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柔佛頭條】氨氣超標‧居鑾制水 居民問:“水幾時來?”   | 中國報 China Press

【今日柔佛頭條】氨氣超標‧居鑾制水 居民問:“水幾時來?”  

森波浪水壩的水源遭受污染,4萬多戶水供受影響。

■森波浪西區濾水站停止產水■



(居鑾19日訊)突發制水,讓居鑾民眾措手不及,無法預先儲水,陷入不夠水用危機,民眾更擔心制水情況會持續數日,重演大水荒的慘痛日子!

由于森波浪水壩水源的氨氣(Ammonia)超標,導致森波浪西區濾水站,昨午12時30分停止產水,逾4萬5000用戶水供受影響。


受影響地區包括峇株路一帶住宅區(大洋園、西鑾園、龍城衛星市等)、明吉摩路住宅區(新日昇園、友誼花園等)、梁站路住宅區、中華路、綠園、令金及拉央周邊地區。

截至下午1時,當局都無法告知何時可恢復水供。

大部分地區突發制水,餐館業者根本來不及儲水,即使有存水,也不足夠使用。
陳泓賓:水源污染問題一再發生,但政府似乎不認真看待。

陳泓賓:當局未認真看待

行動黨明吉摩區州議員陳泓賓告訴《中國報》,據他向水務公司居鑾區負責人處了解,由于氨氣含量超出20倍,導致產水工作受影響。

他說,昨午5時許獲悉水供有問題,聯絡水務公司居鑾區負責人,被告知是水壩附近一家棕油廠的排污系統出問題,污水流入水壩,污染了水源,導致氨氣含量高。

森波浪西區濾水站周六中午停止操作,沒有生產淨水。(檔案圖)

陳泓賓說,氨氣含量達到20ppm,只好停產,一直到晚上9時許,氨氣含量高依然徘徊在2ppm左右,只能局部產水。

他說,一再發生類似事件,政府有必要認真處理和解決水源污染問題,他多次在州議會提出保障水源問題,但當局似乎不太重視,並未認真看待。

陳泓賓說,2年前,政府公佈把森波浪水壩周邊的積水區列為禁區,並花巨資進行計劃,還是發生污染問題,證明無效果。

他建議政府把積水區周邊的土地回收,同時要嚴厲執法,如採取嚴厲行動對付造成污染的棕油廠,而不只是罰款了事。

水勢突變小 之後就沒水

受影響地區居民告知,他們周六晚發現住家水勢突然變小,似乎沒沖力,到后來就完全沒有水了,只好依賴儲水槽的存水。

不過一些制水區的住宅區,周日上午的水供正常,如金巒城、綠園等地區。

記者周日上午到綠園多家咖啡店和餐飲店,了解情況,都被告知水供正常,所以沒有特別儲水。

一名住在龍鎮的民眾說,周六晚洗衣服時發現水勢弱,但想到所在地區向來水壓不足,就不以為意,也沒有儲水,結果沒有想到周日就制水了。

住在富湖灣的民眾說,周六晚七時許回到家就沒有水,直到周日上午都未恢復,很擔心會制水多天,連儲水槽的水都會用完。

陳先生擔心,周一如果還是無水供應,該店不知如何運作。
印裔食攤沒有儲備足夠的水,要提早收攤。

部分飲食業者暫休業

大洋園是其中一個制水區,由于事發突然,飲食業者都面對儲水不足問題,有些業者因為無水,只好選擇暫時休業。

雞飯檔業者何先生(30歲)受訪時說,由于沒有儲水,售賣湯類食物的業者根本無法開業,只好選擇暫時休息,直到水來了才開業。

肉骨茶店業者陳先生(39歲)說,周日清晨5時到店里時,發現店里沒水,而儲備的水只能應付今天的生意。

他說,如果周一還是沒有自來水,都不知店里的生意該如何運營。

拉央區方面,周日上午還有水供,只是水勢微弱,到了中午就斷水了,而一些在周六晚上獲知會制水者已搶先儲水。

拉央華小董事長林宇田說,這兩天學校都有舉辦活動,慶幸裝有大型儲水槽,否則將造成極大不便。

以湯類麵食為主的攤位,無水用只好休息。
左:彭煒洺; 右:古馬

首次沒有通知制水
彭煒洺(中華路居民,41歲)
我周日凌晨一時許準備沖涼時,發現沒有水,這是第一次在沒有通知下就制水,之前都有通知,今次完全沒法儲水準備。
我家的儲水槽容量是2加侖,但一家六口的用水量大,如果水供沒有恢復,可能就要到有水地區的親戚家沖涼,同時要去買礦泉水飲用。

儲備水夠用到下午
古馬(大洋園印裔食攤攤主,37歲)
我與母親一起經營印裔食物攤,沒有事先通知制水,令我手忙腳亂,幸好店里還有儲備自來水,但擔心只能用到周日下午。
如果制水情況持續,只好選擇暫時停業,避免無水做生意,卻要應付店里的開銷。

 

↓↓相關新聞↓↓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新傳媒藝人“星二代”,你看好誰出位?
新傳媒藝人“星二代”,你看好誰出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