偉龍電台玩“測鬼” 午夜探班承堯聊“阿飄” | 中國報 China Press

偉龍電台玩“測鬼” 午夜探班承堯聊“阿飄”

偉龍下午玩“測鬼”,午夜開直播聊“阿飄”驚魂記!
承堯從未遇過靈異事件。
偉龍開啟手機“測鬼”手機應用程式,拎著手機電台四處走。

前天是農曆七月初一,UFM100.3 DJ偉龍在下午心血來潮,掏出手機與“老大”文鴻電台及辦公室趴趴走直播玩“測鬼”,而直播接近尾聲時,膽生毛的他放話晚上再回電台探班DJ承堯,並于午夜再玩“測鬼”。



偉龍說到做到,前晚再返電台探班承堯時,這對“好兄弟”近半夜開啟直播,與聽眾及網友聊“阿飄”驚魂記及鬼月禁忌等,不時還被在線上的網友留言嚇嚇“後面有影子”及“三位DJ好”!

偉龍在前午玩直播,並掏出手機開啟號稱能“測鬼”的手機應用程式,在電台辦公室趴趴走“偵測”,包括台長菁雲的房間、廁所等,文鴻也跟在身旁探究竟。不過,每到“關鍵”時刻,總會有應用的廣告彈出來,讓兩人大感無趣,但結束直播前,文鴻仍撂話:“晚上承堯會用這個手機應用程式,請鎖定!”


偉龍(左)與承堯於電檯面簿直播分享驚魂記,為營造氣氛還刻意將現場燈光調暗。

怎料偉龍也興起說:“我會回來跟他玩,午夜下班后在面子書見!”;他果然說到做到,午夜時分與承堯開啟1小時直播,還刻意將現場燈光調,營造氣氛。

期間,偉龍分享兵營“阿飄”驚魂記,包括有一年農曆七月在兵營中遇到的靈異事件。

他憶述,有一晚同房裡十名同僚不約而同突然醒過來,隔天大夥兒聊起時,發現醒來的時間約凌晨1時45分。

隔天晚上,他同樣約凌晨1時45分起身上廁所,走出房間拐個彎時,清楚看到有身影轉進廁所,他當下以為是同僚,於是放心地走進去。直到洗手時,偉龍才想起稍早有身影閃進了廁所,他望了望周圍卻不見有人,於是將廁門一一推開,發現廁所空無一人時當下罵了髒話,並快步回房,之後一整晚都睡不著。

有網友指偉龍膽子大,他自嘲:“我就是在恐怖片裡不怕死的人,不去看我反而會睡得不安穩!”

承堯則說,自己從未親遇“阿飄”,但他的朋友就曾在他舊家看見“鬼手”。

他說,那時母親回台灣,於是他找來兩個朋友到他家過夜,有一晚,三人出去宵夜,一名友人在走廊等著,他則與另一名友人鎖門。

之後走到走廊時,承堯發現走廊上的朋友被嚇得臉色蒼白,一問之下,該名友人才說,看到有一隻手從承堯家的窗戶伸出走廊揮了一下。

承堯提到:“他以為是我和朋友惡作劇,但那隻手縮回去後,我跟朋友馬上就從大門走過來。那隻手一定不是我和朋友的,一定有“別人”在家,或者說有什麼奇怪的“東西”,因為那道窗戶離大門很遠”。他之後幾天都不敢一個人在家,找來很多朋友到家中過夜,幾個月後就搬家。

雖然承堯在電台值夜班,午夜之後才回家,但他從未在電台遇靈異事件,並笑說:“頂多凌晨回去時,公司很暗,在走廊就會越走越快越走越快,但那並是什麼靈異事件。”

另外,談及“鬼月”禁忌,偉龍說盡量少夜歸,而承堯則是在農曆七月不走草叢。

偉龍平時會注意不要踩到金銀紙,農曆七月會更注意、敏感一些,也會盡可能不要晚回家。

從未有睡眠問題的偉龍,在“鬼門”開的前一晚開始失眠,不過,他認為失眠應該無關“鬼門”開。

“我猜想可能前陣子大病一場,大高燒,所以在家裡休息了幾天,那幾天沒別的,都是吃了藥說教,可能睡太多了!”

偉龍在玩手機“測鬼”時,有網友認為“鬼月”還是別拿這個來玩,對此他回應說:“我覺得OK吧,畢竟互相尊重。我飯還是要吃,工作還是要做,做直播是我工作的一部分,我相信“他們”可以體諒的啦,哈哈。”

至於承堯的“鬼月”禁忌,他認為寧可信其有,像農曆七月不走草叢,出國入住酒店方一定先敲門、說不好意思,以及鞋子也不會擺正放一起。

承堯也指,“測鬼”當玩玩就好,不過對陌生的“朋友”,他是抱著尊敬的心態。

 

 
⬇⬇ 相關新聞 ⬇⬇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的住家有安裝防火措施或滅火器嗎?
你的住家有安裝防火措施或滅火器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