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射新村101歲人瑞 子孫滿堂笑喪送別 | 中國報 China Press

玉射新村101歲人瑞 子孫滿堂笑喪送別

黃老夫人身前喜愛吃甜食,包括冰淇淋。
廖家兄弟姐妹暢談和回憶母親生前的點滴;左為廖深仁、廖贊昆、二媳婦鄭文婷、廖贊諒、大媳婦黃玉芬、三媳婦張玉香、廖贊仲,及《中國報》柔北辦事處主任李光輝。

報導:劉美嬌



(麻坡6日訊)玉射新村歷年來最年長的101歲人瑞黃腊,昨午在家安詳離世,子、孫和曾孫滿堂,齊穿紅衣辦笑喪。

黃老夫人于二戰后獨自帶著兒子,從中國飄洋過海到麻屬班卒尋找丈夫廖家塗(已故),之后一直在玉射生活,因性格開朗,和藹可親,深受村人愛戴和敬仰。


長子廖贊諒(80歲)、次子廖贊昆(64歲)及幼子廖贊仲(62歲)接受《中國報》訪問時,異口同聲讚嘆母親生前是一個堅強又獨立的女人,更是永遠為兒女著想的好媽媽。

廖贊仲(前左起)、廖贊諒及廖贊昆,率領家人給母親上香祭拜。

母親堅強又獨立

廖贊諒回憶當年母親獲悉在戰亂后的父親下落,毅然帶著年僅9歲的他,乘坐3個月船,再搭牛車到麻坡與父親團圓,深感母親是堅強勇敢的女人,且心中對母親充滿著敬佩。

他說,母親從不鑽牛角尖,凡事都想得開,並經常與子孫分享從中國南下的故事,還有許多人生道理。

次子廖贊昆憶起母親生前點滴時說,印象中最深刻的是母親在他年少時某一天清晨,發現他與兄弟及父親被雨困在西瓜園時,竟獨自撐著雨傘,一路尋問路人,朝芭園方向走去。

“我們在途中相遇,當下看見溫柔又堅強的母親,心中頓時肅然起敬。”

他說,母親非常疼愛子孫,雖家人在外生活,但每次回家團聚,她必定步行到附近商店購買食材“加料”,一心只希望孩孫們吃得飽。

他說,當時母親雖已90高齡,但仍健康硬朗,且步伐快速,總在家人抵步后瞬間不見人影,原來已快步走到300公尺遠外的雜貨店購買食材。

廖家三兄弟說,母親在村內有一班好朋友,經常聚在他們家閒聊,后來朋友們相繼離開,最后留下媽媽一人,但她一直表現很堅強,從不讓家人操心。

黃老夫人(中)與子孫感情融洽,是受子孫敬重的老人家。

飲食簡單 不吃外食

人瑞黃臘老夫人平日飲食非常簡單,以綠葉蔬菜為主,堅持不吃外食。

廖贊仲指出,母親怕魚腥味,從來不吃魚,卻沒有因為如此拒絕給家人準備大魚大肉,尤其適逢佳節家庭聚會時,更一直在旁叮嚀孩孫一定要把“好料”吃完。

他說,母親不吃魚肉,也不太喜歡其他肉類,她總是把最好的留給家人,而自己只要餐桌上有一兩道蔬菜就行了。

廖贊昆提到,母親善用住家后院一塊空地,從以前養豬和雞鴨,到后來栽種各種有機青菜,能自供自給。

他說,母親從來不吃外面打包的食物,也拒絕到外用餐。

他說,或許母親從不喝牛奶的關係,導致她缺乏鈣質,加上動作快,在92歲那年曾兩度摔傷手腳后,即鮮少行動及臥病在床。

不過,他說,母親在臥病期間,聽力仍很好,說話中氣十足,經常和家人通電話,也向女佣討著要吃冰淇淋及酸梅零食。

廖家去年為黃老夫人舉辦100歲壽宴。

不收聘金嫁幼女

“她是一名慈眉善目、通情達理的老人家,也是我最敬重的長輩!”

《中國報》總執行長廖深仁贊揚岳母黃臘老夫人,是一個懂得生活,且心態淡然的老人家。

他透露,當年迎娶妻子廖雅須時,岳母知道他剛出來社會工作,沒什麼錢,竟不收分文聘金,就把幼女嫁給他。

在旁的妻子廖雅須說,這也是丈夫一向非常尊敬母親的原因。

廖深仁說,岳母雖已年邁,但他每次回到玉射探望時,岳母總會走到鄰近商店買西瓜給大伙兒吃。

他說,儘管聽不太懂福建話,但他知道從未接受教育的岳母,經常把自己的人生哲學分享給家人聽。

他指出,岳母生前最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是:給人歡喜就好(大家開心就好),意旨別人開心,自己也會開心。

他說,岳母每次見到子孫回鄉,總不忘給大家派錢(紅包),說是交通汽油費用,大家已見慣不怪,並深深理解和欣賞這名老人家大方又通情的一面。

 

↓↓相關新聞↓↓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柔佛人民调】马新弯桥计划,你同意吗?
马新弯桥计划,你同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