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枝砸中頭 馬勞變植物人 公園局堅稱意外拒負責 | 中國報 China Press

樹枝砸中頭 馬勞變植物人 公園局堅稱意外拒負責

李嘉俊在意外後,頭部受重創變成植物人。(檔案照)

去年騎摩哆冒著暴風雨上班,疑遭掉落樹枝砸中頭部重創成植物人的大馬客工,他的妻子和姐姐代他起訴國家公園局,追究責任索賠。



這起意外發生在去年7月20日清晨,地點是海軍部西路一帶。廠工李嘉俊(24歲)入境後正往位於兀蘭環道的食品廠上班,疑遭掉落的樹枝砸中,被拋離摩哆摔倒路上,頭部受嚴重創傷而永久損壞,成為植物人。

事後李嘉俊被送往邱德拔醫院,陷入昏迷,在醫院留醫約四個月後,被送回怡保家鄉療養。


他的妻子(24歲)和姐姐(27歲)以他的代理人和訴訟代表身份,通過法律途徑向國家公園局索賠。

李家俊的家屬將他的不幸遭遇歸咎於公園局的疏忽,指公園局沒確保樹木健康、狀況良好,以免對公路使用者構成危險。

此外,公園局被指沒謹慎照顧樹木、沒移走危害公眾安全的樹枝、沒評估路邊樹木的危險性,以及沒修剪樹冠來減低樹木因不良天氣所受的影響。

他的妻子和姐姐通過萬勝律師,代他索討醫藥費、收入損失及所蒙受的痛楚等。若勝訴所要求賠償的金額需估算,高庭審理與身體損傷有關的索償額從25萬元(77萬5000令吉)起跳。

公路使用者遭掉落樹枝或倒下樹木砸傷或壓死的消息偶爾發生,但死傷者起訴公園局的案件卻罕見。案件今天將進行審前會議。

義務代表李嘉俊的律師斯立瓦三說,目前還沒和家屬商討索賠數額,但仍繼續處理此案。

騎士傷勢嚴重
目前仍無法自理

李嘉俊的訴訟代表在今年7月入稟高庭的索償書中指出,李嘉俊的腦部在意外中蒙受嚴重創傷,出現急性蛛網膜下腔(subarachnoid)和頭顱硬膜下(subdural)出血的情況。

不僅如此,他的臉部骨折、大量出血,並且出現血腫的情況,此外,他的牙齒鬆脫、左眼瞳孔放大和沒反應。由於傷勢嚴重,他必須接受緊急手術抑制顱內失血。

之後李嘉俊因肺炎、高鈉血傷況變得複雜。他在新國留醫期間累計了約3萬2000元(9萬9000令吉)的醫藥費,過後轉到怡保一家專科醫院、一直住到隔年元旦的前兩天。

李嘉俊去年底接受頭顱造形術,育有一名三歲獨生女的他如今變成植物人,而且雙眼極可能失明,飲食起居完全需要假手於人,無法自理。

曾協助過李嘉俊的新加坡意外援助中心公關鄭添榮表示,在今年初最後一次向家屬跟進他的情況。

“當時他仍無法坐起來,不能吃固體食物,只服用營養奶粉,雖然他仍無法言語,但可眨眼睛。”

國家公園局否認有疏失

國家公園局否認有疏失,反指意外是在它無法預見及控制的情況下發生。

國家公園局通過駱維明高級律師否認須為李嘉俊的事故負責,並辯稱有一套定期檢查事發路段樹木的系統,並在發現有枯樹、樹冠過大或樹枝延伸出範圍,就會安排育木師進一步檢查及承包商去除樹枝或修剪樹木。根據其說法,前年3月就曾有育木師檢查海軍部西路的樹木,三個月後修剪樹木和去除枯樹,以及在事發前半年再修減樹枝,而且即使李嘉俊的確是被樹枝砸到,意外是在它無法預見、無法控制的情況下發生的,所以不是它釀成的。

檢查也顯示,即使在意外發生後,有關的樹木健康,沒有枯萎的跡象,樹冠也不過重。樹枝斷裂的導因可能是它在事發前三天,受不尋常的暴風雨和風速高達每小時50公里的強風所影響。

⬇⬇ 相關新聞 ⬇⬇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認同遴選社團代表受委為市縣議員嗎?
你認同遴選社團代表受委為市縣議員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