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柔佛頭條】生產稅暴漲150% 本地烈酒生意跌半 | 中國報 China Press

【今日柔佛頭條】生產稅暴漲150% 本地烈酒生意跌半

酒稅高企不下,令進口紅酒的價格節節上升,銷量受影響。

報導╱攝影:林麗平



(麻坡30日訊)本地烈酒生產稅暴漲150%,導致零售價格跟隨調漲,嚇跑顧客,酒廠及酒商代理大歎生意慘跌一半,難以支撐!

麻坡酒廠業者與酒商代理向《中國報》透露,自從政府去年底以酒精的濃度作為抽稅標準,本地烈酒銷量首當其衝,生意下跌了50至60%。



業者舉例,每箱12支裝的白米酒價格,今年4月起就暴漲約200%,從原本1箱50令吉,漲至約200令吉左右,漲幅驚人。

除了白米酒,其他本地釀製的十全大補酒、五加皮、玫瑰露,以及供應外勞市場的本地烈酒,價格也紛紛上揚,令消費者卻步。

私酒和假酒充斥市場,令消費較高的上等好酒銷量受挫。
隨著市場購買力疲弱,酒廠面對滯銷,貨倉被逼囤放大批存貨。

將帶來連鎖效應

“平時最受外勞歡迎的本地烈酒,因酒精濃度高達40%,價格漲了約一倍,從原本每支150毫升7令吉的售價,調高到12至13令吉。”

業者指出,本地烈酒生產稅暴漲后,也帶來連鎖效應,包括走私活動更加氾濫、市場出現假酒,一些外勞甚至自己釀製不合格的烈酒,製造不少社會問題。

受訪者感歎,由于營運成本愈來愈高,加上市場競爭劇烈及利薄,因此生意越來越難做。如今,麻坡酒莊已從90年代鼎盛時期的10多間,剩下目前的區區5、6間。

他們說,本地烈酒價格在新稅實施后暴漲超過一倍,再加上消費稅,相等于征收雙重稅制,因此希望政府體恤業者的困境,將新烈酒稅下調至50%,讓業者得以繼續生存。

中國進口藥材價格不斷上漲,令本地釀酒廠營運成本加重。

釀酒廠將步入黃昏

新烈酒稅暴漲,加上營運成本加重,令本地釀酒廠步入黃昏。

位于丹絨亞葛斯工業區的華利酒業有限公司東主黃水清告訴《中國報》,自從本地烈酒稅暴漲150%,該廠的生意額馬上立竿見影,銷量減少了50至60%。

他說,該公司釀製的十全大補酒,需要超過20種藥材調配,隨著中國進口藥材價格高漲,成本無形中加重了至少20%,加上政府調高酒稅、員工成本等,生意越來越難做。

“一箱12支裝的十全大補酒,原本的批發價是170令吉左右,如今調漲至266令吉,令低收入的消費群卻步。”

目前,該公司裝配的補酒批發到中馬、森美蘭、彭亨等地,由於購買力疲弱,工廠貨倉的囤貨量也相對提高。

黃水清形容,釀酒業已經是一種夕陽行業,倘若政府再不下調酒稅,未來本地酒廠的生意將在購買力日漸減弱下,逐漸沒落。

符肇珍指本地烈酒和白米酒價格暴漲1至2倍。

面對嚴峻挑戰

符肇珍 (福昌酒莊(麻坡)有限公司東主)

酒商向來都是在競爭激烈,利潤微薄的市場爭一杯羹,如今卻面對政府實行新稅制,導致各類本地酒的價格暴漲,銷售量明顯下跌了一半,直接打擊我們的生意。

如今市場又傳出從今年12月或明年開始,小瓶裝的本地烈酒或禁售,改成大支裝;有關條例一旦實行,相信將更進一步影響零售,屆時酒商則面對更嚴峻的挑戰,希望酒商公會能夠為同業據理力爭。

陳珉堅。

抱著薄利多銷

陳珉堅(聯利貿易有限公司經理)

高企不下的酒稅、走私活動等衝擊,促成本地酒商市場愈發競爭,大家都是抱著薄利多銷下的經驗模式,通過本身的一站式服務和品牌,在市場力爭上游。

本公司向來打著貨真價實的口號,一旦有任何問題,公司將會負起全責,希望藉此贏得顧客的信賴,力拼銷量來維持生意。

⬇ 相關新聞 ⬇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贊成使用電子泊車售票機,取代泊車固制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