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人鞋也照穿 專業人士撿垃圾月省近3000 | 中國報 China Press

死人鞋也照穿 專業人士撿垃圾月省近3000

“淘寶”達人鄭春林展示他所淘到的各種寶貝。

(新加坡30日訊)人棄我取!



專業人士在廢物堆“淘寶”淘出心得,每週八九個小時在迷你超市、巴剎後巷挖賣不完的蔬果,又在組屋底層找廢棄品,一個月可以省八九百新元(約2790令吉)。

現在,這批人還組成“淘寶大隊”,率領一幫年輕人到各處淘寶。


人們不要、已經丟掉的東西,你敢要,你敢用嗎?

38歲的鄭春林過著非一般的生活,別人廢棄的東西,他不止敢穿敢用,還敢吃下肚,聲稱每個月可以剩下八九百元,吃用方面幾乎是“零消費”。

他每週會花兩三天,在宏茂橋組屋住家周圍,包括組屋底層、巴剎後巷撿廢棄物。只要是還可以吃,還可以用,沒有一件逃得過他的“法眼”。

他接受《聯合晚報》訪問時說,他目前的伙食花費幾乎是零,主要花費都用在房屋貸款、保險費、水電網絡電話費等。由於衣服、肥皂等都是從外面撿來,他也不上超市買日用品。

鄭春林去年開始過這樣的生活,伙食費從原本的每月300元(約930令吉),減至去年12月的33元(約102令吉),到今年1月的8元(約24令吉),2月起是零花費。

不要以為他窮困潦倒,鄭春林是一名財務規劃師,畢業於國立大學化學系。他的太太也有工作,是雙薪家庭,兩人膝下無子,住在宏茂橋3房式組屋。

詢及為何選擇過這樣的生活,鄭春林坦言,起初是為了省錢,才會在朋友介紹下,過這種不消費主義(freeganism)生活。但更重要的是,看到還可以用的東西被丟棄,他覺得很可惜,太浪費了。

“起初,我很在意別人會怎麼看我,也很注意衛生,拚命用肥皂洗手……但做著做著,就覺得好玩。而且很多廢棄品明明還可以用,還有價值。我問你,一張沾上糞便,被丟進垃圾桶的50元,難道就不是錢嗎?”

現在,幾乎每個月,他都帶著二三十人到處淘寶,而且多數都是年輕人和專業人士。

鄭春林幾乎每個月都會組織“淘寶大隊”到處淘寶。

家人從不解到理解

父母和太太原本不能理解,覺得他撿回的東西“噁心”;後來漸漸受他影響,現在還會自動向他討“禮物”。

鄭春林受訪時向記者展示他淘到的“寶貝”,包括一個攪拌機、未煮的米粉,都是母親向他要的。他還帶了一個內有乾坤的小保險箱,打算把這個“寶物”送給父親。

父母原本覺得他吃剩菜剩飯很“噁心”,說把他養大念大學,不是要他去撿垃圾,但是他證明給他們看,撿回來的物品並不是垃圾。

“我把找到的東西送給父母,他們慢慢發現這些東西還蠻好用,現在還會跟我開口要。好像這個攪拌機,就是媽媽說她要的。我知道他們已經接受了我的這種生活方式。”

他太太也不能接受他從外面撿食物回來,直到去年聖誕節前夕。

“我撿到披薩和雞腿,就帶回家弄熱,香味撲鼻。結果太太聞到,竟然也過來一起吃。我問她,難道不想知道是從哪裡來的嗎?她竟然說,這不重要,只要好吃,沒有細菌。”

淘寶達人百無禁忌

淘寶達人百無禁忌,連死人遺留下的物件也敢用!

對鄭春林而言,“淘寶”除了是削減開支、減少浪費,也是因為好玩,似乎已經“淘上癮”。

“我曾經在組屋底層找到一個保險箱,搖一搖發現裡面有東西,但沒有鑰匙,後來帶回家撬開,才發現裡面有貴重物品。”

他不願透露裡面裝了什麼,但他相信是保險箱主人過世了,家人打不開、或不要了,保險箱才會被遺棄。

提到撿死人遺留物,他全程淡定,似乎並不在意。

“我撿到的,都是人們不要的,就敢敢拿咯……原本是會擔心,但漸漸發現,就算我拿,也沒有事發生。”

他也曾經在組屋底層找到一個袋子,裡面裝有6雙名牌男士鞋子,他相信是死人遺物,由於尺碼合適,就決定拿來穿。

鄭春林曾經淘到Prada名牌包包。

全身穿的都是撿來的

鄭春林現在全身穿的、戴的都不是花錢買的,而是撿來的。

他透露,撿過最貴的“垃圾”是價值2000元(約6200令吉)的普拉達(Prada)名牌包。他也曾經找到一個博柏利(Burberry)包包,送給了太太。

令他最引以為傲的是在商業區找到一部咖啡機。

“咖啡機顯然是想要寵一寵自己的人,才會買的。這麼好的東西又沒有壞,人家也丟掉,顯示我們的社會有多浪費,消費主義至上。”

鄭春林曾淘獲的“寶物”包括:
·Timberland鞋子
·Clarks鞋子
·2005年過期的20罐雞精
·望遠鏡
·一瓶百加得(Bacardi)酒
·蔬果攪拌機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柔佛人民調】你希望新政府多久可承認統考?
你希望新政府多久可承認統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