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貸後失蹤連累家人 2心碎母斬親兒情 | 中國報 China Press

借貸後失蹤連累家人 2心碎母斬親兒情

飽受大耳窿困擾的陳素文(站者左起)、陳成志、徐美萍(站者右起)和何志偉,向陳峇峇(坐者左起)與張秀福求助,陪同者包括黃福新(站者左3起)與黃允帆。

(新山12日訊)兒子不肖,母親心碎!2名母親皆因兒子向大耳窿借貸后失去蹤影,導致家人遭受大耳窿百般騷擾和威脅,她們唯有忍痛斷絕母子關係。



青年何志傑(20歲)和陳平(19歲)分別欠下10萬令吉和1萬令吉債務。

馬華全國公共服務及投訴局主任張秀福今早召開記者會指出,這兩起大耳窿追債事件,皆因華裔青年疑涉賭,向大耳窿借貸后無力償還,最終與家人斷了聯擊,拖累家人成為大耳窿追債目標。


何志傑的母親徐美萍(新加坡工廠女工)說,兒子是家中老么,另有3名兄長,兒子在中二就輟學,並離家去新加坡冰淇淋廠工作。

她說,之前從未聽聞兒子借大耳窿,或涉案進警局,唯在10月13日,她下班回家后,發現家門前留下兩張還錢字條。

“丈夫按字條回電,得知兒子欠債,對方還被警告必須給予交代,否則就會再上門。”

徐美萍過后聯繫兒子友人,得知兒子疑賭博,至今欠下10多萬令吉債務。

她說,本月4日外出回家后,發現家門外被潑紅漆,另留下3張還錢的字條,但兒子仍音訊全無。

兒子突勸家人搬家

另外,陳平的母親陳素文(幼兒園校長)說,為逃避大耳窿上門,全家被迫搬去酒店避難,日常生活受衝擊。

她說,三兒子陳平在10月24日,突勸家人搬離住家,卻沒交代理由。

“大女兒在當晚7時左右,接到兒子的電話,得知他欠大耳窿1萬令吉,大耳窿會在兩三天上門,當晚就搬離住處。”

兩名母親表態,與欠債兒劃清界限,希望大耳窿勿再上門騷擾。

網上流傳的懸賞照片是陳素文(左2)與家人親戚在2年前的合照,導致她與家人被誤認為老千。

阿窿網上懸賞5000尋人

為尋找借貸者與家人的下落,大耳窿通過網絡尋人,更附上5000令吉的懸賞。

陳素文說,離家搬去酒店居住的一個星期內,大耳窿在兩三天上門找人不成,竟通過網絡尋人,把她們描繪成老千家庭。

“大耳窿在面子書發布2年前我和親人的合照,雖然兒子不在其中,但深深影響我們一家人的形象。”

她說,大耳窿也通過微信,懸賞5000令吉尋人。

“我是一名基金銷售顧問,許多人在網上看到懸賞啟事后,親朋戚友開始詢問我的近況,影響我的事業。”

陳素文說,住家也遭大耳窿破門而入,發現轎車的備用鑰匙已被取走。

她目前已請假讓其他老師代課,也聯絡不上欠債兒子。

她坦言,兒子之前被發現參與線上賭博,今年9月離家找工。

張秀福:借阿窿年輕化

張秀福指出,大耳窿案件日益猖獗,馬華全國公共服務及投訴局幾乎每週都接獲一起大耳窿案件,涉案者有年輕化的趨勢。

他說,該局接獲的案件分為兩種,即欠債者無力償還欠款,以及欠債者有能力償還部分欠款。

他指出,年輕欠債者因無工作收入,無力償還欠款,最終音訊全無的案件越來越多。

張秀福認為,智能手機改變年輕一代的社交活動,一旦通過網絡染上毒癮,不慎向大耳窿借貸,最終陷入無法回頭的情況。

他說,若欠債者有能力償還部分賭債,該局會盡可能與對方談判,減輕欠債款額,自此就沒插手。

出席者包括陳平的父親陳成志、何志傑的哥哥何志偉、馬華振林山區署理主席陳峇峇、該區執委黃福新,以及江加埔萊新村村長黃允帆。

 

↓↓相關新聞↓↓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雙11網購潮 ,你有線上購物嗎?
雙11網購潮 ,你有線上購物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