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自行呼吸眨眼回应 昏迷产妇 醒了 | 中国报 China Press

可自行呼吸眨眼回应 昏迷产妇 醒了

陈莹凌向躺在床上的姐姐陈莹花说话,后者也缓缓眨眼,做出回应。

妇女产女昏迷急需换肝



独家报导:刘丽敏

(新加坡25日讯)大马孕妇连续两周发烧呕吐被迫剖腹产女后,却因肝脏指数飙升陷入昏迷,今日病情好转渐渐苏醒后,首次睁开眼睛,向家人眨眼以示回应。


来自马六甲的本地女子陈莹花(36岁,在新加坡任书记)上周三(19日)在新加坡竹脚妇幼医院,诞下只有六个月大的早产女后,隔天早上或因被细菌感染,酿肝脏指数飙升,开始神智不清,家人将她紧急转入新加坡中央医院。

需继续观察

陈莹花的弟弟陈俊良(32岁,在新加坡任修车技师)今早在新加坡中央医院接受《中国报》访问时说,姐姐转进该院第二天后,因内部出血,经五至六个小时医生抢救,终于稳定病情,但一直在加护病房昏迷,未脱离危机期。

“直到今早我与家人探望姐姐时,发现她的眼睛缓缓挣开,感到欣慰。”

他说,原本一直戴着口罩的姐姐,今日经医生许可下,终可脱下口罩,让她自行呼吸,同时姐姐病情今日好转,首次挣开眼睛与眨眼;姐姐双脚也有微微移动。

“医生让我们和姐姐说话,我向她说话时,姐姐还有微微点头,睁开眼睛做出回应,已是很好的进展了。”

医生向他透露,其姐姐目前尚在渐渐恢复意识中,而且已找到体内的细菌,用抗生素作为治疗,虽未能掌握其姐姐病情进展,但已获得好转,且尚需继续观察。

除了陈俊良,自陈莹花入院昏迷后,一直呆在医院看守她的二妹陈莹凌(35岁)与二舅张金秀(55岁),也进入加护病房探望陈莹花。他们与她谈话时,她都眨眼回应。

陈莹花的妈妈张金梅(59岁)因担心女儿安危,在家人们陪同下,也远赴新加坡探望女儿,并获知女儿今日病况。

陈莹凌(左起)、陈俊良与张金秀,持着陈莹花与其早产女的医院账单,希望为两人筹募医药费与医院入住费。

病房费每日3300

陈俊良说,马新两地各有慈善组织协助筹款,除应付姐姐医药费与或须换肝手术费外,还得筹募给姐姐早产女,每日须1000新元(约3300令吉)病房费。

他说,因姐姐一度体内出血,陷入昏迷,医生最坏打算是急须换肝,他才在其个人面子书上写贴文,急须30万新元(约93万令吉)换肝费。

他说,目前姐姐病情有所好转,但仍在观察,未知目前是否仍需换肝。

“我们胆心的是,怕找到肝捐献者时,却因筹募不到善款,而拖慢手术,所以我在面子书上筹款时,有一个新加坡GIVE.asia慈善组织找我,愿为姐姐筹30万新元换肝费。”

他说,该组织已筹获逾1万3000新元(约3万9000令吉)。

他说,姐姐与其外甥女医药费,每天都在增加,家人担心无法支付两人医疗费用,加上姐姐或须换肝等,那又是另一笔费用。

“截至目前,无法估计所须总计医疗费用,感到担忧;我从面子书与家人中,筹获14万令吉。”

陈俊良:情况不稳无法转院

陈俊良说,当初姐姐与甫诞下的早产女情况不稳定,才无法为两人转院到大马,而继续在新加坡各两间医院留医,因费用昂贵,才被迫向外界筹款。

他说,除新加坡一个慈善组织协助筹款外,来自雪兰莪的H.O.C慈善之心,愿意为姐姐与外甥女的种种医疗费,另筹140万令吉;目前已为姐姐筹到逾1万9000令吉。

“我们预计当中的100万令吉,应付姐姐医药费,另40万令吉则应付外甥女病房费。”

他说,目前外甥女仍躺在医院保育箱内,估计需住至少两个月。

他也说,以姐姐与其外甥女在首个星期内,所拖欠费用,分别是逾3万新元(约9万令吉)与逾2万新元(约6万令吉),总计约15万吉。

他说,惟扣除马新两地慈善组织至今所筹得款项约5万令吉左右,所以目前是拖欠约10万令吉的医院费用。

目前未取名的陈莹花早产女,因不足月,仍需住在新加坡竹脚妇幼医院。

忧换肝机会渺茫

陈俊良忧虑姐姐换肝机会渺茫!

陈俊良回忆姐姐甫诞下早产女,被告知姐姐或须换肝,家人担心找不到肝捐献者,又担心没有手术费,心情很挣扎,想着:“难道就这样让姐姐离开吗?”

他说,当医生透露姐姐或须换肝时,他与住院姐姐的丈夫陈冠权(36岁,在新加坡任修车技师)进行肝测试,是否适合捐肝给姐姐。

他说,姐姐虽在新加坡工作逾10年,但在新加坡持工作准证,若等待新加坡捐献者,机会非常渺茫。

“新加坡规定,若有捐献者,优先给当地公民、永久居民再到持工作准证者,目前约60名等待肝捐献病人。”

他说,他已进入第二阶段肝测试,其姐夫则进行首阶段肝测试;由于二姐与姐姐一样是B型肝炎带菌者,无法测试。

他也说,进行肝测试检查费,一人约需上万新元,如再让其他人和家人陆续检查,也是庞大费用。

陈莹凌:盼姐姐病情快好转

从马六甲请假赶来新加坡照顾陈莹花的二妹陈莹凌说,希望姐姐快点好转;在姐姐病情未好转前,她未考虑回家。

她说,姐姐在家排行最大,非常顾家,几乎每天都会通过视频通讯,与在马六甲的她、其三名孩子和双亲聊天。

“姐姐结婚多年,这次终怀孕,满怀期待,讵料姐姐与其外甥女留医,令人伤心。

她说,姐姐因血糖高,在怀孕时,得注意饮食;姐姐开始不吃米饭,改吃糙米。

“姐姐曾向她透露,打算生下女儿后,暂时辞掉新加坡工作,回返马六甲照顾孩子。”

“当初姐姐出事时,我人虽然在马六甲,但心已在新加坡;现在我守护在医院时,也得在入睡前,进去病房看下姐姐,才能睡着。”

另外,陈俊良承诺,如届时姐姐与外甥女安然出院,其所筹募的余款,则会捐出去。

↓↓相关新闻↓↓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柔佛人民调】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
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