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华:名留华校意义重大 | 中国报 China Press

吴华:名留华校意义重大

早期,我国各地的华校不少是以“中华”、“华侨”或“侨民”命名,因为那是在英国殖民地政府时代,华人是以“侨民”身分居留。



战后以来,因时势改变,不少华校也都易名,就拿新山来说,先前称“南益”的改为“国光”,淡杯的“华侨”易名“丹柏”,吗哂的“华兴”称为“马塞”,班兰的“国民”称为“班兰”,地南的“华侨”正名“智南”,真是不胜枚举,似乎都是以地名称谓,以人名称作校名的华校则少见。

但其实,士姑来八哩半战前有一所华小称“光轮”,战后改称“南益”,那是因为当时学校财政不敷,不敷的开销由南益公司补贴。


到了1967年,因教育法令影响,南益不得不改名,该校取名国光,是董事部表彰李光前及其父李国专对教育事业的贡献。

那时,教育部官员问:“为何取名国光?”该校董事长丹斯里郭鹤尧不敢直言,巧妙地解释:“国光意指国家光荣。”

由此可见,当时要以先贤命名学校,可不容易。

今次,政府一次过批准,且以华裔先贤命名9所华小:敦李孝式、敦林苍佑、敦翁毓麟、陈嘉庚、丹斯里李莱生、拿督谢华、丹斯里郭鹤尧、拿督沈慕羽及朱运兴。

他们都是过去对我国政经文教事业,作出贡献的先贤,这项创举具有深长的意义,是政府肯定先贤对华社、华校以及国家贡献的铁证。

相信以先贤命名华小,只是开始,希望政府今后再增办华小,请不要忘记陈祯禄(马华创办人)、陈修信(马华前总会长)、林连玉(教总前主席)、萧畹香(南院校址献捐人)、黄复生(南院前董事长)等人,他们在我国政经教育史上,也是名留不朽的。

今次柔州除了获增办5所华小,另还获准迁校,这是华社莫大喜讯,但也增加柔州华社的负担,但愿政府协助解决校地和建校基金。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柔佛人民调】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
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