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秘密】义兴公司曾获官方认可 义兴路是铁证 | 中国报 China Press

【零秘密】义兴公司曾获官方认可 义兴路是铁证

【零秘密回顾】华裔先贤街道—第二篇



义兴路原本是衔接拉庆与市区两地,1977年被政府易名为敦拉萨路,只保留统一酒店旁一小段义兴路,让华社作为纪念。

(新山讯)曾获官方承认的“义兴公司”,在新山有一条纪念它的道路存在,该路是新山官方上唯一以华人公司命名的道路。

新山义兴路原本全长有一哩多,与新山拉庆路相连,并延伸至市区一带,于1977年,地方政府将部分路易名为敦拉萨路,义兴路因而面貌大改,只剩下统一大厦后的一小段,与直律街相连。


路前有义兴公所

根据吴华的研究,义兴路的由来,其实是该路前有义兴公所的存在,因而当时被人称为义兴路,久而久之,此路就这样形成,并且获官方认可命名。

义兴公司前称“义兴公所”,义兴公司被指是反清复明的秘密组织,当时因满清入关,夺得汉土,造成许多汉人都想重夺国土。

在反清复明的年代,有不少汉人坐船来到南洋生活,而这些汉人仍期望有复明的一天,所以组成义兴公司,加入者需进行血盟。

后期的义兴公司,因开始有不良分子加入,加上缺乏管制,造成名誉受损,便被人归类为“黑帮”,至今,义兴公司都被标签为私会党组织。

新加坡和槟城都有义兴公司,新山开埠后,因很多华人从新加坡到新山发展,便成立柔佛的义兴公司。

根据吴华、安焕然和舒庆祥编选的《柔佛义兴史料集》记载,柔佛义兴公司是柔州唯一拥有合法地位的会党组织,柔佛港主条例内就注明此规定。

当年,义兴公司深得苏丹阿布峇卡关照,后期在社会舆论压力下,最后遭政府勒令解散,活动至1919年结束。

义兴公司解散时,不少重要文史都一并埋在明墓内,由于明墓至今未被揭开,也使义兴公司逾百年来留下的许多谜团,悬而未决。

明墓史秘永远成谜

明墓之谜,何时才能解?

依据文史记戴,1916年7月1日,英殖民政府勒令解散义兴公司这个“合法会党”,义兴公司最后一任首领的林进和花费5000元建立明墓。

有传,明墓内除了埋葬诸先烈神主牌,还包括新山华社的重要文物与资料。

义兴公司解散后,虽意味新山华社一个时代的结束,但至今,新山中华公会和宽柔董事会,每年春秋两季都会前往明墓祭拜。

新山华社也深信,明墓里埋藏许多不为后辈所知的史秘。

当中,柔佛古庙管委会主席林刚荣曾建议,可尝试挖开明墓,凭文物鉴定柔佛古庙的建造日期,否则长时间埋在地底,文物可能会腐化,古庙的历史也将永远成谜。

唯至今,明墓是新山难得保存的近百年古蹟,挖掘工作必会破坏明墓结构,这使华社领袖和文史工作感到纠结。

明墓建立在绵裕亭义山内,以大理石砌成,墓璧铺上青红相间的方块瓷砖,墓的左右各有一对石雕玉女和石狮。

亚相路地点有些偏僻,甚至还可寻觅到林亚相的坟墓,唯其墓园已变得杂草丛生。
吴华数十年前曾亲临林亚相坟墓做考究,日前重返故地,却发现坟墓变成荒芜之地,令人唏嘘。

亚相路由来少人知

林亚相在新山开埠历史上,也算重要人物之一,他在义兴公司也是第二把交椅,但其事蹟甚少被后人提起,甚至亚相路也鲜少有人知道。

但在许多老新山人叙述中得知,林亚相生前颇风流,并流传许多小故事。

亚相路位于新山民事高庭后方,它与新山内环公路和鲁马固打路相连,因处在地点并非旺地,以致甚少有人提起此路或此人物,许多华裔后代,甚至未曾听闻林亚相的史。

亚相路两旁都是私宅和店舖,它就坐落在甘榜亚相内。

林亚相出生于1853年,祖籍为广东潮阳县人,幼年就南来新加坡发展。

根据吴华编著的《新山今与昔》记载,林亚相出生并不富贵,当年南来也是偷躲船舱来到新加坡,因勤力打工,所以获得老板器重,在老板逝世后,林亚相获得一笔遗产,因而到新山创业。

林亚相曾在新山开设多间赌馆、当店,而他也拥有卖烟和鸦片的特权,因逐渐有钱,林亚相也开始发展甘榜亚相,在大片土地上兴建土木。

林亚相在亚相路上盖过一间大宅,并与5名妻子住在内。

他因对开拓新山有功,也曾被苏丹阿布峇卡封赐拿督勋衔,而他发达后也协助创立宽柔学校。

李亚相当年在自家地兴建墓园,可惜死后无人打理,其墓碑上仍可看见5名妻子名字。
林亚相不仅是甘榜亚相的主人,也是义兴公司的“二兄”。

柔佛古庙舞龙队会所旁
林亚相有私家墓园

林亚相位于甘榜士都兰达拉英达布特拉路(柔佛古庙舞龙队会所旁)有个私家墓园,基于后裔未打理,以致近百年的坟墓孤伶伶被野草环绕,令人无限唏嘘。

据了解,林亚相与苏丹阿布峇卡关系密切,当年获得王室允许,在其建立的甘榜亚相内,利用一片空地当自己的私人墓园,死后也安葬在该处。

根据从小在甘榜亚相长大的洪细透露,有关墓园面积为二分之一英亩,是一片广阔的空地。

“记得墓园还有一个八角形的亭子,我小时候经常到那墓园玩,因为该处地方大,林亚相的墓碑上,刻有5个老婆的名字。”

据了解,林亚相死后,甘榜亚相一些土地也开始被变卖,如今的甘榜亚相范围缩小,包括林亚相目前所葬之处,也不再属于甘榜亚相的范围。

墓园也因部分土地被变卖,面积缩小,包括八角形亭子也被铲平,变成一座酒店。

洪细透露,他于七十年代,在新山中华公会担任理事时,曾在义兴路找到林亚相第5名太太,当时对方已80余岁,他们曾要求夫人让公会协助打理该墓园,但对方竟然提出要向公会收租金的要求。

“公会最后基于对方要求不恰当,放弃打理坟墓念头。”

《中国报》日前在吴华带领下,觅得林亚相坟墓,但可惜四处杂草丛生,坟墓看似完好无损,但已不复早期堂皇景象。

怡泰兴巷虽没有路牌,但此巷却深刻烙印在老新山人的脑海中。

怡泰兴巷以华裔商号命名

“头家”来头不小,小巷子竟以华裔商号命名!

位于新山纱玉街后方和新山百老汇戏院旁,有一条不起眼的横巷,这条横巷却有个名字,叫怡泰兴巷。

据了解,新山十九世纪末或廿世纪初,潮籍商人黄泰有和洪松宽,在纱玉街的老巴刹内联合创立“怡泰隆”,经营干粮及杂货生意。

“怡泰隆”当时生意十分兴旺,在新山拥有十多间店屋,黄泰与洪松宽对营业地点选择非常讲究,专挑街边角头间的店面。

两人于1935年拆伙,并立下约定,双方均不能再用“怡泰隆”商号,但为纪念当初创业艰辛,黄泰有把新开的杂货店命名为“广泰隆”,取“怡泰隆”中的“泰隆”二字,前面加上“广”字。

洪松宽则取“怡泰隆”中的“怡泰”两字,后头加上“兴”字,将自己的杂货店命名为“怡泰兴”。

怡泰兴巷的由来,相信是因该巷有怡泰兴整排的货仓存在,所以大家就将该巷口俗称为怡泰兴巷。

据了解,该巷口并没有路牌,但新山土生土长的华裔,都知道怡泰兴巷的位置。

郭钦鉴为亚洲糖王郭鹤年之父,当年与苏丹交情甚好,因同样热爱教育慈善事业,所以被后人用其名字命名道路缅怀其生前。

郭钦鉴路纪念糖王父亲

一直是大马华裔骄傲的亚洲糖王郭鹤年,故居位于新山是众所周知,但新山有一条路是用其父亲命名,又有多少人知道?

位于甘榜亚相,与亚相路相连的郭钦鉴路,就是纪念郭鹤年父亲的道路。

郭钦鉴生于1890年,17岁南来,在新山定居,并在直律街创立东升号,经营杂货生意,东升号目前就是郭氏兄弟有限公司。

郭钦鉴当年与柔佛王室交情不错,甚至当时的柔佛苏丹还将自己的轿车赠送给郭钦鉴,令他可能是新山最早拥有私家汽车的华裔商家。

郭钦鉴在战后,曾出任宽柔学校董事长、福建会馆主席和新山中华公会理事,常乐捐款项帮助华社。

郭钦鉴于1948年逝世,享年58岁,而郭鹤年是郭钦鉴最小的儿子。

郭钦鉴为亚洲糖王郭鹤年之父。

新山开埠先贤的道路(中巫文对照)

义兴路 JALAN NGEE HENG
亚相路 JALAN AH SIANG
郭钦鉴路 JALAN QUEK KENG KANG
怡泰兴巷 LORONG LEE THYE HENG

↓↓相关新闻↓↓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距离 0 km
柔佛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柔佛人民调】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
你赞成学生到校外为校筹款吗?