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山咖啡店春滿堂 獅城大叔越堤偷歡 | 中國報 China Press

新山咖啡店春滿堂 獅城大叔越堤偷歡

大馬花園小販中心下午時段就有酒客,中國及越南女郎在找到目標后,就陪坐聊天。
大馬花園小販中心下午時段就有酒客,中國及越南女郎在找到目標后,就陪坐聊

獨家報導:吳菊君
獨家攝影:李再輝



(新山15日訊)新加坡大叔退休后寂寞難耐,紛紛越堤到新山尋歡作樂,花錢如流水,子女被逼扮“私家偵探”,一路追蹤父親去向,才知給的零用錢都花在溫柔鄉。

新山市區某大廈一家樓上美食閣,曾被指是風塵女子拉客的熱門地點,如今這批女子已轉戰附近明里南街的數間咖啡店拉客。



記者親自“踩線”,只見咖啡室里有許多穿著性感的外籍女郎,主動搭訕新加坡大叔,大獻殷勤,逗得大叔們樂開懷,掏錢包給小費,甚至進行進一步交易。

女郎主動搭訕新加坡大叔,大獻殷勤,逗得大叔樂開懷。

每次至少帶100新元花費

新加坡大叔每次至少攜帶100新元(310令吉)以上,一人或和數名友人一起搭巴士到新山咖啡店,等待女郎主動搭訕,有者更是父子兵,一起到新山尋歡。

匿名的新加坡大叔受訪說,他們多是朋友之間互相介紹,一周至少來一次,每次至少帶100新元到新山花費。

他們說,因兌換率關係,他們更樂意到新山花費,有時高興也會給數十新元犒賞女郎。

他們說,通常是一個或數名女郎一起主動搭訕,要求請喝茶或請吃和聊天,若有意思再作進一步交易。

一名受腳傷的新加坡大叔(48歲,住在新加坡裕廊)說,即使現在腳受傷,也搭巴士來找女郎聊天。

“從我家只要搭一趟巴士到新山,非常方便。”

他說,在新加坡芽籠嫖妓需要至少50新元(150令吉)。

退休寂寞尋花問柳

新加坡大叔多為退休人士,有者在新山租房一個月,尋花問柳、賭馬及喝酒,錢花完后才回去新加坡。

據知,相信是新加坡生活壓力大,這些新加坡大叔帶了數百新元到新山兌換令吉,住上一段日子樂逍遙。

由于他們的子女都已成家立室,忙于工作,或者失去老伴或是孤獨老漢,閒來無事便會自行搭巴士到新山。

一些新加坡大叔選擇小住新山,有些大叔則是當天來當天回,在咖啡店和女郎聊天從早上聊到下午,一旦錢花完后,當天下午便返回新加坡。

新加坡大叔透露,一些年輕貌美的越南籍女郎,一天可接待十多名尋歡客。

穿著性感的越南妹,在街道上袒胸露背,只為吸引新加坡大叔的目光。

明里南街淪為“新加坡芽籠”!

(新山15日訊)年輕貌美,穿著性感的越南籍女郎力壓中國籍女郎,新山明里南街被新加坡大叔,形容為“新加坡芽籠”!

《中國報》記者實地觀察,和新加坡大叔邊喝茶邊聊天的女郎,都是年輕貌美及穿著性感的越南籍女郎。

附近業者說,尋歡客或前來找女郎喝茶解悶的大叔,都是新加坡人,鮮少有本地大叔,目標都是年齡50歲以上男人。

他們說,有些越南籍女郎年齡僅十多歲,穿著大膽,袒胸露背;中國籍女郎年齡則近乎40歲以上,市場早已被越南籍女郎取代。

數名匿名的新加坡大叔接受《中國報》訪問指出,與女郎的交易價錢,以女郎年齡及貌美程度而定,從最低80令吉到150令吉不等。

大叔說,他們租本地鐘點酒店,一小時才20令吉,他們直言這比在新加坡風流來得划算。

小販中心越夜越精彩

新山大馬花園小販中心越夜越精彩,是另一個外籍女郎的大本營,也是新加坡大叔及本地大叔“樂而忘返”之地。

記者觀察,一群中國籍女郎和越南籍女郎從每天下午3時開始湧現,分成兩個地盤,一邊是屬中國籍女郎的地盤,另一邊屬越南籍女郎地盤。

受訪的本地大叔說,這些女郎相信是住在新山大馬花園和大豐花園一帶,她們會主動上前攀談,盼獲客人付小費,數額隨喜。

他們說,女郎陪客聊天的風氣盛行已久,較多大叔比較喜歡年紀較輕的越南女郎。

本地大叔說,他們都知要陪坐聊天都是要給小費,所以有時會向女郎講明不給小費,女郎也會識趣走開。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二王子一言驚醒新山市政局,那你認為.......
新山亂泊車現象,哪裡一區最嚴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