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山咖啡店春满堂 狮城大叔越堤偷欢 | 中国报 China Press

新山咖啡店春满堂 狮城大叔越堤偷欢

大马花园小贩中心下午时段就有酒客,中国及越南女郎在找到目标后,就陪坐聊天。
大马花园小贩中心下午时段就有酒客,中国及越南女郎在找到目标后,就陪坐聊

独家报导:吴菊君
独家摄影:李再辉



(新山15日讯)新加坡大叔退休后寂寞难耐,纷纷越堤到新山寻欢作乐,花钱如流水,子女被逼扮“私家侦探”,一路追踪父亲去向,才知给的零用钱都花在温柔乡。

新山市区某大厦一家楼上美食阁,曾被指是风尘女子拉客的热门地点,如今这批女子已转战附近明里南街的数间咖啡店拉客。


记者亲自“踩线”,只见咖啡室里有许多穿着性感的外籍女郎,主动搭讪新加坡大叔,大献殷勤,逗得大叔们乐开怀,掏钱包给小费,甚至进行进一步交易。

女郎主动搭讪新加坡大叔,大献殷勤,逗得大叔乐开怀。

每次至少带100新元花费

新加坡大叔每次至少携带100新元(310令吉)以上,一人或和数名友人一起搭巴士到新山咖啡店,等待女郎主动搭讪,有者更是父子兵,一起到新山寻欢。

匿名的新加坡大叔受访说,他们多是朋友之间互相介绍,一周至少来一次,每次至少带100新元到新山花费。

他们说,因兑换率关系,他们更乐意到新山花费,有时高兴也会给数十新元犒赏女郎。

他们说,通常是一个或数名女郎一起主动搭讪,要求请喝茶或请吃和聊天,若有意思再作进一步交易。

一名受脚伤的新加坡大叔(48岁,住在新加坡裕廊)说,即使现在脚受伤,也搭巴士来找女郎聊天。

“从我家只要搭一趟巴士到新山,非常方便。”

他说,在新加坡芽笼嫖妓需要至少50新元(150令吉)。

退休寂寞寻花问柳

新加坡大叔多为退休人士,有者在新山租房一个月,寻花问柳、赌马及喝酒,钱花完后才回去新加坡。

据知,相信是新加坡生活压力大,这些新加坡大叔带了数百新元到新山兑换令吉,住上一段日子乐逍遥。

由于他们的子女都已成家立室,忙于工作,或者失去老伴或是孤独老汉,闲来无事便会自行搭巴士到新山。

一些新加坡大叔选择小住新山,有些大叔则是当天来当天回,在咖啡店和女郎聊天从早上聊到下午,一旦钱花完后,当天下午便返回新加坡。

新加坡大叔透露,一些年轻貌美的越南籍女郎,一天可接待十多名寻欢客。

穿着性感的越南妹,在街道上袒胸露背,只为吸引新加坡大叔的目光。

明里南街沦为“新加坡芽笼”!

(新山15日讯)年轻貌美,穿着性感的越南籍女郎力压中国籍女郎,新山明里南街被新加坡大叔,形容为“新加坡芽笼”!

《中国报》记者实地观察,和新加坡大叔边喝茶边聊天的女郎,都是年轻貌美及穿着性感的越南籍女郎。

附近业者说,寻欢客或前来找女郎喝茶解闷的大叔,都是新加坡人,鲜少有本地大叔,目标都是年龄50岁以上男人。

他们说,有些越南籍女郎年龄仅十多岁,穿着大胆,袒胸露背;中国籍女郎年龄则近乎40岁以上,市场早已被越南籍女郎取代。

数名匿名的新加坡大叔接受《中国报》访问指出,与女郎的交易价钱,以女郎年龄及貌美程度而定,从最低80令吉到150令吉不等。

大叔说,他们租本地钟点酒店,一小时才20令吉,他们直言这比在新加坡风流来得划算。

小贩中心越夜越精彩

新山大马花园小贩中心越夜越精彩,是另一个外籍女郎的大本营,也是新加坡大叔及本地大叔“乐而忘返”之地。

记者观察,一群中国籍女郎和越南籍女郎从每天下午3时开始涌现,分成两个地盘,一边是属中国籍女郎的地盘,另一边属越南籍女郎地盘。

受访的本地大叔说,这些女郎相信是住在新山大马花园和大丰花园一带,她们会主动上前攀谈,盼获客人付小费,数额随喜。

他们说,女郎陪客聊天的风气盛行已久,较多大叔比较喜欢年纪较轻的越南女郎。

本地大叔说,他们都知要陪坐聊天都是要给小费,所以有时会向女郎讲明不给小费,女郎也会识趣走开。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柔佛人民调】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
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