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贷后失踪连累家人 2心碎母斩亲儿情 | 中国报 China Press

借贷后失踪连累家人 2心碎母斩亲儿情

饱受大耳窿困扰的陈素文(站者左起)、陈成志、徐美萍(站者右起)和何志伟,向陈峇峇(坐者左起)与张秀福求助,陪同者包括黄福新(站者左3起)与黄允帆。

(新山12日讯)儿子不肖,母亲心碎!2名母亲皆因儿子向大耳窿借贷后失去踪影,导致家人遭受大耳窿百般骚扰和威胁,她们唯有忍痛断绝母子关系。



青年何志杰(20岁)和陈平(19岁)分别欠下10万令吉和1万令吉债务。

马华全国公共服务及投诉局主任张秀福今早召开记者会指出,这两起大耳窿追债事件,皆因华裔青年疑涉赌,向大耳窿借贷后无力偿还,最终与家人断了联击,拖累家人成为大耳窿追债目标。


何志杰的母亲徐美萍(新加坡工厂女工)说,儿子是家中老么,另有3名兄长,儿子在中二就辍学,并离家去新加坡冰淇淋厂工作。

她说,之前从未听闻儿子借大耳窿,或涉案进警局,唯在10月13日,她下班回家后,发现家门前留下两张还钱字条。

“丈夫按字条回电,得知儿子欠债,对方还被警告必须给予交代,否则就会再上门。”

徐美萍过后联系儿子友人,得知儿子疑赌博,至今欠下10多万令吉债务。

她说,本月4日外出回家后,发现家门外被泼红漆,另留下3张还钱的字条,但儿子仍音讯全无。

儿子突劝家人搬家

另外,陈平的母亲陈素文(幼儿园校长)说,为逃避大耳窿上门,全家被迫搬去酒店避难,日常生活受冲击。

她说,三儿子陈平在10月24日,突劝家人搬离住家,却没交代理由。

“大女儿在当晚7时左右,接到儿子的电话,得知他欠大耳窿1万令吉,大耳窿会在两三天上门,当晚就搬离住处。”

两名母亲表态,与欠债儿划清界限,希望大耳窿勿再上门骚扰。

网上流传的悬赏照片是陈素文(左2)与家人亲戚在2年前的合照,导致她与家人被误认为老千。

阿窿网上悬赏5000寻人

为寻找借贷者与家人的下落,大耳窿通过网络寻人,更附上5000令吉的悬赏。

陈素文说,离家搬去酒店居住的一个星期内,大耳窿在两三天上门找人不成,竟通过网络寻人,把她们描绘成老千家庭。

“大耳窿在面子书发布2年前我和亲人的合照,虽然儿子不在其中,但深深影响我们一家人的形象。”

她说,大耳窿也通过微信,悬赏5000令吉寻人。

“我是一名基金销售顾问,许多人在网上看到悬赏启事后,亲朋戚友开始询问我的近况,影响我的事业。”

陈素文说,住家也遭大耳窿破门而入,发现轿车的备用钥匙已被取走。

她目前已请假让其他老师代课,也联络不上欠债儿子。

她坦言,儿子之前被发现参与线上赌博,今年9月离家找工。

张秀福:借阿窿年轻化

张秀福指出,大耳窿案件日益猖獗,马华全国公共服务及投诉局几乎每周都接获一起大耳窿案件,涉案者有年轻化的趋势。

他说,该局接获的案件分为两种,即欠债者无力偿还欠款,以及欠债者有能力偿还部分欠款。

他指出,年轻欠债者因无工作收入,无力偿还欠款,最终音讯全无的案件越来越多。

张秀福认为,智能手机改变年轻一代的社交活动,一旦通过网络染上毒瘾,不慎向大耳窿借贷,最终陷入无法回头的情况。

他说,若欠债者有能力偿还部分赌债,该局会尽可能与对方谈判,减轻欠债款额,自此就没插手。

出席者包括陈平的父亲陈成志、何志杰的哥哥何志伟、马华振林山区署理主席陈峇峇、该区执委黄福新,以及江加埔莱新村村长黄允帆。

 

↓↓相关新闻↓↓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柔佛人民调】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
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