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集万人签名 上书柔州苏丹 滴血控诉阿窿 | 柔佛人 - 中国报 Johor China Press

收集万人签名 上书柔州苏丹 滴血控诉阿窿

妇女踊跃响应铲除大耳窿运动,刺破大拇指后在纸上盖上指印。
“铲除柔州大耳窿,万人滴血签名运动”获民众认同和支持响应。

(振林山15日讯)大耳窿太猖獗,人民滴血控诉!



柔佛居民心声公会公开向柔州境内阿窿宣战,即日起展开为期一个月的“铲除柔州大耳窿,万人滴血签名运动”,并会在之后把滴血与签名呈上柔州苏丹依布拉欣,冀阿窿销声匿迹。

签名运动在半小时内,获约20人响应滴血与签名,有些滴血者在纸上签名后,便在拇指刺一针,再将血印在纸上。


男女老少积极响应滴血签名。
民众在刺破大拇指后,把鲜血盖在签名纸上。

柔佛居民心声公会主席叶一德说,滴血主要是展示欲铲除柔州大耳窿的决心。

“我们会把收集到的滴血和签名,和谅解备忘录一起呈给柔州苏丹依布拉欣。”

他在近两个月处理逾50宗的阿窿案件,最年轻的欠债人只有28岁,最年长的是61岁,多达80%欠债人因涉及赌博而借大耳窿,余者则因生意周转不灵才借贷。

他在处理阿窿个案中,发现阿窿的追债手法和行为,近期已越来越猖狂,超过原本的追债底线。

他说,欠债还钱,天公地道,但祸不及家人,但阿窿却频频骚扰欠债人的家人,甚至逼得欠债人走上绝路。

他说,为了公众利益,铲除柔州境内大耳窿势在必行,以杜绝大耳窿有机会与民众接触,否则会让更多人受害。

“我们会收集万人滴血签名一个月,只有前50人是滴血,余者则是用签名方式,若想要支持的民众不想要滴血,也可选择签名支持。”

叶一德(左起)与乌玛瓦蒂展示刺破大拇指滴血。
乌玛瓦蒂(右起)与叶一德在“铲除柔州大耳窿,万人滴血签名运动”上率先滴血。

(本报张来星摄)

家人朋友受牵连

民众指出,冤有头债有主,但阿窿的追债手法非常过分,导致欠债人的家人及朋友都受牵连。

民众说,若柔州境内的阿窿得以铲除,人民就不会再有机会与阿窿接触。

民众也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运动,并有信心引起苏丹的关注,因所收集到的签名最后还会与备忘录呈给陛下。

另外,现场可见,滴血签名运动也注重卫生,使用医疗针头,即每个针头不重复使用,每一人用了便丢弃,所以签名者不用担心受感染。

雷德顺(47岁,咖啡店业者,住浩然山庄)

为了下一代好

★雷德顺(47岁,咖啡店业者,住浩然山庄)

非常认同“铲除柔州大耳窿,万人滴血签名运动”,因为阿窿的所作所为非常过分。

冤有头,债有主,但阿窿却频频骚扰欠债人的家人,让人无法苟同,而铲除阿窿,也是为了下一代好,避免他们能有与阿窿接触的机会。

我常对孩子说,若你去借阿窿,身为父亲的我不会帮你还债,只会送你一张去国外的机票,让你跑路。

减少社会问题

★乌玛瓦蒂(40岁,厂工,住士姑来顺利花园)

这是一项很好的运动,若顺利把阿窿铲除,也可减少各种社会问题。

尤其是近期发生在士姑来丽宁镇的“一家四口毙命”案,让人闻之心酸,而且死者是我朋友的朋友。

据我了解,死者也是因为欠阿窿而走上绝路,我有2到3名友人也是因为欠阿窿,被泼漆和车子被拖走,所以阿窿害人不浅。

借阿窿失好友

★陈福财(35岁,辅警,住士姑来永乐镇)

最好柔州能够铲除所有的阿窿,因为阿窿搞到别人家散人亡。

我有一名好友就是因为在2到3年前借阿窿,最终让我失去这名好友。

对依布拉欣陛下非常有信心,尤其陛下近期拨乱反正极端主义,相信阿窿问题可以获得苏丹关注。

还钱仍被骚扰

★黄佩芳(28岁,会计书记)

我的哥哥也是因为借阿窿而跑路,导致我们家人受害,即使已替哥哥偿还5万令吉的阿窿债务,但阿窿还是继续骚扰我们,导致我与母亲,每天要提心吊胆阿窿的泼漆骚扰。

非常支持“铲除柔州大耳窿,万人滴血签名运动”,因为有阿窿的存在,就会带来困扰。

⬇ 相关新闻 ⬇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柔佛人民调】你比较常用哪一社交网站?
你比较常用哪一社交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