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柔佛头条】氨气超标‧居銮制水 居民问:“水几时来?”   | 中国报 China Press

【今日柔佛头条】氨气超标‧居銮制水 居民问:“水几时来?”  

森波浪水坝的水源遭受污染,4万多户水供受影响。

■森波浪西区滤水站停止产水■



(居銮19日讯)突发制水,让居銮民众措手不及,无法预先储水,陷入不够水用危机,民众更担心制水情况会持续数日,重演大水荒的惨痛日子!

由于森波浪水坝水源的氨气(Ammonia)超标,导致森波浪西区滤水站,昨午12时30分停止产水,逾4万5000用户水供受影响。


受影响地区包括峇株路一带住宅区(大洋园、西銮园、龙城卫星市等)、明吉摩路住宅区(新日升园、友谊花园等)、梁站路住宅区、中华路、绿园、令金及拉央周边地区。

截至下午1时,当局都无法告知何时可恢复水供。

大部分地区突发制水,餐馆业者根本来不及储水,即使有存水,也不足够使用。
陈泓宾:水源污染问题一再发生,但政府似乎不认真看待。

陈泓宾:当局未认真看待

行动党明吉摩区州议员陈泓宾告诉《中国报》,据他向水务公司居銮区负责人处了解,由于氨气含量超出20倍,导致产水工作受影响。

他说,昨午5时许获悉水供有问题,联络水务公司居銮区负责人,被告知是水坝附近一家棕油厂的排污系统出问题,污水流入水坝,污染了水源,导致氨气含量高。

森波浪西区滤水站周六中午停止操作,没有生产净水。(档案图)

陈泓宾说,氨气含量达到20ppm,只好停产,一直到晚上9时许,氨气含量高依然徘徊在2ppm左右,只能局部产水。

他说,一再发生类似事件,政府有必要认真处理和解决水源污染问题,他多次在州议会提出保障水源问题,但当局似乎不太重视,并未认真看待。

陈泓宾说,2年前,政府公布把森波浪水坝周边的积水区列为禁区,并花巨资进行计划,还是发生污染问题,证明无效果。

他建议政府把积水区周边的土地回收,同时要严厉执法,如采取严厉行动对付造成污染的棕油厂,而不只是罚款了事。

水势突变小 之后就没水

受影响地区居民告知,他们周六晚发现住家水势突然变小,似乎没冲力,到后来就完全没有水了,只好依赖储水槽的存水。

不过一些制水区的住宅区,周日上午的水供正常,如金峦城、绿园等地区。

记者周日上午到绿园多家咖啡店和餐饮店,了解情况,都被告知水供正常,所以没有特别储水。

一名住在龙镇的民众说,周六晚洗衣服时发现水势弱,但想到所在地区向来水压不足,就不以为意,也没有储水,结果没有想到周日就制水了。

住在富湖湾的民众说,周六晚七时许回到家就没有水,直到周日上午都未恢复,很担心会制水多天,连储水槽的水都会用完。

陈先生担心,周一如果还是无水供应,该店不知如何运作。
印裔食摊没有储备足够的水,要提早收摊。

部分饮食业者暂休业

大洋园是其中一个制水区,由于事发突然,饮食业者都面对储水不足问题,有些业者因为无水,只好选择暂时休业。

鸡饭档业者何先生(30岁)受访时说,由于没有储水,售卖汤类食物的业者根本无法开业,只好选择暂时休息,直到水来了才开业。

肉骨茶店业者陈先生(39岁)说,周日清晨5时到店里时,发现店里没水,而储备的水只能应付今天的生意。

他说,如果周一还是没有自来水,都不知店里的生意该如何运营。

拉央区方面,周日上午还有水供,只是水势微弱,到了中午就断水了,而一些在周六晚上获知会制水者已抢先储水。

拉央华小董事长林宇田说,这两天学校都有举办活动,庆幸装有大型储水槽,否则将造成极大不便。

以汤类面食为主的摊位,无水用只好休息。
左:彭炜洺; 右:古马

首次没有通知制水
彭炜洺(中华路居民,41岁)
我周日凌晨一时许准备冲凉时,发现没有水,这是第一次在没有通知下就制水,之前都有通知,今次完全没法储水准备。
我家的储水槽容量是2加仑,但一家六口的用水量大,如果水供没有恢复,可能就要到有水地区的亲戚家冲凉,同时要去买矿泉水饮用。

储备水够用到下午
古马(大洋园印裔食摊摊主,37岁)
我与母亲一起经营印裔食物摊,没有事先通知制水,令我手忙脚乱,幸好店里还有储备自来水,但担心只能用到周日下午。
如果制水情况持续,只好选择暂时停业,避免无水做生意,却要应付店里的开销。

 

↓↓相关新闻↓↓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柔佛人民调】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
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