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集萬人簽名 上書柔州蘇丹 滴血控訴阿窿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收集萬人簽名 上書柔州蘇丹 滴血控訴阿窿

    婦女踴躍響應剷除大耳窿運動,刺破大拇指後在紙上蓋上指印。
    “剷除柔州大耳窿,萬人滴血簽名運動”獲民眾認同和支持響應。

    (振林山15日訊)大耳窿太猖獗,人民滴血控訴!



    柔佛居民心聲公會公開向柔州境內阿窿宣戰,即日起展開為期一個月的“剷除柔州大耳窿,萬人滴血簽名運動”,并會在之后把滴血與簽名呈上柔州蘇丹依布拉欣,冀阿窿銷聲匿跡。

    簽名運動在半小時內,獲約20人響應滴血與簽名,有些滴血者在紙上簽名后,便在拇指刺一針,再將血印在紙上。

    男女老少積極響應滴血簽名。
    民眾在刺破大拇指后,把鮮血蓋在簽名紙上。

    柔佛居民心聲公會主席葉一德說,滴血主要是展示欲剷除柔州大耳窿的決心。

    “我們會把收集到的滴血和簽名,和諒解備忘錄一起呈給柔州蘇丹依布拉欣。”

    他在近兩個月處理逾50宗的阿窿案件,最年輕的欠債人只有28歲,最年長的是61歲,多達80%欠債人因涉及賭博而借大耳窿,余者則因生意周轉不靈才借貸。

    他在處理阿窿個案中,發現阿窿的追債手法和行為,近期已越來越猖狂,超過原本的追債底線。

    他說,欠債還錢,天公地道,但禍不及家人,但阿窿卻頻頻騷擾欠債人的家人,甚至逼得欠債人走上絕路。

    他說,為了公眾利益,剷除柔州境內大耳窿勢在必行,以杜絕大耳窿有機會與民眾接觸,否則會讓更多人受害。

    “我們會收集萬人滴血簽名一個月,只有前50人是滴血,餘者則是用簽名方式,若想要支持的民眾不想要滴血,也可選擇簽名支持。”

    葉一德(左起)與烏瑪瓦蒂展示刺破大拇指滴血。
    烏瑪瓦蒂(右起)與葉一德在“剷除柔州大耳窿,萬人滴血簽名運動”上率先滴血。

    (本報張來星攝)

    家人朋友受牽連

    民眾指出,冤有頭債有主,但阿窿的追債手法非常過分,導致欠債人的家人及朋友都受牽連。

    民眾說,若柔州境內的阿窿得以剷除,人民就不會再有機會與阿窿接觸。

    民眾也認為,這是一個很好的運動,并有信心引起蘇丹的關注,因所收集到的簽名最後還會與備忘錄呈給陛下。

    另外,現場可見,滴血簽名運動也注重衛生,使用醫療針頭,即每個針頭不重覆使用,每一人用了便丟棄,所以簽名者不用擔心受感染。

    雷德順(47歲,咖啡店業者,住浩然山莊)

    為了下一代好

    ★雷德順(47歲,咖啡店業者,住浩然山莊)

    非常認同“剷除柔州大耳窿,萬人滴血簽名運動”,因為阿窿的所作所為非常過分。

    冤有頭,債有主,但阿窿卻頻頻騷擾欠債人的家人,讓人無法苟同,而剷除阿窿,也是為了下一代好,避免他們能有與阿窿接觸的機會。

    我常對孩子說,若你去借阿窿,身為父親的我不會幫你還債,只會送你一張去國外的機票,讓你跑路。

    減少社會問題

    ★烏瑪瓦蒂(40歲,廠工,住士姑來順利花園)

    這是一項很好的運動,若順利把阿窿剷除,也可減少各種社會問題。

    尤其是近期發生在士姑來麗寧鎮的“一家四口斃命”案,讓人聞之心酸,而且死者是我朋友的朋友。

    據我了解,死者也是因為欠阿窿而走上絕路,我有2到3名友人也是因為欠阿窿,被潑漆和車子被拖走,所以阿窿害人不淺。

    借阿窿失好友

    ★陳福財(35歲,輔警,住士姑來永樂鎮)

    最好柔州能夠剷除所有的阿窿,因為阿窿搞到別人家散人亡。

    我有一名好友就是因為在2到3年前借阿窿,最終讓我失去這名好友。

    對依布拉欣陛下非常有信心,尤其陛下近期撥亂反正極端主義,相信阿窿問題可以獲得蘇丹關注。

    還錢仍被騷擾

    ★黃佩芳(28歲,會計書記)

    我的哥哥也是因為借阿窿而跑路,導致我們家人受害,即使已替哥哥償還5萬令吉的阿窿債務,但阿窿還是繼續騷擾我們,導致我與母親,每天要提心吊膽阿窿的潑漆騷擾。

    非常支持“剷除柔州大耳窿,萬人滴血簽名運動”,因為有阿窿的存在,就會帶來困擾。

    ⬇ 相關新聞 ⬇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