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偉衷天生易撞鬼 曾被鬼跟回家 更險些送命 | 中國報 China Press

馮偉衷天生易撞鬼 曾被鬼跟回家 更險些送命

馮偉衷繼承媽媽的敏感體質基因,可是說新加坡娛樂圈的“鬼王”。(面子書)

(新加坡訊)明天農曆七月鬼門關開,新加坡小生馮偉衷,從小繼承媽媽的敏感體質基因,日前在《知星人》拍攝外景現場與記者分享自己靈異經驗。他“活見鬼”親身經歷,足以讓他被封新加坡娛樂圈“鬼王”。



馮偉衷透露,因經常與好兄弟“天線接上”,加上學生時期一次“被鬼跟回家”的恐怖經驗,讓他一度讓陷入恐懼,不敢出門食不下嚥不敢關燈睡覺,已經嚴重影響日常生活。

為了能擺脫這個心理枷鎖,他在6、7年前某深夜,獨自駕車到林厝港墳場,並在墳場內睡了一夜。


他說:“我那時候真的很害怕,但我媽媽跟我說,身為男人不可以那麼膽小,因為以後就需要保護身邊的人,所以我決定徹底克服這個心理障礙。結果,在墳場上睡一晚,什麼事都沒發生,什麼‘鬼’都沒看到。自此之後,雖然不時還是會和它們交錯,但我也已經不再害怕和恐懼。”

 

馮偉衷曾到鬼屋探險。(面子書)

這裡就和大家分享馮偉衷其中一些不可思議的靈異經驗,信不信由你。

拍高樓戲險墜樓

前年,馮偉衷拍新加坡電影《最佳伙扮》,一次到美芝路某舊警局改建學校拍外景。劇情要求他從身體向外,靠在二層樓高的圍牆外,然後做45仰角的“欲跳樓”動作。馮偉衷說,開拍前就有女工作人員“被上身”,攝制組趕緊燒香拜拜。

輪到他的這場戲,他當時腰部綁上安全護套,由武指在後面拉緊繩索。綵排3、4次都無誤,豈料正式開拍時就出事。馮偉衷說:“當時我在做向外仰的動作時,感覺有一隻‘手’將身上的護套解開,結果整個護套真的飛脫,但我身體已經向前仰了,我當下反射動作立即轉身握住外牆扶手,武指也衝上來抓我一把,若不是反應快,我應該就墜樓…”

醫院樓上誰在招手?

馮偉衷說大概10歲時到廢棄的樟宜醫院拍被綁架的戲,收工時就看到導演背後醫院大樓4樓有“人”跟他揮手,他也跟對方揮手,但在現場的導演和陪他拍戲的媽媽,卻什麼都沒看見。

幽靈獨木橋,踩空墮深溝

年輕唸書時,馮偉衷愛和死黨七個人到鬼屋探險,一次到一間傳說鬧鬼的學校探險,看到前面一大水溝有獨木橋,他和身邊友人一腳踩上去欲過橋,豈料卻踩空摔落深溝跌斷腿。

馮偉衷的友人一臉狐疑,因為除了他和身邊朋友外,其他人都沒看到那個木橋。他當時嗆聲說,一個星期腳傷康復後就一定回來。

課室伸出“死人頭”

一星期後,馮偉衷腳傷痊癒,他就和友人重返該廢置學校,一行七人以“二三二”陣勢走在陰暗的走廊,馮偉衷與友人打頭陣。旁邊課室全部閉上門,一夥人走到最後一間課室,再轉身,輪到馮偉衷和有人墊底,結果走過最後一間課室時,他和身邊友人都感覺到他們後面“有人”跟著。

馮偉衷這時感覺到有“人”扯他的衣角,他膽生毛轉頭看,看到最後一間課室門緩緩打開,一顆頭從裡頭伸出來看著他。他嚇得推開前面的同學拔腿向外跑。

“然後我就在學校外面大哭!事情還沒完,我們全部跑到朋友家房間,我一直在發抖。這時其中一個同學就用手機拍房間,看是不是有‘東西’跟回來,結果每次拍到天花板一個角落,影像就晃動,或手機突然關閉。”

基本軍訓夜巡,長官要他到後閘門趕“人”

馮偉衷也回憶,當兵接受基本軍訓時,一次和營友一同夜巡,結果接到長官指示,要他們到後閘門趕「人」。

他和同僚走到後閘門,發現那裡完全沒人。馮偉衷說:“但長官卻通過對講機說,他看cctv明明看到那個‘人’就剛從我們面前走過。但我們在現場,什麼都沒看到…”

舊家住“鬼奶奶”佔有慾強,鎖哥哥進廁所

還有一次,馮偉衷搬新家之前,全家租住沈氏道某公寓,而當時那個房子就住著一個對馮偉衷疼愛有加的“鬼奶奶”。

馮偉衷說:“我媽媽還看得到那個‘阿嬤’摸我的頭,我頭髮陷下去的樣子。家人都知道阿嬤的存在,但因為它疼我,所以不以為意。不過,後來它開始變得佔有慾強,不讓其他家人接近我,還把我哥哥鎖在廁所裡,把家人擋在房門外,我們沒辦法最後只好提早搬離。”

馮偉衷說,媽媽每次外出旅遊住酒店,早上起床雙腳都有被掐的手指瘀印,媽媽也曾在房裡見過爸爸“靈魂出竅”,他都見怪不怪。

↓↓相關新聞↓↓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雙11網購潮 ,你有線上購物嗎?
雙11網購潮 ,你有線上購物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