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清一筆還有一筆 兄債妹還 家無寧日 | 中國報 China Press

還清一筆還有一筆 兄債妹還 家無寧日

蕭秀梅(右起)與黃佩芳尋找葉一德的幫助,希望大耳窿不要再騷擾其家人。

(新山8日訊)哥哥欠下巨額債務不回家,導致妹妹及母親不但要替他還債,還被大耳窿致電及發出恐嚇短訊,住家也被潑紅漆,惶惶不可終日。



35歲哥哥疑染上賭博惡習,欠下數組大耳窿總計約10萬令吉的債務后不回家,更在無能力償還后,將妹妹手機號碼交給大耳窿,點名要妹妹替他還債,迫使家中的母親和妹妹,向銀行貸款及掏出公積金還債。

此事于今年4月份至5月之間發生,家人也還清債務,不料兩個月前,又有數組大耳窿致電及發出恐嚇短訊給妹妹,指其哥哥欠錢,要妹妹還債。


本月4日,有大耳窿到妹妹住家潑紅漆,搞得全家雞犬不寧。

逼于無奈下,妹妹黃佩芳(27歲)與母親蕭秀梅(58歲),尋找人民進步黨埔萊區部副主席葉一德,召開記者會,要求大耳窿不要再騷擾家人。

黃佩芳闡述,哥哥黃江得(35歲,新加坡任職技術員)原是生活規律的人,但今年4月突然經常不回家,逼問下才知哥哥有借大耳窿。

她說,當時哥哥稱因生活負擔沉重,向2至3組大耳窿借錢,每一組從2000令吉至5000令吉不等,但因利滾利,導致越欠越多。

黃佩芳當時向銀行貸款,蕭秀梅則領出公積金替兒子黃江得還清債務;但今年8月,黃佩芳再度接到大耳窿的電話。

她當時要對方找哥哥討債后,不料對方竟把她的照片放上老千標籤,透過面子書私訊給她周圍朋友及同事。

黃佩芳說,大耳窿透過面子書找到其男友帳號,也把男友和他家人的照片,貼上老千標籤,再度以私訊方式給周圍朋友,讓她感到難堪。

她說,哥哥也有針對此事到警局報案,稱是欠一組大耳窿200新元(619令吉)。

蕭秀梅相信兒子是染上賭癮,才會接連借大耳窿。

大耳窿經常發恐嚇訊息給黃佩芳,讓她害怕。

怕被燒屋每晚膽戰心驚

黃佩芳指出,大耳窿曾恐嚇說,不還錢就放火燒全家,讓她每晚都相當害怕,聽到摩哆聲也會心驚。

她說,家裡還有七旬父親,希望大耳窿停止騷擾家人。

黃佩芳說,哥哥今年8月起已經沒有回家,只有透過電話聯繫她,但每通電話都是討錢。

“我現在每月要還銀行560令吉利息,也要攤還汽車貸款,沒有能力替哥哥還債。”

蕭秀梅說,她早前已把公積金內的錢用來還債,當大耳窿今年8月份找上門時,她又與親友借錢還債,但沒想到怎麼還都還不完。

她希望,兒子不要一錯再錯。

備忘錄呈蘇丹求援手

葉一德說,他平均每天接到5宗大耳窿投訴案子,情況嚴重,因此將于本月15日舉辦萬人“滴血”簽名運動,再把備忘錄交給柔佛蘇丹依布拉欣,以期解決大耳窿問題。

他說,該活動于上午10時30分,在武吉英達花園一德咖啡店舉行。

葉一德呼吁曾受大耳窿騷擾的受害者、家人、或希望杜絕大耳窿的人,響應活動。

“我知道這樣做會引起大耳窿的不滿,甚至招來危險,但我覺得是時候站起來杜絕大耳窿行為了。”

葉一德相信,蘇丹依布拉欣看到備忘錄,並發出適當指令,警方會加強取締,使大耳窿遠離柔州。

黃佩芳住家日前遭大耳窿潑紅漆。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認同遴選社團代表受委為市縣議員嗎?
你認同遴選社團代表受委為市縣議員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