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聯盟吁敢敢站出來 大馬洪門大哥在哪? | 中國報 China Press

全球聯盟吁敢敢站出來 大馬洪門大哥在哪?

孫艪華(左起)與劉會進為兩天的活動做總結,劉會進更期待大馬也有一位洪門領袖能站出來,率領大馬洪門轉型。

本報特派
報導:唐輝師
攝影:李再輝



(台灣.高雄1日訊)全球洪門聯盟總會長劉會進期待馬來西亞,也有一位洪門領袖站出來,率領馬來西亞洪門轉型,把洪門合法化及公益化。

他相信,大馬其實存在這樣一位洪門領袖,端看對方是否願意站出來,因為當他站出來時,必定會遭遇很多挑戰與考驗。



劉會進也是中國洪門五聖山總山主。他昨日在高雄漢來飯店,為全球華人第八屆洪門忠義文化“高峰論壇與第四屆台灣國際武術文化節”總結時說,若大馬真有這樣的一位領袖願意站出來,建議此人必須要有很高的警覺性。

“尤其是這人必須超越政治,否則就會樹立很多敵人。”

劉會進披露,像中國洪門五聖山就有明文規定,坐上龍頭大哥就不能參政和組黨,學歷還必須具備博士學位。

他說,在財力與政府的關係、人脈方面要有所表現,也是少不了。

他補充,大馬洪門能否獲得正名非常重要,若未獲得身分認可,將會成為洪門未來發展的絆腳石。

劉氏說,洪門要轉型,就要公益化,讓人看到洪門是在協助社會,讓政府知道洪門不是累贅和擾亂社會的一分子,而是對國家有貢獻的組織。

喊告 指洪門是黑社會

劉會進強調,洪門不是黑社會,尤其是中國洪門五聖山,已獲台灣政府合法化,誰敢再說洪門是非法組織,就會依法喊告。

他坦言,坐上洪門龍頭老大,生命暴露在危險中是有的,尤其他在倡導洪門維新,進而也豎立不少敵人。

“既然挑起了洪門的擔子,就沒忌諱,因為越害怕,就無法做任何事情;唯有自我警覺,不去人蛇混雜之地,不使用同一入口進出,即能避免意外發生。

陳雅玟過去為中國洪門五聖山舉辦的大型活動,主持過無數次的洪門古禮,包括洪門新血入會儀式。

入會宣誓 須一次到位

生命沒take 2!中國洪門五聖山入會儀式,宣讀誓詞也不能重來,必須一次到位。

中國洪門五聖山金鳳四姐陳雅玟(60歲,從事服務業)指出,自1987年加入洪門,至今30年,主持過無數的入會儀式,當在為洪門新血主持宣讀誓詞時,都是必須一次到位,不能NG重來。

她接受《中國報》訪問時說,整個入會儀式約耗3小時才能完成,但自中國洪門五聖山轉型后,一些儀式簡化許多,但基本及主要的環節還是不能省略,依舊還是必須進行。

陳雅玟解釋,像新血入會時必須斬雞頭和歃血為盟,只不過目前則以斬3支香取代,因為斬雞頭很殘忍,歃血為盟則不衛生。

陳雅玟:加入需昆仲推薦

陳雅玟指出,當初之所以加入洪門,與馬來西亞也有一段很大的因緣與故事。

她說,加入洪門前,曾與一名台灣籍好友遠到馬來西亞砂拉越工作,不料在香港轉機時,自己竟把護照弄丟,當時非常著急。

陳雅玟說,之后,台灣籍好友透過大馬籍友人協助下,最終在香港找回丟失的護照,讓她喜出望外。

她坦言,護照失而復得,全因是透過洪門昆仲的力量,較后回到台灣時,輾轉也獲該台灣籍友人的推薦,進入中國洪門五聖山。

她指出,想要加入洪門,不是隨意就能加入,必須要有洪門昆仲的推薦方行,而且入會前,也須經過洪門昆仲一番的盤問,是被逼或自願。

陳雅玟加入中國洪門五聖山,已有30年。

組織合法化 最感動

陳雅玟說,中國洪門五聖山早前被視為秘密組織,如今合法化,最讓她感動。

“剛加入中國洪門五聖山時,那時我們還未被台灣政府視為合法組織,所以大家也不會提我們是洪門昆仲。”

她說,當時都是透過洪門暗號來行動,譬如你向對方高喊38,而對方回應21,這表示大家都是洪門昆仲,不能互相欺負。

陳雅玟說,洪門其實有很多的禮儀和口條,尤其是洪門的口條都必須熟背,當時在家裡不斷努力熟背這些口條時,孩子甚至還質問,是否要去聯考。

她坦言,她花了3天就上戰場,尤其是主持誓詞儀式時,是沒有重來的機會,結果她都能一一過關。

將呈政府備忘錄

全球洪門聯盟駐馬來西亞聯絡處特派員孫艪華指出,近期他會提呈馬來西亞洪門維新了解備忘錄,給內政部副部長拿督努嘉茲蘭,讓政府了解洪門維新的理念。

他說,洪門維新是項正能量的文化,因此必須讓政府了解,探討是否也能在大馬落實,讓這個愛國文化也能走入大馬。

“我們也計劃今年12月,在柔州新山舉辦一場洪門忠義文化高峰論壇,屆時將邀請全球洪門昆仲參與。”

另外,孫艪華說,馬來西亞洪門與台灣洪門,在輩分上是有一些差別,像馬來西亞洪門分三品五職,即工(432)、禮(415)、兵(426)、刑(438)、史(489),而台灣則是分內外八堂。

⬇ 相關新聞 ⬇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贊成使用電子泊車售票機,取代泊車固制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