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秘密】義興公司曾獲官方認可 義興路是鐵證 | 中國報 China Press

【零秘密】義興公司曾獲官方認可 義興路是鐵證

【零秘密回顧】華裔先賢街道—第二篇



義興路原本是銜接拉慶與市區兩地,1977年被政府易名為敦拉薩路,只保留統一酒店旁一小段義興路,讓華社作為紀念。

(新山訊)曾獲官方承認的“義興公司”,在新山有一條紀念它的道路存在,該路是新山官方上唯一以華人公司命名的道路。

新山義興路原本全長有一哩多,與新山拉慶路相連,並延伸至市區一帶,于1977年,地方政府將部分路易名為敦拉薩路,義興路因而面貌大改,只剩下統一大廈后的一小段,與直律街相連。


路前有義興公所

根據吳華的研究,義興路的由來,其實是該路前有義興公所的存在,因而當時被人稱為義興路,久而久之,此路就這樣形成,並且獲官方認可命名。

義興公司前稱“義興公所”,義興公司被指是反清復明的秘密組織,當時因滿清入關,奪得漢土,造成許多漢人都想重奪國土。

在反清復明的年代,有不少漢人坐船來到南洋生活,而這些漢人仍期望有復明的一天,所以組成義興公司,加入者需進行血盟。

后期的義興公司,因開始有不良分子加入,加上缺乏管制,造成名譽受損,便被人歸類為“黑幫”,至今,義興公司都被標籤為私會黨組織。

新加坡和檳城都有義興公司,新山開埠后,因很多華人從新加坡到新山發展,便成立柔佛的義興公司。

根據吳華、安煥然和舒慶祥編選的《柔佛義興史料集》記載,柔佛義興公司是柔州唯一擁有合法地位的會黨組織,柔佛港主條例內就註明此規定。

當年,義興公司深得蘇丹阿布峇卡關照,后期在社會輿論壓力下,最后遭政府勒令解散,活動至1919年結束。

義興公司解散時,不少重要文史都一併埋在明墓內,由于明墓至今未被揭開,也使義興公司逾百年來留下的許多謎團,懸而未決。

明墓史秘永遠成謎

明墓之謎,何時才能解?

依據文史記戴,1916年7月1日,英殖民政府勒令解散義興公司這個“合法會黨”,義興公司最后一任首領的林進和花費5000元建立明墓。

有傳,明墓內除了埋葬諸先烈神主牌,還包括新山華社的重要文物與資料。

義興公司解散后,雖意味新山華社一個時代的結束,但至今,新山中華公會和寬柔董事會,每年春秋兩季都會前往明墓祭拜。

新山華社也深信,明墓里埋藏許多不為后輩所知的史秘。

當中,柔佛古廟管委會主席林剛榮曾建議,可嘗試挖開明墓,憑文物鑑定柔佛古廟的建造日期,否則長時間埋在地底,文物可能會腐化,古廟的歷史也將永遠成謎。

唯至今,明墓是新山難得保存的近百年古蹟,挖掘工作必會破壞明墓結構,這使華社領袖和文史工作感到糾結。

明墓建立在綿裕亭義山內,以大理石砌成,墓璧鋪上青紅相間的方塊瓷磚,墓的左右各有一對石雕玉女和石獅。

亞相路地點有些偏僻,甚至還可尋覓到林亞相的墳墓,唯其墓園已變得雜草叢生。
吳華數十年前曾親臨林亞相墳墓做考究,日前重返故地,卻發現墳墓變成荒蕪之地,令人唏噓。

亞相路由來少人知

林亞相在新山開埠歷史上,也算重要人物之一,他在義興公司也是第二把交椅,但其事蹟甚少被后人提起,甚至亞相路也鮮少有人知道。

但在許多老新山人敘述中得知,林亞相生前頗風流,並流傳許多小故事。

亞相路位于新山民事高庭后方,它與新山內環公路和魯馬固打路相連,因處在地點並非旺地,以致甚少有人提起此路或此人物,許多華裔后代,甚至未曾聽聞林亞相的史。

亞相路兩旁都是私宅和店舖,它就坐落在甘榜亞相內。

林亞相出生于1853年,祖籍為廣東潮陽縣人,幼年就南來新加坡發展。

根據吳華編著的《新山今與昔》記載,林亞相出生並不富貴,當年南來也是偷躲船艙來到新加坡,因勤力打工,所以獲得老板器重,在老板逝世后,林亞相獲得一筆遺產,因而到新山創業。

林亞相曾在新山開設多間賭館、當店,而他也擁有賣煙和鴉片的特權,因逐漸有錢,林亞相也開始發展甘榜亞相,在大片土地上興建土木。

林亞相在亞相路上蓋過一間大宅,並與5名妻子住在內。

他因對開拓新山有功,也曾被蘇丹阿布峇卡封賜拿督勳銜,而他發達后也協助創立寬柔學校。

李亞相當年在自家地興建墓園,可惜死後無人打理,其墓碑上仍可看見5名妻子名字。
林亞相不僅是甘榜亞相的主人,也是義興公司的“二兄”。

柔佛古廟舞龍隊會所旁
林亞相有私家墓園

林亞相位于甘榜士都蘭達拉英達布特拉路(柔佛古廟舞龍隊會所旁)有個私家墓園,基于后裔未打理,以致近百年的墳墓孤伶伶被野草環繞,令人無限唏噓。

據了解,林亞相與蘇丹阿布峇卡關係密切,當年獲得王室允許,在其建立的甘榜亞相內,利用一片空地當自己的私人墓園,死后也安葬在該處。

根據從小在甘榜亞相長大的洪細透露,有關墓園面積為二分之一英畝,是一片廣闊的空地。

“記得墓園還有一個八角形的亭子,我小時候經常到那墓園玩,因為該處地方大,林亞相的墓碑上,刻有5個老婆的名字。”

據了解,林亞相死后,甘榜亞相一些土地也開始被變賣,如今的甘榜亞相範圍縮小,包括林亞相目前所葬之處,也不再屬于甘榜亞相的範圍。

墓園也因部分土地被變賣,面積縮小,包括八角形亭子也被剷平,變成一座酒店。

洪細透露,他于七十年代,在新山中華公會擔任理事時,曾在義興路找到林亞相第5名太太,當時對方已80余歲,他們曾要求夫人讓公會協助打理該墓園,但對方竟然提出要向公會收租金的要求。

“公會最后基于對方要求不恰當,放棄打理墳墓念頭。”

《中國報》日前在吳華帶領下,覓得林亞相墳墓,但可惜四處雜草叢生,墳墓看似完好無損,但已不復早期堂皇景象。

怡泰興巷雖沒有路牌,但此巷卻深刻烙印在老新山人的腦海中。

怡泰興巷以華裔商號命名

“頭家”來頭不小,小巷子竟以華裔商號命名!

位于新山紗玉街后方和新山百老匯戲院旁,有一條不起眼的橫巷,這條橫巷卻有個名字,叫怡泰興巷。

據了解,新山十九世紀末或廿世紀初,潮籍商人黃泰有和洪松寬,在紗玉街的老巴剎內聯合創立“怡泰隆”,經營干糧及雜貨生意。

“怡泰隆”當時生意十分興旺,在新山擁有十多間店屋,黃泰與洪松寬對營業地點選擇非常講究,專挑街邊角頭間的店面。

兩人于1935年拆夥,並立下約定,雙方均不能再用“怡泰隆”商號,但為紀念當初創業艱辛,黃泰有把新開的雜貨店命名為“廣泰隆”,取“怡泰隆”中的“泰隆”二字,前面加上“廣”字。

洪松寬則取“怡泰隆”中的“怡泰”兩字,后頭加上“興”字,將自己的雜貨店命名為“怡泰興”。

怡泰興巷的由來,相信是因該巷有怡泰興整排的貨倉存在,所以大家就將該巷口俗稱為怡泰興巷。

據了解,該巷口并沒有路牌,但新山土生土長的華裔,都知道怡泰興巷的位置。

郭欽鑑為亞洲糖王郭鶴年之父,當年與蘇丹交情甚好,因同樣熱愛教育慈善事業,所以被後人用其名字命名道路緬懷其生前。

郭欽鑑路紀念糖王父親

一直是大馬華裔驕傲的亞洲糖王郭鶴年,故居位于新山是眾所周知,但新山有一條路是用其父親命名,又有多少人知道?

位于甘榜亞相,與亞相路相連的郭欽鑑路,就是紀念郭鶴年父親的道路。

郭欽鑑生于1890年,17歲南來,在新山定居,並在直律街創立東昇號,經營雜貨生意,東昇號目前就是郭氏兄弟有限公司。

郭欽鑑當年與柔佛王室交情不錯,甚至當時的柔佛蘇丹還將自己的轎車贈送給郭欽鑑,令他可能是新山最早擁有私家汽車的華裔商家。

郭欽鑑在戰后,曾出任寬柔學校董事長、福建會館主席和新山中華公會理事,常樂捐款項幫助華社。

郭欽鑑于1948年逝世,享年58歲,而郭鶴年是郭欽鑑最小的兒子。

郭欽鑑為亞洲糖王郭鶴年之父。

新山開埠先賢的道路(中巫文對照)

義興路 JALAN NGEE HENG
亞相路 JALAN AH SIANG
郭欽鑑路 JALAN QUEK KENG KANG
怡泰興巷 LORONG LEE THYE HENG

↓↓相關新聞↓↓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四年一度世界杯開踢,你今年有賭球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