导员倾谈。

他说,即使是优秀生,也许在成绩方面很优秀,但无法处理好人际关系。

“时下年轻人多为草莓族,在碰到无法处理的人际关系,都会心里压抑,一旦爆发便不可收拾。”

他接受《中国报》访问时说,年轻人太过依赖网络世界,在意网络上别人的看法,死者在社交媒体留下遗言自杀,算是一种报复心态。

他说,父母必需树立榜样,例如在饭桌上要求大家把手机放一边,同时聆听孩子说话。

“在情感上,孩子在通过交流上得到满足,就不会太依赖社交媒体。”

栽培学生协调员 开导同学

马来西亚真爱家庭协会在大学推行社会觉醒运动,栽培学生协调员,希望通过同学之间的熟悉感,减少代沟及抗拒从而打开心房交谈。

研究证明显示,通过年龄相仿同学开导,成效比寻求辅导员更大。

陈心坚说,该协会每个学期在大学举办霸凌、自杀等社会觉醒运动,一旦发现同学有类似自杀倾向,可协助开导他们。

他说,该协会也有培养就读心理学系的学生,成为协调员,学生如有严重心里障碍,协调员可协助预约心里辅导老师,进行进一步辅导。

陈心坚也说,女性萌生自杀念头比例占70%,男性为30%,但自杀成功率男性为70%,女性为30%。

“女性比较多愁善感,男性偏向行动派,多数女性在通过开导,都能降低她们自杀的念头。”

张小芳:校园霸凌延伸网络霸凌。

张小芳:勿让孩子独自承受

迈入网络普及化,人手一机年代,校园霸凌延伸至网络霸凌!

马来西亚博爱辅导中心新山分会执行长张小芳接受《中国报》访问说,校园霸凌事件向来都有发生,唯随着近年手机上网普及,校园霸凌已延伸至网络霸凌。

她坦言,一旦一个青少年被一群人群起霸凌,众人恶意的围剿言论,已经超出他们自行解决的能力范围。

“在青少年成长阶段,青少年的‘自我形象’很低,一般都非常在意别人的看法,难以承受别人的抹黑。”

“父母一旦发现孩子出现异样,不可以让孩子独自承受,包括校方应该介入采取纪律行动,如果问题严重,父母可以考虑为孩子转校,或封锁恶意评论者。”

她说,在处理有关霸凌个案,辅导员或帮助受害者建立起心里素质。

手机成瘾症 个案多

张小芳坦言,该中心这一两年来,所接获的手机成瘾症的求助个案,比起校园霸凌个案来得多。

她指出,这个手机成瘾症引发的后果,包括孩子因母亲没收手机而打母亲,甚至闹自杀,一些学生因手机问题被学校开除。

她说,要孩子不用手机是不可能的事,因家长本身也没有树立好榜样,但是可以慢慢减少他们使用时间,如规定用餐不玩手机,或者用其他活动例如运动等,减低青少年使用手机的时间。

她认为,以目前的情况,社会或许必须开设一个戒手机或网络上瘾中心,解决手机上瘾的个案。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柔佛人民调】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
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