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守夕陽行業盼迎曙光 純手製造 陶你喜歡 | 中國報 China Press

默守夕陽行業盼迎曙光 純手製造 陶你喜歡

鄭宇量(左2)與家人一同經營著陶然園,讓現代人仍能欣賞到手工陶瓷品的美。
大大小小的陶瓷品擺在廠內,令人眼花撩亂。
初坯完成后是進行修坯程序,將陶瓷品修飾得更完整。

報導:陳佳敏



(峇株巴轄8日訊)夕陽西下的純手工陶瓷,依舊綻放著獨樹一格的大馬釉彩,而默默守著這一行業的陶然園,期盼再迎來黎明的曙光,使大馬陶瓷業重現光芒。

時代變遷,陶瓷用具已漸漸被塑料、玻璃等取代,這也令本地陶瓷業逐漸走向沒落。


但在峇株巴轄新加蘭九支一家名為陶然園的陶瓷廠,仍堅持以手工製作,生產出一個個精美的陶瓷品,第二代也逐漸接手事業,讓現代人仍有機會欣賞著陶瓷的美。

陶然園的負責人鄭宇量(33歲)接受《中國報》訪問時指出,陶然園是在1988年成立,至今已有29年歷史,當初是其父親5兄弟一同創立,隨后整個家族都一同投入經營陶瓷廠。

他指出,製作陶瓷品過程包括灌漿、脫模、修坯、施釉到燒窯都需要花費很大的心血,加上設計師和師傅們的巧手,才能做出一個個精緻的陶瓷品,因此陶瓷品可說是一項文化藝術的產品。

鄭宇量指出,陶然園仍堅持最好的品質,不偷工減料,並以具有我國文化風格的設計,吸引顧客上門。

經過燒窯程序,一個個完成的陶瓷品不僅變得更堅固,色澤也更亮麗。

他說,本地陶瓷業在九十年代初是輝煌時期,后來面對如需求量減少、來自外國包括中國和越南陶瓷品的競爭等因素,令本地陶瓷業逐漸沒落。

“陶瓷業在我國可說是逐漸走向夕陽的行業,唯有尋求轉型,才能讓在未來繼續發展。”

他指出,不少國家地區如台灣已將陶瓷業發展成旅遊和教學事業,包括開辦陶瓷製作課程,讓有興趣者參與,或開放陶瓷廠讓觀光客參觀,又或者與一些幼稚園或學院聯辦體驗課程。

他說,這些都是本地陶瓷業者可效仿的例子,以便為傳統陶瓷業進行轉型,迎合現代市場的需求。

一個陶瓷品的模具完成后,下一步是進行灌漿程序,以製作陶瓷品的初坯。

年輕人不承接衣缽

年輕人不承接衣缽,陶瓷業恐后繼無人!

鄭宇量說,陶瓷品的需求量沒有之前般大,令陶瓷業的未來發展受局限,加上年輕人認為陶瓷業是一個辛苦的行業,因此並不感興趣,令陶瓷業面對后繼無人的困境。

即使他本身自華仁中學肄業后,也與一般年輕人一樣,嚮往到外闖蕩,直至兩年前才真正進入到廠內工作。

他認為,陶瓷業要轉型,在朝旅遊和教學事業方向前進之際,需要時間去慢慢實踐。

“這不僅能為陶然園帶來多元化的發展,也希望能讓陶瓷業成為吸引外地遊客前來的賣點,並使年輕一代對陶瓷業產生興趣,讓本地陶瓷業百花齊放。”

施釉完的陶瓷品會最后進行燒窯程序,須經過1200度高溫燒7至9小時,才能完成一個個精美的陶瓷品。
陶瓷品在完成修坯后,就會進行施釉程序。

注重品質留住顧客

擁有設計師打造具本地特色陶瓷品,陶然園注重品質,留住顧客。

鄭宇量說陶然園生產的陶瓷品屬多元化,包括園藝、茶具、擺設品等,設計風格以本地色彩為主,這是國外陶瓷品無法相比的,因此陶然園的顧客都是本地客,除了峇縣外,也有怡保、檳城、吉隆坡等地的客人。

“我們擁有自己的設計師,除了目錄上提供的陶瓷品款式,也能根據顧客的需求,設計出符合顧客條件的陶瓷品,相信這也是吸引顧客的原因之一。”

他說,製作陶瓷品並不能偷工減料,因偷工減料將導致陶瓷品易碎,這不僅給顧客帶來損失,也存在著令使用者被割傷的風險。

他舉例,2年前曾使用一批品質不佳的原料製作了陶瓷品,但大大影響了成品的品質,最后決定丟掉做好的成品,更將還未使用的原料全部丟棄,重新訂購原料及製作陶瓷品。

陶瓷廠內能讓大家以雙手處理製作陶瓷品的各項工序。

鄭宇量:向前輩學習汲取經驗

鄭宇量向前輩學習,汲取經驗打理陶瓷廠。

鄭宇量說,因陶瓷廠是家族生意,因此從小開始就在廠內打轉,平時假期或空閒時,也會到廠內去“打工”,幫忙經營門市生意和送貨,但並沒有真正投入此行業。

“中學時期雖不是美術班的學生,卻對美術方面有著興趣,因此我相信是這份興趣,推使我決定進入陶瓷廠工作。”

他說,製作陶瓷品需要許多製作技巧,更需要專業的知識和經驗,以便能將陶瓷廠打理好,以及製作出品質優良的成品。

“雖從小在陶然園打轉,但仍有許多是我並不瞭解的知識,我父親、叔叔、嬸嬸還有許多老前輩都還在工作,因此在我在工作的同時,也向他們學習,讓大家有機會相互交流成長。”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柔佛人民调】马新弯桥计划,你同意吗?
马新弯桥计划,你同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