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鳴傑得罪人 遭冷藏半年沒戲拍 | 中國報 China Press

徐鳴傑得罪人 遭冷藏半年沒戲拍

徐鳴傑一開始的星路並不順遂,並曾因遭冷藏陷入抑鬱。

(新加坡10日訊)八公子之一徐鳴傑初入行時不知天高地厚,得罪人也不知,被冷藏半年沒戲拍!



來自上海的徐鳴傑參加2010年選秀節目“才華橫溢出新秀”奪得冠軍,自此走上演藝道路。

他透露,媽媽從小栽培他當演員,“媽媽其實有當演員的夢想,但後來因為要照顧我而無法圓夢,她發現有這方面的天分所以從小就栽培我。”


上海電影學院表演系畢業的他,原本抱著玩玩的心態來新參賽,卻沒想這裡後來成了他第二個家,他也在這裡找到另一半,日後將在這裡落地生根。

徐鳴傑向來給人的印象是“乖乖仔”,但其實他也有敢怒敢言的一面,剛來新加坡時講話不知天高地厚,得罪了不少人。

“剛入行時我有整大半年沒有戲拍。公司沒有人要用我。那時候的我可能太有個性了,會在導演和資深演員面前表達很多想法,講話有點不知天高地厚,總覺得自己是對的。”

沒戲拍患輕度抑鬱

他漸漸意識到自己沒戲拍了,“當時我有輕度抑鬱,每天醒來和睡前我都問自己明天要幹什麼?沒有朋友,環境又陌生。每天都打電話給媽媽。媽媽問起我都說自己拍戲很忙,但放下電話我做一點自己的事,之後又打給媽媽,騙她我剛拍完戲在休息。”

他坦言那是他最難熬的日子,有一次他實在憋不住,便衝到公司去問經理人:“我沒有工作了嗎?”經理人只能安慰,但事實上他整半年的工作表都是空的。

他開始反省,努力做出改變,“我去運動保持身材,看書充實自己,會到書局找勵志的書看一整個下午。不然就是跟房東聊天,或者找戴陽天(戴向宇)打球。”

後來他當時的經理人把他推薦給外制公司,慢慢的才有一些演戲和主持的工作,“但公司還是沒有找我拍戲,後來是綜藝組找我當主持。”

“亞洲電視大獎成了徐鳴傑演藝路上的轉捩點。(互聯網)

亞洲大獎成轉捩點

2013年徐鳴傑憑哇哇映畫的《我要嫁出去》奪得亞洲電視大獎,自此事業才有了起色。

“亞洲電視大獎是我很大的轉捩點,如果沒有它我或許就不會再演戲了。”

當年得獎的情景他記憶猶新,“拿獎的心情是很糾結的,原來我有被關注,原來我是被肯定的,原來我是有才華的。在那一瞬間我的人生從黑白變彩色。”

他到後台時激動到跪在地上,“我第一個就打給媽媽報喜,再打給經紀人感謝她。”

得獎之後他開始接戲,那幾年他過得很充實、開心,“我感覺自己的工作態度不一樣了,大家也對我改觀。”

珍惜拍戲機會

重回到拍戲的崗位,徐鳴傑變得更懂得珍惜,也花心思去深入瞭解公司的運作,學習融入大環境。

“我以前覺得演員只要演戲就好了,但其實不是的,我是公司的一分子,需要融入整個群體。”

他嘗試改變心態,去跟別人打交道,建立人際關係,“我變得圓滑了,其實也沒有什麼不好,大家都有台階下,我開心對方也開心。”

惹怒導演被整

徐鳴傑曾因堅持己見,惹火導演而被整。

徐鳴傑是科班出身,自認是“學院派”的他曾因不聽導演指示念台詞,結果得罪了導演。

“例如‘窗前明月光’這些詩詞或成語,歷史證據在那邊,如果劇本錯了,我就必須講出問題,不能誤導觀眾。”

但當時導演叫他照劇本念,但徐鳴傑堅守原則,讓導演當場發飆。

“之後我就被整了,導演留到最後才拍我的部分,所有人都走了,我需要對著空氣演戲。”

世界變了樣

回憶當初離鄉背井的日子,徐鳴傑坦言吃了不少苦頭。

“來到新加坡後我受到很多挫折,遇到很多問題。之前在家裡是獨生子,父母把我照顧得很好,要什麼有什麼,但來到陌生的環境,要一個人生活,我這才發現自己的獨立能力不強。”

當時他住的是很小的房間,“世界突然顛倒了,來新加坡之前我是唯我獨尊的,連朋友都很順著我,但這裡不是這樣。朋友也需要重新認識,還被所謂的兄弟背叛過,把心交出去結果被捅了幾刀。”

公子配公主,仍難逃被罵噁心命運。

公開戀情被罵噁心

公子配公主,原是美事一樁,但徐鳴傑和陳鳳玲剛公開戀情時,曾遭網友惡意抨擊,而他粉絲俱樂部的人數也減少了。

但愛得甜蜜坦蕩的徐鳴傑坦言並不在意這些,“我覺得真正喜歡我的粉絲就會不離不棄,他們會愛我所愛。”

他說當初有人在網上罵得很難聽,公開戀情後他們大方曬恩愛,也有不少人覺得他們“噁心”,但他有自己一套想法:“談戀愛不就是這樣嗎?我明明就很開心啊,幹嘛要自我局限?我們的目的不是在炫耀,而是希望更多人可以懂得表達愛,我們想告訴大家不要錯過身邊的的人。”

他表示,當初選擇公開戀情,就是準備好面對正面或負面的反應,“人活著就要開心一點。”

.徐鳴傑去年首度奪得“十大”,在後台開心向陳鳳玲示愛。(檔案照)

調整心態,徐鳴傑已能坦然接受女友演藝成績比自己好。

他說:“如果把自己抽離當作獨立個體,她有她的工作和位置,我有我的工作和位置。她做得很好,我替她開心,然後我自己再努力。不要去在意別人的眼光,那會很累。我女友受到關注我很開心,我會轉換身份去保護她。”

但這不意味著他認命,“我相信是金子就會發光,我相信我會發光。”

經理人為徐鳴傑拍桌子

徐鳴傑感激一路上遇到很多伯樂和貴人。

除了當初帶他外制公司,幫他爭取到《我要嫁出去》的經理人蓮花,他對前老闆Ivy的提攜也銘記在心,“她平時看來很淡定,好像不在乎的樣子,但我聽說她曾為了幫我爭取機會,在會議上拍桌子,我知道後對她非常感激。”

另一個伯樂黃光榮監製,則給了他《小小傳奇》裡娘娘腔的角色,“那之後我就多了不少機會,很感恩,如果不是他我不知道還有誰會用我,他幫我開啟那道門。”

 

↓↓相關新聞↓↓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的住家有安裝防火措施或滅火器嗎?
你的住家有安裝防火措施或滅火器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